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92|回复: 0

[散文] 三十五周年行(四)

[复制链接]

1278

主题

1405

帖子

2623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2623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19-10-24 15: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十五周年行(四)



                                                                                          O一九年十月二十日(星期六)


早餐时,罗老师专门和我们坐一个餐桌上。罗老师像是劝小孩一样,哄我那位平时发给我手机。我的事让老师十分的关注。罗老师上午就不参加聚会,回老家看看。

罗老师离开餐后,老同学宁青过来,对我说:吴砺,你是不是很恃才傲物,别人的忠告和劝告总是听不进去,总以为自己有才,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可是,这里,每个人都是有特别的才能,大家可能对你的那一种才能,完全没有兴趣啊。

这是我听到老同学最中肯和直截了当的忠告。

我默然地听着老同学的劝告。我现在意识道,老同学宁青讲的是大家的感受,一丝羞愧的感觉掠过心头。

    这是一个令我吃了一惊的说法。我在几个单位工作三十五年,从门卫师傅到做卫生的阿姨,到不同人群,我们都非常客气,好像从来没有人说我恃才自傲,尤其是在福州二十年,单位几千人绝大多数人都称我“吴老师”,其实我并不老师,我只是一个研发工程师。

我在自己的散文中,真是常常会厚颜无耻的自吹,但是这是对时空说话,不会冒犯任何具体熟悉的人。可是现实中,我十分罕见出现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和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朋友们。

不不,二十多年前,一位多年相处的同事与我产生冲突后,说过:你永远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我想起来了老同学凌吉武,在看过我第一本散文集后,对其中“囚鹰颂”作过我当时感到无比深刻和精彩的评论,具体的原话,我己经不记得了……

我感觉宁青肯定说出了大部分同学的真实感受。我突然醒悟最近在北京的微信中真的有了这种苗头……

是这样,内心深处感到伤害时,我会无意识中表达出来自己“高高在上”,以心理上平衡自己;我潜意识和本能上又知道,绝对不能把这种情绪针对任何个人,针对一个集体发泄不满,危害性最小……

    这可能是我的应急反应,我内心深处肯定是有点情绪化的东西,自以为是调侃的语气。我内心深处,肯定是有一种恃才自傲的地方,就同地壳深处的岩浆,但是受到压力,会从地面上冒出一些……这可能是人类内心感到伤害时候,越过自我克制的过度的本能反应……

老同学宁青是旁观者清……


    没有绝对的骄傲,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你是写不出来好的文章的……这是一种超越的意识……只是这只能对事,绝对不能让这样的锋芒,碰到同学们……

    总的来讲,这方面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是严格地约束自己这方面冲动的人……



    早上大家乘大巴前往巢湖学院参观。路上听随行陪我们的老师说,“旗鼓相当”词,就是出自这附近的两座山,旗山和鼓山。这两山相距很近。福州也有鼓山和旗山,在福州市东西两侧相对,距离大得多。不过,百度上“旗鼓相当”是另一种说法。

    巢湖学院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学生们在楼下如福建海边几公里长晒海带一样晒的被子。学院在校生,已经达一万七千人。学院基本上都是新盖的高楼。

参观完学校后,大巴车前往巢湖,环岛公路绕湖行,再去姥山岛。

这次灿平站在车前排,当导游讲解。灿平比电视主持人更亲切,笑容满面,像是幼儿园的院长,对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娓娓道来。

这是人生难得一见的一刻,三十五年后,大学同学竟然还可以坐满一车……阳光灿烂,斜照满整个车厢内,听灿平笑眯眯,心满意足的与大家拉家常式的讲话。

——这车中就是一个小世界,一个海,人的海洋……我甚至不敢想,我们未来是否还有第二次机会这样的同坐在一个车厢里,至少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刻,是真实存在的……

灿平像一个大哥,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从地球那么遥远地方聚坐在一起……我感觉到了灿平的此刻的幸福满满的感情……

    这么多老同学聚在一起——这件事做成了,我感觉到灿平的一种成就感,这是耗了很多心血的结晶啊……

上午9点半,大巴车沿巢湖环岛滨湖大道公路行走。左边巢湖与公路间有二十来米的浅滩。我应当是第一次在公路上看巢湖。

八十年代初的大学时代,我也与同班同学来过一次巢湖,不过那一次是乘小机动船到,巢湖姥山岛的……

    左边是单一的湖面,号称八百里的巢湖……

    八百里巢湖,实际上是指七百八十平方公里的湖面。我好像是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大的淡水湖的湖面。太阳大巴的左后方,水天一色,与厦门的海景的水面,完全是不同的颜色和景象……

    大巴车转弯。太阳在垂直左边车窗上方的位置……

    世界很大,可是这个大巴车中的世界也很大。从世界各地同学聚到这个车厢中,把整个世界也装进了这个车厢里面……

    波光粼粼。现在天边的天空和湖面分开了,碧灰色的线条分开了天空和湖面。水面淡灰色,天空也是灰色,只是更白一点……而刚才的天空与湖面完全是分不开,都是淡白灰色,我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湖面是这样子的浅色,与平凡的天空完全混在一起,平凡的像村姑一样……

大巴车带我们到了去姥山岛的码头附近的停车场。湖中姥山岛屿这个位置看上去,像是龟壳放在面上。

从谷歌地图上看,巢湖像仰卧在母腹中的胎儿,姥山岛是在仰卧胎儿的脖子中间的位置上……

我想象力的灵感来了——姥山岛在地图上,看上去像鱼嘴朝西,鱼尾朝东,鱼肚子朝北(朝上)的倒过来游的肥宽的桂花鱼的剪影!

