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78|回复: 10

[散文] 散乱在时光里的影像

[复制链接]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1 16: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孙翔蔚 于 2018-11-1 17:44 编辑

  散乱在时光里的影像

    又是一年落叶飘零秋风起,4年前,也是在这样的秋风里,父亲的姐姐、我的姑姑走完了她94年风雨兼程的一生。

秋天.jpg
   
    在姑姑走的前几天,我们去看她,她已经卧床不起了,在一张简陋的床上,她费力地招呼着我们这些从娘家来的侄儿侄女坐在她床前的长条板凳上。

    一双浑浊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们,竟还能把我们的名字一个个的喊出来,喊到我的时候,我忍不住起身向前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哦,青筋暴露,瘢痕点点,手腕往怀内方向僵硬的弯曲着,这也许是以前遭受的骨折亦或是风湿造成的永久性畸形吧,看着这双变形的手,我的心隐隐作疼:当时的姑姑曾经历过怎样的一个痛苦的过程,伤口才结茧成痂啊!

    姑姑轻轻的把手从我手中移开,一串泪珠从我的眼眶悄然坠落,姑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孩子,不难过啊,不痛的,早就不痛了,只是这脸上的长出的斑点再也洗不掉了,老了,老了,这副样子,是该走了……

手.jpg
   
    我们拥在姑姑身边陪着她,聊着以前的故事,说着小辈们的生活,姑姑微微的笑着,安详而平静。突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用手指着墙角处的一个小木箱子叫我们打开,几件旧时的头饰和一叠发黄的照片压在箱底。姑姑说,你们接着替我保存这些照片吧,我又带不走它们,到时候被人扫入垃圾,添一罪过哦……

    那一叠照片中有长辈们年轻时候的样子和我们小时候的身影,看着既熟悉又陌生。其中一张黑白照片是我印象中没有见过的姑姑:一张瓜子脸,柳叶眉,高鼻梁,一双微微内陷的双眸像极了异域美人,白布滚边的旗袍勾勒出高挑的身姿,脚上是绒布黑底绣着梅花的鞋子,垂搭在胸前的长辫子上系着一条丝巾,随风扬成欲飞的蝴蝶……

旗袍女.jpg
   
    照片上的姑姑像是从遥远的从前缓缓走来,一路命运多舛,造化弄人,一路饱经风霜,坎坷不平!

    18岁的大姑,风姿绰约,识文断字,身为族长的父亲为爱女寻得乘龙快婿,练潭古塘村的李氏豪门,世代经商,家中三公子生的眉清目秀,风流倜傥,在当时商铺云集的徽州垄断笔墨纸砚的经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冬日里,一顶花轿,十里红妆,姑姑就被抬进了雕梁画栋的深宅大院。
   
    两年后,我的大表哥彧来出世,取名为“彧”(yu)子,乃“趣味高雅、谈吐文雅”的意思。大表哥人如其名,五官俊朗,双眸深邃,从小聪明伶俐,读的书籍过目不忘,姑姑爱他如心尖宝贝。姑父在家乡与徽州间往返停留,姑姑在老家,俸老育子,日子如花好,如月圆,在一次次与姑父相聚离别的日子里,菜子湖上的归帆是姑姑眼里最美的风景。

归帆.jpg
   
    渐渐地,姑父的生意越做越大,在徽州办置了大批房产和田地,而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姑姑时常牵着彧儿依门远眺,盼着那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一日姑父回得家来,殷勤体贴,耳鬓厮磨中却用一把“小刀”缓缓插入姑姑的柔肠:姑父坦白,自己在徽州已另纳一偏房。姑姑听闻如天崩地裂,万念俱灰,如不念及彧儿,定会香消玉损。

    天不怜人,我当自强,姑姑果断与姑父离婚。从此,自闭心门,与彧儿相依为命。

    就这样过了几年,大表哥彧来长成了翩翩少年,智力超群,常随姑姑回外婆家走动,除了能爬树摘果,下河摸虾,还能修理各种物件,组装电器,在一群乡野顽童中如鹤立鸡群。据说,我小时候看过家里的一台破旧的收音机就是大表哥自己手工制造的。有此出众孩儿,姑姑也得到丝丝慰藉。

