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91|回复: 2

[其它] 孝子偷娘得娇妻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430

帖子

3817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3817
QQ
鲜花(5) 鸡蛋(0)
发表于 2018-4-8 11: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朝末年,孔城镇铁山村有个名叫汪文的人,勤劳朴实,聪明能干。家有贤妻黄氏,爱子汪斌,一家三口人日子虽清苦了点,但也很和顺。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这年,桐庐一带遭遇前所未有的洪涝灾害,再加上瘟疫流行,汪文不幸病饿身亡。黄氏哭天喊地,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草草掩埋了丈夫,便带着小汪斌四处逃荒,靠沿途讨些残汤剩饭,勉强活命。
    有一天,黄氏母子来到十五里坊,遇到大财主何员外。何员外姓何名世昌,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看到黄氏相貌端庄,破旧的衣裳缝补浆洗得合适干净,一准是个手脚勤快的娘们儿。他想,我家里正好缺个做饭打杂、拾掇内务的佣人,这不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嘛。于是,他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黄氏一听,正愁母子俩没有安身之地呢,马上就答应了下来。这何员外可是个屁股后面挂着算盘的人,他可从来不做吃亏的事。黄氏到他家后,虽然饭菜做得十分可口,茶水烧得及时,杂物拾掇得整齐服帖,但是令他不安的是多了个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小汪斌,心中很不乐意。汪斌是个机灵的孩子,生性刚强,人小志气大。他看得出主人有点嫌弃他, 就想着自己早晚要离开何财主家,迟走不如早走!于是便不辞而别,一走就是十年。
    时过境迁,桐庐一带早已度过灾荒,孔城也是百废俱兴。有一天,汪斌托一个挑货郎担子的人给娘捎了个口信,说他打算回家乡铁山。娘知道汪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背井离乡,很多事情不会干,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照顾自己,暗地里不知流下了多少心酸的泪水。
    真是寒门出俊秀啊!又过了两年,汪斌长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帅小伙子。他跟人合伙做些小本生意,手里攒下了一些银两,便一心一意想尽人子之孝道,接娘回家过自己的日子。
    五月里的一天上午,汪斌来到十五里坊,可他又不愿直接到何员外家。正犹豫着,正好在方正村外碰上一个跟他挺要好的人,这个人正是何家的一个小伙计。汪斌便托他暗地里给娘捎个信儿,叫娘到村头路旁的一棵梧桐树底下跟他见一面。黄氏很快来到树下,她见儿子已长大成人,满心欢喜,便想跟儿子一道回家乡。汪斌担心何员外不肯,便叫娘暂且不回家,想办法要回工钱,带上自己的生活日用品。更深人静时,撒土为号,从何家后门偷偷溜出来,一块儿回家。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前几天的一个傍晚,何家大院来了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小伙子。说是投亲路过此地,因天色已晚,请求借宿。何世昌听罢,一怕惹事生非,二怕赔掉饭菜,于是胡子一撅,没好气地说:“走吧,走吧,我家没地方住!”那小伙子眼珠一转,快步走到院子门口拿起扫帚扫起地来。他边扫边说:“老员外,我一看就知道您是个善心人,咱们很有缘份。等我扫完地再走吧!”何员外这才正眼将那小伙子打量一番,只见他五官端正,说话和气,不像是心术不正的人,便问:“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去什么地方?”那小伙子还没开口就眼圈一红,叹了一口气说:“老员外,一言难尽啦……”他向何员外哭诉说,他姓张名文进,是个读书人,父母做主,从小就给他订下了娃娃亲。前些日子,他的父母给岳父母家送了庚帖,商定今年农历端午节娶亲。可文进听说自己的未婚妻长相奇丑,不仅满脸大麻子,而且还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想退婚。父亲执意不允,还把文进大骂了一顿。无奈之下,文进只好逃婚,离家出走。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安身之所。何员外听罢,略一思忖,便答应他留宿一晚。文进打躬作揖,感谢何员外留宿之恩。何员外给文进准备了饭菜让他饱食一顿后,便说:“孩子,我看你是个诚实的人,既然你有家难回,也是怪可怜的。眼下已到麦收季节,我家里正缺少人手。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帮我几天忙,管吃管住,工钱照付。不知你意下如何?”文进一听这话,正中下怀,便说:“只要管吃管住就行,工钱不工钱的我倒无所谓!”就这样,便在何员外家住了下来。