这个比喻真的很像……难怪老同学凌吉武,过去近二十年在我的背后向全公司吹吴砺是天才,只是到今天巢湖行,才真的证明了吴砺是天才——你想想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只有今天的吴砺,才一眼看出姥山岛在地图上像鳜鱼,否则,历史上又多了多少种神话传说啊……

百度词条说姥山岛形状大致呈纺锤形,这个比喻真的不太像——我的桂花鱼才是真正的很像……

若是我的老同学朱灿平,将我这富有想象力的比喻,再加将巢湖地图上像仰卧的胎儿形象,两个比喻一道转告昨晚上参加我们七九二同学的聚会的巢湖市张市长,或许可以作为我们七九二同学这次旅游中,对巢湖人民的第一份礼物和贡献了……


姥山岛在水灰色的水气中,细节被模糊了。

    先在岸边的一个小庙里游览,太阳在姥山岛上方,庙前南北方向湖面有些烟波渺渺的气象。只是我总觉得这湖面,总有些土气,淡水鱼的土味,暧昧不明,没有大海的纯净……

    庙中的桂花树已经开放,红楼红墙在秋阳中,十分爽目。

    在去姥山岛的船上。看姥山岛,则是像空中飞行中的野鸭的头和身体的侧影……

    船头,风吹得有些凉。我吃惊地发现湖面上有绿色油漆一样的绿藻……这样大面积的绿藻,表明这大湖治理体系仍是有大问题……

    王取泉同学见到我拿一个小本子不时记点东西,对我身边的林鹏同学说,吴砺写东西,是一种瘾,像吸烟一样。

    我不由感慨地说:取泉你的措词,总是让我叫绝,应当是你来写散文,而不是我!

姥山岛一平方公里面积,是厦门鼓浪屿(1.92平方公里)差不多一半大。我们在大学八二年前后,曾经从合肥市坐船来到这里一次。

我印象最深的是,刘伟同学爬到当年还十分破旧的文峰塔约一尺宽的长条塔窗上,站立。因为没有护栏,吓得我大气不敢出……我绝对不敢站在这51米高的塔楼没有保护的窗口上……如今再次看到粉刷一新塔,当年的刘伟好像仍站在窗口上,只是时间过去了三十六七年了……

     从山下下行返回时,碰到陆眠华。从96年到2003年期间,我在美国的每年光电展览会上,总会见到她。这次我问眠华,什么时间开始跑马拉松赛事。眠华说,六年前开始的,现在每年跑六次,每次全程跑四小时多一点。

这真是让人羡慕的身体素质。

返回的渡轮上,我再次看到巢湖上水天不分的景色,水灰色的天空,水灰色的水。

独自站在阳光中的船尾,不向身后看,眼前就是一个无限的世界……

湖面有一层水雾气,姥山岛变得灰黑色,马达声,水流声,这一片刻的幸福感……

从巢湖前往市区的旅馆。我心中突然涌出莫名的伤感。


在旅馆前厅。我看到徐文约夫人在等文约办好入住手续。我从箱中拿出我的两本散文集,对徐夫人说:十几年前,徐文约看过我在邮件中散文“重返母校”,回邮件说,等我孩子长大了,我一定会让看这篇文章。这次,我把书带来了。文约是温文尔雅的人,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徐夫人说:只有你有文采。

徐夫人这短短几个字,真是令我十分感动。

文约同学现在美国银行董事,彻底改行了。


晚歺时候,在另一个房间见到老同学凌吉武。我们都在福州,可是己有二年没有见面了。

我对吉武说,我现在每周都要做一次梦,梦到和你讨论工作。

我回到酒桌上。过了一段时间,灿平提醒我,到吉武桌上去敬酒。我不由一愣,这些年,公司吃年饭,我从未离开自己的桌子到吉武那里敬过酒。

犹豫不决一会儿,我对灿平说,我不过去敬吉武酒,今天不太合适。

灿平轻轻自言自语的说一句:吉武真会识人。

其实,昨晚上,肖正文同学也提醒我要其他桌子敬酒,我对正文说,我不去,低调一点好。

今天,也是一样。我本来特好热闹的人,这次安静一点最好,更符合人情。这两年够让大家添烦的了,再酒一喝,一冲动,又不知会出差错的。够让大家心累了,消停一下,决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没有想到老同学朱长飞,拿着酒杯过来了,把我拉到吉武的位置,谈当年在大学时代,吉武教他下围棋的故事。

长飞说,当年我们这些乡下来的孩子,与城里孩子相比,啥都不会,吉武在宿舍里的木箱子上摆上棋盘,教我下围城。

吉武说,那是为了找一个暂时能赢的机会。

长飞说,我这个徒弟还在科大博士研究生比赛拿过冠军!

有同学说,当年××也教过你围棋啊。

长飞说,别提他了,这狗日的是找来##,为的是让他把我吃得一个子都不剩。我是业余二段,##是业余六段。

长飞同学这些年,一直是在分管科大的科研和上市公司。


郑东宁同学来向大家告别,他马上要回北京。

我第一次知道:郑东宁和乐观,从幼儿园到研究生,一直都是同学,乐观同学在一九八四年,在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研究生考试中,成绩名列第一,女状元,而物理所在科学院研究所当年应当实力是排名第一位的大所吧;后到加州大学读博士;东宁是英国牛津大学的博士。

我感叹说:一个幼儿园同一个班,出一个才子,一个才女,这真是传奇。

东宁轻声说道,什么才子,你才是才子。

东宁和文约,是七九二的两位儒雅的绅士。



吴砺


2019.10.19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桐城网诚聘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