读书.jpg
   
    风轻云淡的日子里,姑姑心里如一潭死水,风不吹,浪不起。偏偏一阵狂风就毫无征兆的、不容商量的刮了过来——我的姑父又回来了!是的,这次痛哭涕零,俯首忏悔。一日夫妻百日恩,况且还是孩子的父亲。女人的心就是那么的软,我的姑姑原谅了姑父。

    一家人团圆的日子里,姑姑如那熬过寒冬的枯木再次开花结果,又孕育出一个生命,我的小表哥出生了。只是,不得不遗憾的说一声,小表哥出生的前夕,姑父在一次借口外出收账的理由,带着大表哥离开了家乡,这一次,再也没有回来了,多年后得到证实,其时姑父又在徽州续了一房太太。

    独自一人在家的姑姑,十月临盆一朝分娩,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姑姑在血泊中捧起自己的孩儿,用嘴咬断了孩儿的脐带,洗净喂奶,做这一切,姑姑已无泪水,一颗做母亲的心已经百毒不侵。

大手握小手.jpg
   
    从此,漫漫长夜,姑姑怀抱小儿子,一遍遍抚摸着大儿子留下的生活用品,依在窗棂,望着天边日落月升,寒来暑往,青丝染冰霜。每每回娘家小住,娘家人总是倾情相待,想办法安抚姑姑那伤痕累累的身心。

    1954年那场滔天洪灾,似天河倾倒,天地混沌。被大伯接回娘家的姑姑,望着练潭古塘村家的方向,叨念着“家,没了,家,没了……”果然,久过天晴,大伯护送姑姑回到自己的家,三进两堂的宅院在暴涨的潮水中浸泡得早已屋顶倒塌,残垣断壁,一片废墟。姑姑悲泣哀嚎,肝肠寸断,所有家当,连同念想统统被大水冲刷得一干二净。姑姑哭干了泪水,从此变得精神恍惚、絮絮叨叨,如同“祥林嫂”一般,苦难的人生成了倒不完的苦水……

   大水.jpg
   
    在娘家亲人的帮助下,用老宅废墟中捞得的大梁、桁条,撑起了两间土基茅草屋,姑姑守着这仅能生存的栖身之地,苦苦盼着她的夫、她的儿能再次回来!

    几年后,长大的大表哥循着记忆中家的方向真的找了回来,母子相拥,泪湿衣襟。彼时大表哥已经是高中学子了,学习成绩出类拔萃。姑姑家昏暗煤油灯,常常让看书做功课的大表哥烧了眉毛、熏黑了脸庞,他就趁着生火做饭的时候,借灶洞的火光多看几页书,捉襟见肘的日子,正在长身体的孩儿见不到半点的油荤,高昂的学费更是无处筹借。看着孩儿跟自己受苦,更是为了孩儿的大好前途,姑姑狠心劝说大表哥离开自己,回到徽州的姑父身边上好的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

    大表哥听从母亲的劝告,也是希望自己早日学业有成报答母亲。在那年冬季的寒风中,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母亲。两年后,大表哥以安庆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被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录取,姑姑收到捷报,喜极而泣。大表哥远赴北上求学,远远的离开了母亲,自从再也没有踏回过故土。

清华大学.jpg
   
    在后来的岁月里,姑姑领着小儿子,苦渡光阴。

    分田到户后,姑姑靠着几亩薄地,辛苦劳作,有时只带点干粮在地里一干就是一天的活,饿得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生病后从不吃药,用自己独创的“掐筋”“刮痧”“喝糖茶”自我疗伤。说来也奇怪,姑姑就是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活到了94岁的高寿。苦难的日子,姑姑像一棵坚韧的松树抗争着命运的雪虐风饕。

    等我能记起姑姑最早的模样,是一个走路风风火火,说话像说书一样妙趣横生,头上盘着的发髻油光水润,一丝不乱,永远穿一件藏青蓝色、已经洗到发白的盘扣满襟上衣,整个人瘦精精,清丝丝的。

    每次一来我家,人还没进门就先唤“舅母喂,我家来着,我等一下就走哦……”,母亲哪里容她就走,不留上三五天不让回家,姑姑的随身行李是一只竹篮,里面除了洗换用具,还带着用小瓶子装着的各种蔬菜瓜果的种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54年的那场大水冲走了一切,姑姑永远随身带着种子,就像带着家当,带着希望一样?