    说也凑巧,何员外家有个闺女,名叫何秀芳,年方二八,聪明伶俐,长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前几天,快嘴王媒婆到他家来提亲,说孔城街上有个开金银首饰店的富商姚老爷,年近花甲,膝下无子,想纳秀芳为妾,好替他生下个儿子来。快嘴王媒婆不光带来了丝绸礼品,还预纳聘金五佰两纹银。财迷何世昌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他看到白花花的银子,两眼笑得只剩下一条缝。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这门亲事,把个如花似玉的黄花闺女硬是许给了年近花甲的老头儿。秀芳见父亲认钱不认人,把女儿的青春当儿戏,于是就大哭一场,又是投井又是上吊地闹个没完没了。弄得何员外也是坐卧不安,六神无主。
    有一天,文进从秀芳住的绣楼下经过,恰好被秀芳姑娘看见。秀芳见文进长得一表人才,心中一动,便暗中留心打听。她从丫环嘴里打听出那后生原是刚雇来的帮工。她乘家中没人的时候盘问文进身世,得知他逃婚出走,竟同病相怜,与文进私定终身。文进白拣了个妖滴滴、水灵灵的美貌姑娘,真是喜出望外。他们商定在半夜三更撒土为号,双双出逃,结成秦晋之好。
    那天夜晚,天气阴沉,伸手不见五指。大约三更时分,住在长工房里的文进悄悄地溜到何家后门外,抓起一把土往院内撒去。不一会儿,走出一个人,肩头上挎了个挺大的包袱,把后门轻轻打开,又轻轻带上。文进直乐得神魂颠倒,心里说:“心肝宝贝,你可想死我了!咱们快跑吧!”他赶紧接过大包袱,慌不择路,匆匆就跑。
    再说文进二人刚刚逃走,汪斌也摸黑来到何家后门外,伸手在地上抓起一把土往院子里撒去,不一会儿,只见后门“吱呀”一声响,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汪斌暗自高兴:“哎呀,我的老娘呀,你可出来啦!”汪斌不声不响地走上前去,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袱,背在身上,又将门带上。两人蹑手蹑脚地一前一后,往村外走去。
     且说高桥附近几个村庄里最近老犯贼,何员外每晚三更时便没了睡意,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觉,便穿衣下床,在院子里东悠西转,侧耳聆听周围的动静。这天晚上,偶然听到后门外似乎有人往院子里撒土。他在心里暗骂:她娘的,莫非是家中有人和外面的毛贼里应外合偷我的东西不成?想到这里,他心中那股无名烈火“腾”地窜起八丈高。他迅速拉开后门,猛地扯下一根桑木门栓,朦胧中看见外面有条黑影,便紧紧追赶。那条黑影看见有人发现,拔腿就跑。何员外边跑边喊:“大胆毛贼,你往哪儿跑?我打死你!”黑影越跑越快,何员外穷追不舍。
    回头再说文进肩挎包袱跟自己约定的意中人一路逃去,直乐得合不上嘴。暗自庆幸自己交了桃花运,不费吹灰之力,财色双收,很快就要和这种貌若天仙的何家姑娘同床共枕了,心中那股得意劲真比中了头名状元还要强。文进正往前走的时候,天色已渐渐放亮,当他扭头去看自己的意中人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像掉进冰窟窿中。他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竟然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他再捏捏自己肩上挎的包袱,打开看看。哪里有他想得到金银细软一类的值钱物,尽是些破衣烂裳、一钱不值的玩意儿。他楞了一阵子,气得把包袱使劲往地上一砸,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臭老婆子,滚你娘的蛋吧!”恶狠狠地走上前去,飞起一脚把那个老太婆踢倒在地上。那老太婆疼得躺在地上直哼,动弹不得,愤怒地指责:“狗强盗,没良心的畜牲,你动手打我老太婆算什么能耐?你会遭报应的!”
    说时迟,那时快。随后赶来的汪斌远远看见有人动手打一个老太婆,心中愤愤不平,一溜小跑赶上前来。他仔细一看,不由得楞住了。原来那老太婆却是自己的老娘!他大惑不解。再回头看看,原来跟在自己身后与自己同行的却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顿时目瞪口呆。文进看到约定跟自己一路逃出的秀芳姑娘却跟在汪斌身后,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秀芳小姐一看这情形,也停下脚步,不知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着,汪斌眼看自己年迈的母亲被人踢倒在地,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他大声喝斥:“狗日的东西,恃强欺弱,无法无天。伸手打老人算什么本事?老子和你拼了!”说完便抹袖挥拳朝文进奔来,文进也不甘示弱,两人扭打在一起,难分难解。
