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5|回复: 0

[随笔] 曾经的传奇

[复制链接]

180

主题

3214

帖子

552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23

版主嘉宾会员

鲜花(82) 鸡蛋(1)
发表于 2018-6-10 13: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河星光 于 2018-6-22 20:47 编辑

《曾经的传奇》

    回首那曾蜗居校食堂的十二个年头,也是我十五岁到二十六岁的这段青春,值得一提的事情并不算少就在这些日子里,不说初中没毕业的我通过自学考试用两年半的时间拿到专科文凭,不说加入本地的一个民间组织——“进取文学社”参与编辑刻印出版了十多期文学刊物《进取》,也不说自己是如何不惧世俗眼光去追求心目中的小公主——实际上还只是个初中生……就说说一些偶然又有点不一般的小事吧。
    那时候的夏天傍晚,学校旁边小山脚下的清澈池塘热闹了,十多个男教师在水里游玩,而塘边围观的除了其他一些教师,还有不少住校的学生。
    我也情难自禁地下水。因不会游泳,就在塘边倚石块垒起的井台折腾。后来嫌无聊,想尝试远行了想到自己不能像别的老师那样在深水里自由游弋,可要是屏住呼吸扎猛子还是可以穿越一段水路。于是,转到塘角,看井台离彼岸也就一两丈的距离,就一个猛子扎过去,想直攀彼岸。结果却是,我在水底的屏气已至极限,手之所触还是水。猜想这时应该已到岸边,就立起身子来没想到的是,脚没触及塘底,反而向下一沉,似乎已至塘心的深水区。我扎偏方向了吗?心念一动,赶紧转身,好能重返岸边。同时,不小心喝了几口水,又赶紧闭紧嘴巴一个劲地扎。
    当我的屁股坐在井台的水泥地上,我才梦醒了一般,感觉到身边还有几位老师正扶着我的身子,继而睁开眼,看到岸有好多的靓丽身影——且是近视的我戴上眼镜也看不到的高清状态。继而头一晕,往后一仰等背部着地,又清醒过来,赶紧坐起,接着爬起身,狼狈离开。
    后来了解到:这些老师游得正欢,忽听岸边围观的人惊呼:“小何沉水里啦!”有几个老师就快速游了过来。当时,我的背在水面上忽隐忽现,手还在不停地划着,身体也正在向岸边靠近,他们从四面托起我,很快就到了岸边,将我举上了井台。对这段被救的过程,我居然不曾有一丝感觉,显然,我已至死亡的第一重境界:忘我忘世界。
    这则记忆,在有关死亡的文字里,已不止一次地提过,确实是印象太深了。还有一些事,不至于像那次游泳危及生命,却也够难忘。
    像有个暴雨之后的夏夜,就在我那间只有十平米的小屋里,我被蜈蚣咬了两口,之后便再难入眠。
    当时,正处深夜,我躺在床上,感觉背下似有异物,便用手去拂拭。没想到那就是蜈蚣,它不仅咬了我的手,还咬了我的背。于是,被咬的那块背就不能挨那篾制的垫子了,因为一接触,就感觉那本来像是火烧火燎的地方,变得更突出,更分明,更炽烈,以致自己一刻也无法承受。我又不习惯趴着睡,就只能坐在床上苦捱着。
    直到鸡叫之后,蜈蚣那毒才有所缓解,我勉强可以躺着睡下,最终,刚进入梦乡,闹铃就响了,我得起床为全校师生准备早餐了!
    像那次烧锅时,不小心弄出一些火种,其中有一颗还落到我那露在拖鞋之外的右脚的大脚趾与二脚趾的之间的脚丫
    当时因脚丫受拖鞋约束无法张开,一时还无法弄出火种,得将脚退出拖鞋之后,才好将之拿掉。于是乎,那块皮肉就惨了,明显地花掉一块。当时,我还要接着干活,就找了酱油、醋之类涂涂,等傍晚闲下来,才由几个平时一起玩的住宿学生陪着上医院。
    医院离学校不到三百米,很快就到了。医生找的似乎是碾成粉的明矾,刚敷在那块创面时,我就感觉有一股痛,像得到入口了不断涌入,且在逐渐加重,以致后来,整个右脚都陷入麻木,抬起都难,别说行走了。
    最终,我由这几个学生搀扶到校。直到第二天,右脚着地还感觉疼痛,行走情愿单腿跳跃。
    像那次练踢腿,因失掉中心向后倾倒,右脚收回时以脚背着地,再被自己的屁股重压一下,就使得脚背那块严重扭伤,一时全身麻木,不能动弹。好一会儿才缓过感觉,艰难爬起。之后一个多月跛足前行。
    像那个冬天的傍晚,一个男生的饭缸沉塘了。他是在洗的时候不小心滑进深水里的。那时,一个饭缸几块钱,丢了也算一大损失。看那男生失落的样子,我说:不着急,等天黑了,我帮你捞起来。
    为什么要等天黑了呢?因为这需要下水去捞,而我又不能弄湿衣服——没多余的衣服更换,就只能将衣服全部脱掉,光着身子下去。等天色黑下来,几个男生就跟我去了塘边。我还提前准备了一条绳子,在脱光之后系着身子,让几个男生拉着另一头,防止我在深水里起不来。
    刚脱衣服时,那寒气中还带着无数点痛快的刺激,让自己打几个冷战等身子一入水,就感觉那入水部分的身子在被细针刺着,被快刀割,不咬咬牙,就得蹦起来。等脚触到那饭缸,一咬牙扎进冰水里,一手迅速地拿到饭缸,一手就攀着塘埂往上爬,并催那几个男生赶紧给力收绳。等出了水面,也顾不得抹身子了,就抱起衣服狂奔到房间穿衣。
    那算是一次冬泳吧,一生中的唯一一次。
    至于负气挑战二百六十斤的重担,步步维艰地走了十多米,抵达终点,要算我的最佳负重记录。当时,在校食堂就餐的师生超过八百人,每天中午所煮的饭,不能少了两大箩筐而每个箩筐都能130斤大米。平常,自米仓装好米后,就由两个人用碗口粗的竹竿抬至食堂的海锅旁。那天,看着提前装好称好的两箩筐大米,我放了一句狂言:我一个人都能挑过去!
    食堂炊事长与另一个炊事员才不相信,说:你挑挑看唦!
    我就自信满满地拿着竹竿走过去等挑的时候就发现:确实太重了,刚刚那一挑,只是让箩筐绳子动了动,装米的箩筐却纹丝没动。看到他们在一旁,我不服气这回,我先让双脚攥足劲,又让腰部硬起来,继而深吸一口气,呼出时全身一发力,那箩筐到底离开了地面之后,先稳住身子,再蓄足力量,慢慢直起腿。接下来,还是挑战:很难迈步。只能让一只脚格外的用力,好将另一只脚抬起。
    就这样硬挺着,挺过了这十几米长的距离,算是挑战成功。
    这样的挑战,对我来说,只有这么一次。
    至于悬在屋架上的绳子,后抬起双脚去顶那屋架时,绳子突的断了,身子直坠下来,有一种去敲地狱之门的感觉。好在当时的头是抬起的,我正看着我那顶在屋架上的脚呢,先着地的就不是头颅,而是脖子后面的脊背小疼了一下,有惊无险。
    那段日子,还有不少带有传奇色彩的事是发生在校外的,这里就不多说了。总之,那段时间的一切,都是我的青春写真。而我的青春之所以不失美丽,就在于它有很多传奇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树一样默默生长,花一样胡思乱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