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26|回复: 5

[小说] 明月照清影

[复制链接]

28

主题

140

帖子

254

积分

文都秀才

Rank: 2

积分
254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11-3 14: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楼敬桐网!

点评

为了作者文章楼层的连续性,只好在这里留言了。期待更精彩的后文!  发表于 2020-11-7 23:05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0 收起 理由
南风醉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28

主题

140

帖子

254

积分

文都秀才

Rank: 2

积分
254
鲜花(0)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4: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人物命运多舛,但我会尽量写得开心点。好了,话不多说,开始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28

主题

140

帖子

254

积分

文都秀才

Rank: 2

积分
254
鲜花(0)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4: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第一章)

李家有女初长成  王孙公子争相逑

  听阿娘说,我出生满月时,正好国师前来拜访,看见了还在襁褓中的我,大惊失色,道:“这孩子面相不凡,将来必定是人中之凤,只可惜命薄了些,恐怕寿缘不能长久。”阿爹忙问:“可有化解之法?”
  国师摇头晃脑道:“女孩子命薄,若能当男孩子养,倒能改变命数,至于能不能完全化解,还要看她造化。”
  因这一番话,自小,我就不穿裙子,不学习针黹女工,日日坐着阿爹的轿子去太学院里听课。
  太学院里,都是皇亲贵族的子弟,为了不让人识破身份,我的阿爹也不认我是女儿,说什么,我是他远房的表侄,把我打扮成一个小书童的模样,穿白长衫,戴着圆形的“包头巾”。我后来才知道,那包头巾并不叫包头巾,而是叫冠。
  在一干绾冠的子弟之中,尤以赵佶最是招摇了,黄金丝带盘梳的发髻之中,居然还嵌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矢车菊蓝宝石。早就听阿爹说过,矢车菊蓝宝石出自吐蕃,而这些年,随着吐蕃王朝的崩溃,他们早已与我朝断了交往。因此,宫里留存下来的蓝宝石,就变得少之又少。如此珍贵稀罕之物,赵佶戴在头上到处追逐打闹,也不怕掉下来。
  平日里,在课下遇见赵佶,他身边总围绕众多师兄弟们,有的捶肩,有的打扇子,还有的递瓜果……一个一个心甘情愿做着他的奴仆。
  也不怪乎师兄弟们殷勤相待,谁让他是皇上唯一的嫡亲弟弟呢?在最讲究血统的皇室,他确是一个尊贵的存在,一出生,封为王,官职已不能再高了。我若是男子,拍他一下马屁也无妨,若他念我马屁拍得响,将来提拔我一下,或者在皇帝哥哥面前美言几句,我也就前途无限了。可惜,可惜,我只是个女子,想做官是不可能的。
  在赵佶的马屁精名单之中,有二个人顶顶有名,一个叫李纲,将门之后,使得一手好枪法,当个马屁精屈才了。还有一个叫文武,名字起得好,可每年文考武试,他都全院倒数第一,也是个特珠的人才。
  院里课程丰富,还经常举办活动,什么雅集诗会摔跤狩猎蹴鞠冰嬉等等,大凡是京城男子会的社交本领,我们都有学。私下里,我们还会斗鸡走狗,谁输了就要去吃柠檬。当然,赵佶是不会吃柠檬,他若输了,吃柠檬的必是文武。
  就这样,我在院里混了数年,一直默默无闻,也没有什么好朋友,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简单快乐。直到有一天,阿爹送给我一只鹦鹉,我给鹦鹉起了个名叫“妙语”,每天,妙语见我放学回家,就会欢迎道:“小姐回家了!小姐回家了!”
  我若早上想赖一会儿床,它还学小丫头知了的声音,细声细气道:“小姐,你再不起来,上学又要迟到了。”
  总之,有了这只鹦鹉,我的生活多了很多的乐趣。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本月十五放假,太学生们在丰乐楼聚会。平日里,这样的聚会我是不会参加,怕与同学接触太密切,不小心暴露身份。但,这次不一样了,我决定,要带着我的妙语亮亮相。
  一上楼,妙语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它实在太漂亮了,一身翠绿的羽毛,根根都闪闪发亮,只要有人敬酒,它就助兴道:“来呀!行个酒令!”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28

