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25|回复: 2

[散文] 它们,伴我走过童年

[复制链接]

51

主题

223

帖子

832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32
鲜花(8) 鸡蛋(0)
发表于 2019-11-12 16: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它们,伴我走过童年

  奔跑,嬉闹,成长在乡村土地上的我,年复一年地过着循环往复的日子,有着永远做完的事。那单调枯燥的童年记忆里,小动物的样子没走远。
  春季,是农村家庭最重要的时节——一年之计。田里开犁,地里播种,无一处不是希望。家里头等大事要买小猪,布(孵)小鸡,把耳朵放尖点,听听可有放鸭子的过来,那时大规模的作坊少,都是纯家庭式的孵化,饲养。父亲也会留意哪只老母鸡有“窠、窠”的叫声,等它做鸡娘,已拣顶大的鸡蛋留着在。
  在望着放老母鸡窠(把鸡娘轻轻抱下地,让它喝水、吃食)的日子里,有点迫不及待。小鸡终于啄破了壳,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又一屁股坐了下去,有时歪倒一边,再努力站起,成功。春寒料峭,温度不够,父亲用稻草点着烘热木盆,等温度适宜再将小鸡轻柔地放进去,名曰“烫黄子”。它们拥挤在盆里的暖和处,欢快地“唧唧”叫着,有老阁一点的,会大胆地走去啄食撒在盆底的细米,点头阁脑的。看着它们差不多颜色的黄(花)毛,笨拙的小黄脚,心底里欢喜。毛茸茸又呆又萌的小动物,对童年的我很有吸引力。
  换毛后,长成“林(年)”的鸡就不好耍了,不光它们有怪气味,重点我家差不多年年都有大白公鸡,父亲很不解:“附近没有白公鸡,家里没有白母鸡,哪来的?”(旧时人家的公鸡都早早做人情了,仅留一两只过年接祖。)我们是两个生产队的屋基,鸡在各家门口敞放着,“过三十六”的人家有白鸡,它们“漂洋过海”地相遇了。
  还是说让人头疼的白公鸡,白公鸡是骁勇好战的特种鸡。有事没事就骚扰其它母鸡、公鸡,一般的公鸡都弃权,打不过的多;路过它旁边的豚、鸭,也要啄一两下,甚至追赶,直到它们飞扑进塘里。刚开口叫的白公鸡头子,真是公鸡中的“战斗机”,连大老人都攻击,吃过几次亏,才长记性。这些是小事,可它爱啄小孩,特别是穿红花衣服的小女孩,小孩只有跑为上策,它在后面全速追击,头、颈子上毛立着的,眼睛锁定目标,松垮着翅膀,两个脚不沾灰地跑,把人撵得哇哇大哭。它越撵越上劲,转过一家门口,又越过另一家门口,冷不防,被在门口休息的公鸡完美拦截!一战又起,白公鸡的胜数多,到底是侵犯了领地,不恋战,小孩脱险了。有只白公鸡最可恨,老是打促猛子袭击,不声不响地走到小孩身边,跳起来就是一下,一个小女孩的上嘴唇被它啄豁了一小块。这样欺负人,自然就告到父亲那里,父亲算计着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才舍得做了人情。有的女主人把公鸡的嘴巴杪子剪秃,父亲从不这样。
  有个晚上,家里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本村子里的人,打着手电筒过来,说是儿子“摊鬼煞”了,方士说要公鸡冠上的血做什么用,强调要白公鸡的最好,我家的白公鸡有威名。父亲端来煤油灯,帮他们在鸡蔡里找了半天逮到,接着是声嘶力竭地长叫。后来听说那人好了,不知是不是白公鸡的功劳。
  相比鸡,喜欢小豚小鸭多一点。小豚全身淡黄,有的额头上有一小撮调皮的黑毛,小鸭的绒毛偏暗点,黑毛多在尾巴梢上。有时间我就自告奋勇地将菜叶切得蒙细,加入半熟的饭米生子,拌匀送到它们面前,看着它们高兴地享用。吃饱后,它们会歪着小脑袋,睁着黑亮的圆溜溜的小眼睛看看我,眼里饱含着愉悦。小动物对小孩和对大老人是不一样的,虽然不会人的语言表达,但它们的眼神和愿意与小孩亲昵的动作泄露出来。
  鸭子长到那么大时,就要赶到塘里去,一则家里的粮食不能再供应它们了,二则听说下塘后的鸭子长得快,它们可以逮水里的小动物(父亲说成“活食”)吃,能早早下蛋。冬季九天里的雪花水腌鸭蛋,下火能力强,比药过劲,搞双抢晒出火毒的我体验过,灵!
  大家都在塘里放鸭,鸭子一看到有人到塘边洗菜,就从宽阔的水面浩浩荡荡地游过来,指望可以捡到或抢夺到菜吃。有次洗葫芦,边洗边在塘边耍,葫芦在水里是悬浮的,仅露少许头部,用手轻轻一按,就在水中上下跳跃,顽皮地与我互动。日后读到陈所巨老先生的洗葫芦诗,他把葫芦活化成了一个蒋脸的孩子——探头探脑,很新鲜,撩人心弦。水中的葫芦甚是灵动。
