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9|回复: 0

[散文] 瑞尼尔山国家公园游记(上)

[复制链接]

999

主题

1015

帖子

2032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032
鲜花(1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0-12 15: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瑞尼尔山国家公园游记(上)

                                               

                                                                                                        ——我的西雅图之旅

                        

                           二O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星期一)


                           (一)


    早上我醒得很早。天未亮,躺在床上,屋内只有充电器上LED上微弱的灯光。我有一种很强的梦幻之感,我真的再次来到了美国!

屋内的暗黑反呈出无比温馨的人间暖意。

    我起床,转动百叶窗水平叶片,屋外己有天初亮时的微光了。我又重新回到了床上,整个屋子只有百叶窗水平叶片条纹之间露出的屋外院子中的微亮。

     我现在是住在我的大学同学刘伟家一楼的卧室中。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现代社会的传奇故事:老同学刘伟特地安排一周时间,带着我们两个不会讲英文的人,在西雅图游玩一周。即使我们在国内工作的人,至少我肯定不能为老同学专门请一周假,带回国的老同学在国内跑一周啊!

    这成全了我家里那位在美国自由行的梦想——一个固执到无法理喻的梦想:口语与听力能力都没有的人,绝对不接受随旅游团出行,执意要来美国自由行!

    这是人间的大爱。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去年十月份却为难自己的老同学,请他帮助自己实现我家中那位的梦想。一个村姑完全不近人情的固执,成就了一个时代少年时代结下友谊老同学之间续写的新的美好故事。现在我心中充满着感恩之情。

    我悄悄地走进卧室外的客厅中,在客厅中的沙发上静静地坐下。朝房子后院的房门是玻璃门,我能看到半径十几米的、由五六层楼高的单层树木围出的绿色院墙,它左侧的树木稍低一些。

    后花园中草坪中间,有一长条大鹅卵石铺砌的花园水池,不过此刻溪道中没有积水。庭院右侧的栅栏边有一个小木屋,有儿童玩耍用滑道和秋千。

只是还没有听到小鸟早晨的鸟叫声,客厅中充满了静谧的安详气息。

真的不相信,我现在真的己经身在美国的同学家中。

我想起了在一九九六年我,第一次到美国出差参加展览会,与几位朋友住在总公司在洛山矶租用的一套单独房子中。第二天早晨很早我就醒来了,我坐在房子后院半人高木栅栏围起来的小院子中。早上金色阳光晒在半个小院子里,一只鹧鸪在离我几米远的木栅栏上,忘我的唱歌……我当时觉得自己仿佛在梦境中……

今天似乎是这样的感动又重现了,只是时光已过去了二十二年。

我真想打开房门到小院子中走一走,再次感受美国式独家小院晨光中的静谧,只是这次我怕惊醒二楼上的屋主人刘伟。毕竟,昨晚他为到机场接我们,弄到凌晨三点多,刚刚才睡下二三个小时,而我们己经在飞机上一路上一直睡了十多个小时。

我退回到了房间,脱去外套,重新又回到床上。

我忽然觉得,今天凌晨刘伟开车带我们从机场到他家的半小时行程中的一切,好像是我曾在梦中与刘伟一起走过,而且连车上的谈话,也曾同刘伟一样说过。这真是不可思议的幻觉。我前不久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人们有时会感到自己刚刚经历过的一切,好像以前曾经历过,这是大脑中一种错觉,叫“意识重影”……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真正美好的“意识重影”啊。或许这是人类在梦寐以求的事情以难以相信的方式当真实现时,才会有这样的意识重影啊……

上午八点半,我们如约走出房间,准备与刘伟一道在家中吃早歺。重新走进客厅,就闻到烤面包的香味。刘伟已在二楼的厨房中准备好了早餐。

步上二楼的东侧的厨房,刘伟己等在那里。这里是让我感到亲切的美国式的厨房,它与现在国内最大的不同的是,整个房子都木板建筑,包括墙面地板,全是暖色的松木家具,墙面,屋顶,地面。三面形成U型的碗橱、洗碗池煤气灶、微波炉、食品柜,依次分布;靠楼梯一侧,有长长的餐桌。与一般餐桌不同的是,这张餐桌一侧还有一台电脑。这显然是过去刘伟两个孩子未上大学前,餐桌也是书桌。

刘伟在桌上各人位置上放一张从卷筒上取下的餐巾纸,再在上面放上筷子和匙子;从大玻璃瓶中取出自己家中腌制的酱黄瓜,取出三块豆腐乳;我也从电饭煲中盛好三碗稀饭,刘伟再做好三明治。美国第一顿早餐就这样开始了。我觉得如同在自己家中,没有任何拘束。