主题

140

帖子

254

积分

文都秀才

Rank: 2

积分
254
鲜花(0)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4 10: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佶特别高兴,叫人取来纸笔,说是要画一幅鹦鹉图。
我素知赵佶字画功夫了得,当下也欣欣然,还主动帮着他磨了墨,那个时候,我哪里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画完了,他大手一挥,道:“李小六,这幅画上归你,妙语归我了。”
“什么?”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问。
赵佶嘻嘻哈哈道:“怎么,你还不愿意?”
这个人太好笑了,拿一幅鸟的图画,居然要换我真的鸟,还认为我会乐意?我赶紧摇头,斩钉截铁道:“我不会把鸟给你!”
“这可是平王爷的画,还抵不上你一只鸟?”有人怪声怪气道。
“别不识抬举,小心平王治你个大不敬之罪。”又有人跟着帮腔。
那些同学们听了这话,一个一个也不甘示弱,纷纷加入了讨伐我的行列之中:“就是,太小气了,不过一只鹦鹉,有什么舍不得?”
“一只鸟而已,平王还以墨宝,这买卖不亏呀!”
“对对对,平王爷的字画,放到街市上卖,可是能值千金呢?”
“李小六,你真是不识抬举!”
“……”
我被一群同学围攻,真是又气又急,欲要逃跑,赵佶抢先拦住去路:“人可以走,鸟必须留下!”
“休想!”
我冷哼一声,一手提鸟,一手作势砍向赵佶左肩,赵佶闪身躲过,我哪里是真的想和他交手,不过虚幻一抬,迅势欺身向前,不待他回身反击,我已飞跃下楼。
赵佶何曾受过这般愚弄,顿时恼羞成怒,大叫道:“李小六,我不会放过你!”
我才不要理他,拔腿狂奔,赵佶追着我跑了二条街,眼见着家门在望了,我的后腿忽然吃痛。赵佶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人,居然用小石子偷袭我,害得我不由自主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我手上的鸟笼,跟着也摔了出去。
“扑楞楞”一声响,我趴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我的妙语飞走了,飞走了,它真的飞走了!
追上来的赵佶也没料到是这样结果,他看着我,脸上表情讪讪的,然后,他伸出手来,想要拉我起来,我气的将脸转过去。
哼!我与赵佶的仇,算是结下了。
从此,我再看见赵佶,就会朝他翻白眼,我的白眼功夫越练越厉害,能将眼皮全部翻过来,这后来,也成了我一项绝技,惊艳了所有和我有过节的人。
赵佶得了我的白眼,他自然会报复我,每天,他不是往我的书本里塞一个死蟑螂,就是往我身后扔一只死老鼠,我并不怕蟑螂和老鼠,直接给它扔出去。
赵佶见蟑螂和老鼠都吓不倒我,不由也是索然无味,再见我时,他竟然立刻往回倒着走。那样子,仿若我是那脸上长了十八颗痣,外加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棺材店老板。当然,他不待见我,我更不想搭理他,白眼一翻,掉头就走。
如此俩俩相厌,我以为,这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凡事总有意外的时候,这年岁末比试武学的时候,真是不幸,我们竟然分在了同一组。
若论文学,我在太学院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平日里的课本,只读个一二遍,我就能背诵如流,基本不用费心,也能轻轻松松考个第一名。然武学方面,就有点差强人意,骑马射击,样样都落在人后。所以,当我看着赵佶轻扬的嘴唇,一脸不屑的样子,心中真是憋足了气。
比赛开始,或许因为紧张,我整张脸都在发烫,烧得眼睛耳根都红了,拽着缰绳的手,更不知道怎样使力?赵佶遥遥领先,不时的,他还站在马背上亮个大鹏展翅,或来个俯底捞月,赢得周遭喝彩声连连。眼见着终点越来越近,赵佶得意洋洋回头看了一下我,大约是觉得相差甚远,他干脆躺在了马背上,悠哉游哉的享受着日光浴。我暗暗咬了咬牙,心头计算这中间的距离,一步一步都算准了:“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二百步……够了!”我兴奋的使劲拍了一下马屁股,那马突然吃痛,扬起四蹄狂奔。在赵佶惊诧的目光里,我飞快的越到了他的前面。那挂在终点辕门上的大红绸花,此时正好约五十步开外,我搭弓射箭,一击正中绸带,绸花悠悠坠落,待我到达辕门时,不偏不倚,那花,正好落入我怀中。我高举大红绸花,对着一众目瞪口呆的皇家子弟兵,放声高呼道:“我赢了!”半响,场上方响起了唏嘘的掌声。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28