老人背影.jpg
   
    姑姑一来,我家就似乎成了说书的道场,隔壁邻居,亲朋好友都聚到我家,听姑姑那极富感染力的语言,配合手势、身段的表演,一件普通的小事,在姑姑声情并茂的诉说中都成了让人忍俊不禁,大笑后又泪奔的段子。记得我听得最多的是,姑姑在北京那半年的生活经历。

   话说,我的大表哥彧来考取清华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北京纺织科学院工作,多年后,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安定生活后,想办法跟母亲取得了联系,不断写信请母亲来北京同住,颐养天年。

    姑姑起先心里是不愿意去北京的,她丢不下故土家园和尚未成家的小儿子,经不住家里亲人一再相劝,不管怎样先去北京看看,至于是否定居那是后话。大伯家的堂哥把姑姑送到合肥转乘火车,由大表哥的大学同学亲自护送到北京。

北京火车站.jpg   
   
    为了母亲的到来,大表哥工作单位特意照顾给换了大房子,儿媳妇亲自把婆婆服装鞋帽、生活用品换置一新。姑姑勉强接受了新式对襟带扣的衣服,死活也不愿意剪掉头上盘着的发髻,所谓的“运动头”是她怎么也无法接受的发型。她努力适应着城市的生活,照着儿媳妇的嘱咐:不跟陌生人说话,不能到邻居家串门,每天按时休息,每天洗澡,吃水果要用盐水消毒……

    后来在姑姑的回忆中,有许多让人哭笑不得的经历,比如:把儿媳妇准备扔掉的不新鲜的水果,偷偷地藏起来,一个个用小刀子挖掉腐烂的地方接着吃,吃到拉肚子也不敢说。比如:一次按儿媳妇教的方法,开水煮筷子消毒,不小心忘了关火把筷子煮焦了,吓得用磨刀石把筷子一根根磨掉焦黑的部分,忙活了一下午,却被儿子一下扔进垃圾桶。比如:不会按电梯,一个人走楼道下18楼,为了克服恐高症,姑姑想到一个好办法,扶着楼梯倒着走,反正能下楼就是硬道理!……

    城市密密匝匝的人群,听不懂的各种方言,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光,车水马龙的汽车,那天上的太阳、月亮也不是原来的样子,眼前的一切让姑姑感到迷茫、恐惧,感觉自己就像来到了外星世界,又像被人关进了笼子的鸟儿。

孤独老人.jpg
   
    姑姑再也看不见每天跟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叫唤的小鸡小鸭,守在门口一见到人就摇尾撒欢的大黄狗;老宅前面那花开如云的桃树、梨树也不知道结了多少的果子;再也听不到邻居椒椒、婶婶一起谈天说地的熟悉乡音;更是想念着外出打工的小儿子,回家的时候能否吃上热乎的饭菜……

    半年后,姑姑想透彻了:她要回家,回练潭古塘村。就像当年狠着心劝大表哥离开自己一样,这一次姑姑又狠着心离开了北京。

    这一别成永远,从后来断断续续的书信来往中得知,大表哥一家去了美国,除了偶尔寄点钱回来,此后母子再无相见。
   
    回到家乡的姑姑,苦守她那两间土基茅草屋过了30年。

   小时候的记忆里,我跟着两个哥哥去过大姑家,那是母亲用家里采摘的棉花给姑姑打了一床棉被。一根长竹竿穿在包着被子的包裹上,两个哥哥抬在肩上,晃晃悠悠,清早迎着太阳就出发。

菜园.jpg

    30里的地,一路走走停停,肚子饿了就潜到路边的菜地里,偷个瓜摘个果。我刚刚开始兴趣高涨,看见小花就摘一朵,看见蝴蝶就追一程,走到后来,脚底被黄土疙瘩硌得生疼,蹲在地上就不走了,哥哥连哄带骗就说马上就到,也不知道几个“马上”过去了,还是看不见姑姑家的影子。

    有时候会碰到“练潭化肥厂”的拖拉机突突的从身边开过去,我心念念的想让司机师傅捎上一程,又怯懦懦地开不了口。

    到了日午太阳当头晒,我们又饥又渴,正好看见一片土栗子(荸荠)地,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到地里就用手从泥里扒出土栗子,坐在地里就吃个饱。等到了姑姑家,姑姑心痛着我们这一路的辛苦,下到鸡蛋面里的猪油,加了一勺又一勺,我和两个哥哥吃得撑肠拄腹,不好意思的是到了晚上全拉了出来,吃坏肚子了!