  看葫芦也看在水里觅食的鸭子。它们将嘴伸到塘泥里,叼起泥里的铁壳螺蛳或小河蚌,马上头颈朝天,吞下猎物,我的目光追随着鼓起的“颈子”,一点点地向下滑动,消失在素袋处。很纳闷,人的眼睛进了水,就容易生病,鸭子为什么不呢?盯住最近的一只鸭子,水上和水下的眼睛不一样,一旦进入水里,就有一层白膜自动覆盖眼睛,若眼睛一半入水就盖一半,可透视的,自配智能潜水眼镜,好厉害!鸭子在岸时,喜欢钉着一只脚,扭着颈子、嘴巴偎进背上的羽毛,眼前有时放下帘子(白膜),边小寐边放哨,一遇异常,就钻到塘里。那时塘里的水不是特别清澈,但粉白中可见尺余深的塘底,后来洗衣粉和化工用品泛滥,一去难复返了。
  鸭子嘴在泥里劳作,大半个身体插入水下,尾巴直指天空,两只脚不停地划水,以保障嘴的工作。也有太投入,专注于水下食物两脚用力过猛将自己弄翻的情况,当时蒙了。乍以为遭到偷袭,慌忙向四周一看,放心后,扇动两下翅膀压压惊,再大叫三声定定神,继续作业。
  豚不好养,很娇气,在水里呆长了会生病。它们吃不照荤,纯素食者,像鸭子那样吃螺蛳就会死的。听大人说,鸭子肚子里有“化骨丹”,所以坚硬的螺蛳壳都消化得了。难怪了,又有邻居晚上去我家,说是家里人吃鱼卡刺了,很痛苦,要将鸭子倒拎起来,等它流出涎,用碗接着,给卡刺的人喝下,可化解。听到就恶心,不知道人们对动物的依赖,还有多少奇思异想。
  另一个素食的是鹅。鹅的传说玄乎——能看见鬼,在没有人时,鹅猛烈地叫,一定有龌龊(鬼魂)来了,汗毛直竖。小时讨厌鹅,它们有铁嘴功,喜欢钻(第三声)人,钻小孩时多,很得人嫌,鹅是群攻性动物,看到有一个同伙发起进攻,其它的立马群起而攻之。厌恶的是,鹅还有铁扇功,一对大翅膀扇起人来生疼,好在鹅不像白公鸡爱撵人,拖着庞大的身躯,跑起来的速度叫人喷饭。
  富不丢猪。一个家庭不能不看猪,小养猪要挑得好,有的会吃能睡肯长,有的不会吃还老拱圈,打坏猪食盆,养一年根本达不到预期。不会吃食的猪,狡猾地把嘴探到猪食盆底,拣食沉在盆底的饭粒,主人在一旁拿着棍子,生气地一打:“从浮头七(吃)!”“从浮头七”也成了桐城人打趣的话,不拘谨人之间,有时会见机捣雀一下。
  看猪要采集储备猪菜,人吃不完的问菜(空心菜)割回来养猪,与问菜一阵回家的是趴在菜上的青虫。有圆滚滚的、头上一对小尖角的肥胖大青虫,节状身体,腹部每节上有两个脚,挨排的,行动起来每一节都在推动,似轻风吹波浪,缓缓的,漫不经心的。而小青虫迅疾得多,前面一小段身体腹部每节上两个脚,等长的最后一小段也是如此,中间长度是这两段的和,没有脚,悬空的。行进时,头抬得高高的,仅后段的脚固定在物体上,大半节身体做扇形移转,察看形势,选择好方向,放直身段,着陆,稳住,后段的身体快捷地前进,前、后有脚的两段身体很快并拢,中间部分随之拱起,对折,这时虫子像镜子内外的胖“L”,再抬起大半个身体,走下一步。小青虫四分之一的身体配置动力,后驱的,半个身体只需克服重力,不受摩擦力影响,高效不少。有限的关注里,生得这样讨巧的动物不多见。
  童年时,觉得乡村生活无趣。后来看到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与大自然接触少,也不知他们有怎样的童年回忆。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江面梭影  在2019-11-13 21:3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1177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桐城网 / 樊茂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439

2011年度优秀版主论坛建设终身荣誉管理勋章新中国成立70周年

QQ
鲜花(112) 鸡蛋(4)
发表于 2019-11-12 17: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鸡小啊的事说起来一箩筐,现在的孩子不懂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微信:fanmao01

51

主题

223

帖子

832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32
鲜花(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22: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苇过江 发表于 2019-11-12 17:20
小鸡小啊的事说起来一箩筐,现在的孩子不懂

谢谢老师!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桐城网创办20周年庆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