    附近村庄的人跑来看热闹的越来越多,见一大清早有人打架,都在好言相劝。就在此时,只听有人大喊:“快抓贼呀,别让他跑了!”人们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追赶一个惊慌失措的年轻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丑事千夫指,盗贼万人恨!一听说有贼,人们纷纷一涌而上,将贼逮个正着。那老人见贼被逮住,抱拳对大家连连道谢。可他忽然感到纳闷:人群中怎么会有自己家里的佣人黄氏,黄氏的儿子汪斌,新雇的帮工文进,还有自己的女儿秀芳呢?他们一大清早到这儿干什么呢?再一端详,发现地上放有两个大包袱,何员外这一惊非同小可。
    文进做贼心虚,知道何员外一来,事情一准闹大,吓得浑身发抖,推开人群,拔腿就跑。何员外醒过神来,大喝一声:“哪儿跑?混账骗子,你给我站住!”汪斌冲上前去,很快就把文进扭送到何员外面前,听凭发落。
何世昌虽然对家里发生的事情蒙在鼓里,但也觉得事情复杂,其中定有隐情。他请村民们扭住文进和年轻贼人,带上汪斌母子和自己的女儿秀芳,前往桐城县衙告状。桐城县衙离此地十五里,大约不到一个时辰大家就赶到了。何员外击了堂鼓,县太爷马上升堂,一群当事人和村民证人等都依次上了大堂。
    公堂之上,桐城县官叫何员外说说告状的事由。何员外不明究里,却“一篙子揽死一船人”,状告文进和年轻贼人以及汪斌母子里应外合偷盗自家财物,并拐骗了自己的女儿秀芳。桐城县官听后勃然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你们这几个大胆刁民,既是人赃俱在,快快如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汪斌如实地陈述了三更半夜不辞而别的理由,又将错把秀芳姑娘认做母亲,黑夜里一同出走的情节娓娓道来。文进身入公堂,知道隐瞒也没用了,只好如实招供。原来他是邻县一个不务正业的无赖,凭着自己的一张俊面孔,专门诈骗奸污良家女子,因此被苦主告到官府。官府要捉拿他归案伏法时,他却畏罪潜逃,来到桐城境内。这次又想拐骗何秀芳,与她私奔,没想到错领了一个老太婆。那个年轻的贼人名叫刘二,是个惯赌惯偷。只因那日在何家后院的树丛中偶然听到文进与秀芳两人相约私奔的甜言蜜语,便心生歹意,想要冒充文进来占秀芳的便宜。没想到来晚了一步,秀芳又被汪斌当作母亲带走了,自己却偏偏碰上了何员外,只好自认倒霉。何秀芳见自己私下约会的情郎原来是个一惯玩弄女性的色狼,羞得满面绯红,无地自容,一头往墙上撞去,幸亏众人连哄带劝地拦住,才没有酿成悲剧。秀芳哭天喊地,满面泪痕,自怨命苦。
    桐城县官是个通情达理的清官,见案情大白,当堂据理而判:
    汪斌偷娘,事出有因。一片孝心,实在感人。黄氏贤淑,受雇何家。去留听便,不许刁难。文进恶棍,罪孽深重,奸骗妇女,怙恶不悛,重打八十大板,发配云南充军。刘二赌棍,偷窃属实,重打五十大板,交保放人。
桐城县官将判词当众宣读,众人心悦诚服,交口称赞。只有秀芳姑娘仍是涕泣不止,向众人诉说父亲贪财逼嫁之事。县官沉思一阵后,又继续判道:
    何世昌逼女嫁人,贪图财物,悖情违理,实在可恨!汪斌、秀芳,一对玉人,本官作主,喜结连理。
    县官判罢,叫文进、刘二在供词上画押县结,打过板子,将文进收监,刘二交保开释。当堂吩咐两厢奏乐,县老爷主婚,命汪斌、秀芳当堂完婚。汪斌母子感激不尽,慌忙拜谢大老爷恩情。秀芳平日在家中与黄氏相处极为亲近,虽是主仆,却情同母女。她见汪斌仪表堂堂,一身正气。今日幸得如意郎君,真是喜从天降,再也不用受父亲的威逼了。不由得满面春风,红扑扑的脸上绽开了桃花般的笑容。汪斌带着母亲、秀芳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乡铁山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日子越过越红火。
    孝子偷娘得娇妻的故事,在孔城一带口口相传,成为千古佳话。

                                      (本文为家父离世前创作的最后一个长篇手稿,由本人代为打印。)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242

主题

7251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1675

我是老兵版主

QQ
鲜花(80) 鸡蛋(0)
发表于 2018-4-8 15: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非常好!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桐城网站建设

95

主题

1430

帖子

3817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3817
QQ
鲜花(5)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6: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敬业的南版!每帖必看、必评!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