    睡觉的时候,我们翻身一动,姑姑就起床,悉悉索索的就端来了一碗红糖水;过一会儿,我们又翻身一动,姑姑又起床,悉悉索索的又端来了一碗鸡蛋泡炒米。后来我们吓得睡在床上一动不动,因为只要我们一动,姑姑就以为我们肚子饿了!

鸡蛋.jpg
   
    姑姑带着我们满村庄的到人家串门,看见一人就指着我们说,这是我娘家的侄儿们呢,来看我了!再看见一个人,就再说一遍……那张饱经沧桑的脸,笑得如阳光下的秋菊。

    住了一晚上后,我就吵着要回家了,我实在受不了那低矮的草屋里,四处漏风,老鼠乱窜,池塘里取回的水像黄色的浓汤一样,难以下咽。

    我们走的时候,姑姑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睛里噙着泪,不忍说再见。我们那个时候大概太小,只管用竹竿抬着姑姑送我们的小干鱼、山芋、花生什么的往回赶,不经意间一回头,远远的,姑姑变成一个小黑点还站在那里。

挥手.jpg
   
    再后来,姑姑老了,走不了许多路了,回娘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我长大也出嫁了,哥哥们忙于生计,也只有过年的时候去看看她了。

    时光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到了2014年的秋天,姑姑生命的年轮已经缓缓刻了94道痕纹,如风中之烛,即将燃尽最后一丝的光亮了。等我们所有的小辈赶到她的身边,想要护住这丝丝微光,但,它还是灭了。我们的泪水没有挽留住姑姑。
  
    她决定走了,只愿化作一股青烟飘至那极乐世界:不遇薄情郎,骨肉不分离!

    姑姑去世已经4年了,我写下这几段文字,以祭奠那远在天堂的孤魂,我们永远怀念您!
     
                                                    2018.10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1 桐币 +23 收起 理由
一河星光 + 1 + 8 很给力!赞一个!
南风醉 + 8
芜语 + 5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你这么棒的文字。
王曙光 + 2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江面梭影  在2018-11-1 23:45  送朵鲜花  并说:大爱亲情,溢于言表,全文拜读,感人至深。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196

主题

1584

帖子

2302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302

我是老兵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3 09: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入情感的的文字,搅动内心的涟漪,唏嘘,致敬!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174

主题

6741

帖子

1万

积分

桐网进士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32
QQ
鲜花(34) 鸡蛋(6)
发表于 2018-11-3 1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孙老师的文字太棒了。
往事已过去,未来犹可追。
不惧平地起,就怕岁月老!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2: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曙光 发表于 2018-11-3 09:58
注入情感的的文字,搅动内心的涟漪,唏嘘,致敬!

谢谢老师点评!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2: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芜语 发表于 2018-11-3 10:05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孙老师的文字太棒了。

您见笑了!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265

主题

7781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440

我是老兵版主

QQ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6 16: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生活,才能写得如此精彩!
喜欢看白云,喜欢看花开,喜欢在工作之余产,写点小文字,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和大自然沟通,追求澹泊的人生意趣。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22: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风醉 发表于 2018-11-6 16:38
熟悉的生活,才能写得如此精彩!

谢谢,让老师见笑了!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606

主题

2136

帖子

3091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3091
鲜花(36)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8 13:4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感人。第一小段:父亲的姐姐  我的姑姑宜用破折号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22: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孙翔蔚 于 2018-11-9 09:05 编辑
文都老夫子 发表于 2018-11-8 13:49
文章写的感人。第一小段:父亲的姐姐  我的姑姑宜用破折号

是的,谢谢老师了。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190

主题

3260

帖子

560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605

版主嘉宾会员

鲜花(84) 鸡蛋(1)
发表于 2018-11-10 21: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辽阔的乡野托着,又由这里的风塑着,这里的气息润着,就有了姑姑这样的美人了!
树一样默默生长,花一样胡思乱想

19

主题

99

帖子

244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44
鲜花(11)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河星光 发表于 2018-11-10 21:23
由辽阔的乡野托着,又由这里的风塑着,这里的气息润着,就有了姑姑这样的美人了!

谢谢老师点评!
孙翔蔚,工作于桐城实验中学,性格温婉,作品散见报纸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