    老同学以这样方式在美国重逢,就是在自己亲兄弟家,也难以像这样如此自然,如此放松,如此的亲切。

    刘伟的两个孩子,一个在外读博士,一个在外地上大学。显然,这次刘伟是有意的请自己的夫人,安排与她高中同学这周去了黄石公园,出远门旅游去了。

    这样安排,让我的心里压力顿时彻底地消失了。此前,我十分担心:刘伟夫人是当年中国科大郭沫若奖学金获得者,计算机系的女学霸,我猜她应当是当年微软公司元老级人物之一;而我家里这位是真正的村姑。两人反差太大,万一我那位不知礼节……现在这种顾虑,全消失了……

    再说我自己,虽然己经人到中年,但是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待人接物的礼节知识上,也几乎为零。这些年我在工作环境中,在朋友们和长辈的关照下,稀里糊涂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中年,但我一直如一个任性的儿童,完全不懂世故人情,却为大家所容忍包涵。成年后,我从未在朋友家住过超过一天。我自己亦没建立自信心,能在同学家住上一周……

    我再次注意到厨房地板全是新的,一层楼的客厅,我们的卧室地板墙面,洗漱间地板墙壁,全是新的松木,整个房间充满了松木的温馨气息。显然,刘伟一家过去一年为我们这次来访,将自己家整个彻底重新装修了一次,而且我们的床上用品,全是新购的宾馆酒店的配置。

九十年代初,刘伟曾寄给我他家这栋房子雪中的照片。他们八十年代中后期就买下了这幢房子,三十多年过去了,木房子一定会变旧的。老同学为我们做的这一切,我无法不为之动容和感动。

刘伟安排今天带我们去瑞尼尔山国家公园。他说,天气预报只有今天瑞尼尔山国家公园是晴天。


                               (二)


九点整,我们准时出发。从客厅过渡洗衣房进入车房,车库门自动卷起打开,这是十几年前我曾熟悉过一段时间的美国式生活的一部分。离开美国十几年后,今天又重演了这一幕。

我坐在驾驶室的右侧。渐新白色雷克萨斯SUV型,坐位高而宽松。十几年前,我的老同学凌吉武先生驾车,我同样坐在右侧位置,我们在洛山矶与旧金山及硅谷之间,来回跑过十几次。

今天是老同学刘伟,又要驾车带着我奔驰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至今我仍不会开车,也不想去学开车,我似乎这辈子,只准备靠朋友们过一生。对正常世界中的人,很难想象我这样人,一个一辈子完全依靠朋友们的人,竟还能在现代社会生存下来,甚至生活工作得相当的自由自在。

倒车,从车库退出。再穿过一段隔开各家住宅的林中小路,左转,进入一段区间公路。右转,驶进多车道西雅图的高速公路主干道……美国的白天景色在分别十五年后,重新呈现在我的面前……

平静。前方出现的是六车道高速公路,温和的丘林地貌景观。只是你现在已经分不出这里是美国,还是中国了……

视野开阔,高速公路前方的云层很低,云层之间的天空浅灰蓝色,云则是白灰色。秋天的浅黄色部分来到路边的树叶上,但是还不太显眼。左前方路一侧的不高山岗顺着高速公路不断的向前延伸,山丘上的植被黑绿色,与山丘一道柔和地在大地上舒展着身体……

高速公路显得略有些陈旧……没有想到十五年后,重回美国的第一个早晨心情,是如此的温和平静,甚至完全分不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

我记得一九九六年,我第一次坐车行走在美国大地,最震惊的就是美国高速公路——那时中国好像只有上海市嘉定县城到上海城郊的绿杨桥之间的双车道二十公里的高速公路,其余都是又窄又旧的国道……如今高速公路同样遍布全国了……

右边见到一长条的小海湾。

大地带着墨黑色的不高的丘林舒展的起伏着,仍是一种大山大水的美国式的宁静和从容,同时也很质朴……二十多年前让我惊绝的美国高速公路变得如此平凡,仿佛它生来就该如此了……

跨过十五年的时空,又是老同学带着我,在另一个国度美国,前往美国最美的风景区之一——瑞尼尔山国家公园!

这是我多年向往的、从来没有去过的、美国华盛顿州的国家公园!据说海拔4392米,终年为白雪覆盖的瑞尼尔火山永远是那么雄伟壮丽,美国国家公园之父约翰‧缪尔赞美她是太平洋岸边所有如灯塔般闪耀的宏伟火山中最高贵的一座。

9:40,前行。刘伟说,到公园整行程约二个小时的时间。前方的云,变成大团雪块式的布满了灰黄色的天幕上。右侧离公路数百米远的约百来高长卧的山峦上,山脊上黑绿色松树,不时打破平衡,以瘦尖的身段和树尖,印写在天空中,与灰色云层相衬,形成独特的美感……