主题

140

帖子

254

积分

文都秀才

Rank: 2

积分
254
鲜花(0)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0-11-4 10: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冷淡的反应,多少也有点让我尴尬。但,这和接下来发生的事相比,实在也算不了什么?赵佶用他无耻的行动,再次向我证明,我赢他,真不是明智之举。或者,追溯根源,我当初就应该配合他一下的,看见蟑螂的时候,应该装着尖叫起来,看见老鼠扔在后背上,应该当即就昏过去。如此,他就会有征服的快感,也就不会记恨我了,更不会对我发冷箭了。
我抱着大红花儿,一脸嘚瑟的坐在马背上,只听得“嗖”的一声箭响,四周便归于一瞬时的宁静,然后,便是哄堂大笑。也不知有什么好笑的?我歪了歪头,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发冠,那支从我背后放出的冷箭,其箭尖已经完全斜刺进我的发冠里。我能看到了,是闪着阳光,有点刺目的箭柄。我懊丧的抓住箭柄,一把扯了下来。这,我不扯下来犹可,一扯下,发冠当即从中断裂,头发完全披散开。
“哇啊!”不知是谁发出第一声惊叹?
接着,从四面八方发出的惊叹声,嬉笑声,嘲讽声……铺天盖地,朝我席卷而来。我的耳朵轰轰作响:“李小六真是个小白脸。”“嗯,早说了,就是个小白脸。”“小白脸生成这个样子,不是姑娘都可惜了。”
“小白脸!小白脸!小白脸……”
这些臭男人,真是有眼无珠,看不出我是个真正的女子,倒还笑我脸白?难道,他们都没有听过,一白遮三丑,我脸白,才美着呢?真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不和这些没见识的臭男人计较,我撕下自己的衣襟,弄成了一根发绳,将头发随意的盘起,继续抱着红花,仰着脸,用不屑的眼神,回应众人的嘲笑。
这件事后,很快传入了阿爹耳中。阿爹便严令我不许再去太学院,他怕有人看出我的身份,到时,就不是我的脸太白的笑话,而是关乎阿爹的脸面了。毕竟,男女同堂读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阿爹而首创。这事搞不好,是要落人口实。
想来,还是我脸白惹的祸。于是回到府里没事儿干,我就喜欢站在园子里晒太阳。一开始,阿娘还不让,说女孩子皮肤白,是许多人想求还求不来的事,到我这儿,怎么成了罪过?但后来,她也不管了,整日在房里抹眼泪,原因是阿爹新娶了一位姨娘。
阿爹阿娘结婚快二十载了,因着阿娘身体不好,这么多年,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们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对我可以说是宠爱无比。谁成想,这半路上,怎么又杀出一个姨娘来?
很快,这位小姨娘就有了身孕。一夕之间,我的阿爹整个儿改变了,他不再来我们的可馨小院,也不再陪着我和阿娘一起吃晚饭,更不会再摸着我的头,眼里都是满含的笑意。阿爹,我最亲切温和的阿爹,好像就此忘记了我们母女。莫名的,我就这样失去了阿爹的疼爱。别说阿娘想到这一层,自是伤心难过,连我也是凄凄然同感。
说起来,我们李家也算是历代书香门第。追溯到太祖爷爷那一辈,就是韩公门下名徒,出了个翰林大学士。祖爷爷更是官居一品,掌管太学院,当朝天子,都曾经是祖爷爷的学生。我的阿爹,则拜在苏轼门下,是本朝最有名的苏门“后四学士”,阿爹自幼便熟读文史百科,著作颇丰,才学之名远扬,皇上亲笔御点,封他为大博士,继续掌管太学院,为皇家子弟讲书解道。
阿爹这样的有识之人,也没有免俗,他想要一个男儿延续香火,便置我阿娘于不顾。那时,我就在想,将来我选的夫君,必是要与我一心一意,方才圆满。
我可怜的阿娘,因为伤心过度,完全变了一个人,只要抓着我,就啰嗦个没完没了:“六儿,再过半月,你行及笄礼,就可以做回女子,也该学学女儿的样子。”“咦!你怎么爬到树上了,快下来。”“啊呀!你又偷偷溜出去,还一身酒味?”“……”显然,阿娘将注意力全转移到我身上,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阿娘每日都要点评一番,再配以各种感叹之声,以达鞭策之效果。弄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越发在家待不住。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