宽松舒展的公路行……真的不相信自己又来到了美国土地上……或许你会说你这个人真是太多愁善感了,可是人生能有几个十五年啊,怎么会不感叹啊……

当车进入双向单车道的较窄的公路时,公路两侧高大的雪松森林立在道路两侧,使公路前方变成了狭窄的光道,只有窄窄尖锐锐角的天空,立在道路前方的上空……

这两侧的雪松,大概有七八层楼高。阳光有时透过林间的间隙,将斑斑的光点稀稀地洒在路面上;有时,阳光照射在道路一侧雪松上,形成一片鲜艳的黄绿不平的墙面,与另一侧暗色绿树墙构成强烈的视觉反差;而汽车的玻璃窗框,如画布将左右侧路边的高耸入云的松树上端视野切去,你只看到有斑驳的光点的成密集树干段。不时有一条浅平河底小河道,闪着白光奔流着的浅水,从成群树干中透出身段。我最初内心十分惊异,因为这里浅平河底及碎石块的颜色是灰黑色的;偶尔小河也直接连到路边,完整的露出脸来……

这林边时隐时现浅浅的潺潺溪流,透出清新浅浅的温情,和清淡的青春的诗意,如肖邦青春时代的晶莹透亮的钢琴曲……以早上醒来,齐默尔曼指挥并演奏的肖邦十七岁时作曲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一直没有停止地自动地在我心中不断地反复盘旋流淌……

这路边气势雄健挺拔的松树林,这被上午斑驳阳光着色了原始森林,正向我展示着大自然史诗般的画面和魅力,幽静,神秘。你仿佛看到清晨清新湿润的空气正在密林中流动……这些巍然耸立的松树,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正呈现出大自然无限的生机……

这森林色彩是多么的明快丰富,充满着朝气啊……路面湿潮,被前方狭长天空映出一道长长车轮白亮水渍,更增加了林中空气中湿润感……

我对刘伟说,这路两侧的森林,使我想起了十九世纪俄罗斯著名画家希施金画笔下的俄罗斯极富诗意感染力的森林画面,可是这位最伟大的俄罗斯森林画家的画作,相对此刻这路边的森林也显得苍白了啊……

从410高速公路右转进入公园公路,朝西南方向前行不一会,两侧森林夹道的前方V字型天空下方,突然出现了一块白色雪山悬浮的剪影,这是道路剪裁出的V字型黑色山峦上,顶着一段雪豹身段般的圆润饱满的雪山……

阳光照亮右侧的挺拔高耸的雪松茂密的叶片一部分,马路和左侧树林处在暗影之中,道路前方那一片白云式的雪顶,透出遥远圣洁的气息,呈现梦幻般的不真实感,又显得很单薄……

我对刘伟说:“这右侧森林的树干上阳光稀稀的斑点,真是让我感动。美国人心中的大自然是所谓真正的‘荒野’,即人类不能留下任何痕迹的原始的大山大水;而中国人心中的大自然,是人与山水合二为一的世界。美国人心中的真正的大自然是与人分离,是神圣的,人类灵魂不可触及的,是另一个世界,是上帝呈现在真实人类世界眼中的神圣天堂的一个角,一个部分,只有人的目光能看到,灵魂是不能够到达的,同时我们的肉体是渺小和微不足道的……美国人赋予了大自然以神性和非尘世的气质,只要看看美国人推崇的优美美地的最著名的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经典的黑白风光摄影作品,我们就感到他照片中的大自然美得让人窒息,却又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她使我们感到大自然的美的同时,又让我们内心深处也感到了某种绝望……

相对的,中国山水画巅峰时期是唐末、五代十国和宋元时期,那时伟大的山水画卷中,总是有旅人和人类的楼阁建筑,占在中心的中景和近景之中,人类与雄伟壮丽的大自然融为一体;纵然有远景的雄伟壮丽,但我们人类总是可以到达那里……大自然的美丽,是我们人类肉体和灵魂同时可以触及得到的。人类才是世界的中心,最伟大的画卷中一切山水,人类都是可居可游……

这是东西方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形成的完全不同的对大自然的观感啊……

中国人心中的大自然永远是暖色的,人间的,是唐玄宗的杨贵妃——纵然天姿绝色,却是可亲可爱,可以揽入怀中的;美国人中绝色的大自然,则是神女,游荡在云中,可敬,却是可望不可及的……

或许中华民族是世俗的民族;美国人民是有宗教信仰的民族,现代美国人以大自然的荒野代替了《圣经》中的天堂……”

突然,有一个困惑向我袭来,我随即对刘伟说了出来:“若我们感到河流、湖泊、大海的美,或许还可以理解,因为那里有人类最需要的水,美感源头自然是来自人的最根本的需求,但为什么人类会感到山体和山中的美呢?”

刘伟答道:“因为山是河流中水的源头。”

真是完美的答复。






吴砺


2018.9.17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