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60|回复: 0

[桐人家谱] 袁国义:我与族谱“共婵娟”

[复制链接]

2

主题

3

帖子

4

积分

文都童生

Rank: 1

积分
4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1-3-16 09: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族谱“共婵娟”
——我与族谱的故事


  如果有人问:先有蛋还是先有鸡?惭愧,回答不了。又问:人类从何而来?将向何处去?不好意思,说不确切。再问:你是谁?从何处来?父母亲来自何方?祖父母姓甚名谁?根在哪里?很幸运,这些难不倒我,因为我们有《卧雪堂族谱(双河坂)》!
  我有一位同学(为了保护隐私,且以W代称),是关系非常要好的那种,从小学到中学到插队都在一起,直到他被招工我参军才分开,但从没中断过联系,风风雨雨半个多世纪,至今依然过从甚密。这些都不重要,要紧的是如此密切的关系,他的家人(包括已故的)我大都认识乃至熟识,而他家庭成员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一直拎不清,或有时清楚,有时又迷糊。
  W同学天天喊的“爸爸”“妈妈”其实是他的姑父姑妈。那个他叫舅舅的男人才是他的生父。生母自他出世后再没照过面。姑父是南下干部,二人没有生育,先前抱养了邻家一女婴,这便是W同学的姐姐,后又收养一女婴成了W的妹妹。大都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凑成了一家。为避免生母“打扰”,姑父姑妈主动举家下放远离省城,跟随水电大军辗转各地。之后生父母离异,不久生母离世。W同学知道“舅舅”是生父,却从未叫过他一声“爸”,生父似乎也不希望他叫自己“爸”。这不难理解,自己的亲姐成了儿子的“妈”,怎好再叫自己“爸”?伦理障碍非同小可!直到若干年后生父去世从炉膛里出来,W同学才不由悲从中来撕心裂肺喊了一声“爸”,此刻他已听不见,用不着有什么忌讳。周边知情者无不为之动容。
  W同学时常艳羡地望着我说:你多幸福啊,在父母身边长大,老母亲至今还陪伴你左右,四世同堂,其乐融融……想想也是,W同学的老家在哪,根在何处?母亲长啥样,因何早逝,安葬在哪?一概不得而知。这种迷茫与疑虑追随他数十年,甚或伴随终身。W同学心有不甘,退休后,他四处寻根问祖,为此不遗余力,却一无所获,不由感慨万端,怅恨不已。对于常人来说,也许再平常不过的事,可对于W同学来说,或许穷尽一生终不可得,怎不令人扼腕?!
  族谱的功能当然不仅仅限于寻根问祖,“理上下、辨左右、识踪迹”,更重要的是承前启后,治家齐国;教化子孙,造福乡梓;敦亲睦族,凝聚血亲;以及记录家族史,为方志和正史提供有力支撑和佐证等等。而它的举证功能让我体会尤甚并获益良多。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国企员工最后一批退休顶替工作开始了,女友的父亲决定退休让她顶职。问题也就来了:准岳父户口上的年龄小于实际年龄,距政策允许的退休年限尚差几个月,而上级主管部门说差一天都不行。失望之际,准岳父说他族谱上的年龄肯定符合政策,只要找到族谱就有希望。时间紧迫,事不宜迟。迎着料峭春寒,冒着蒙蒙细雨,我和女友踏上了漫漫寻族谱之旅。
  夜幕降临时分,我们在一陌生小站下了车。不见一个行人,只有风雨相伴。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寻着灯光敲门问路,终于在午夜前找到了女友的姑姑家。次日晨,姑姑撑着雨伞领着我们在泥泞乡间小路上走了约两个时辰,这才迈进了女友的叔叔家。叔叔沉吟片刻后说,族谱还是解放前修订的,早就失传了。我的心不由一沉。叔叔随后又说,不过听说某村某某老人有一本,是他藏于陶罐埋在地下才躲过了历次浩劫,所以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平常看一眼都难得,更别说外借了。但见我们狼狈不堪可怜兮兮的模样,叔叔还是穿上雨衣骑上单车冲进了雨幕中。午后时分,在我们焦虑企盼的目光中,一身泥水的叔叔回来了。只见他急切切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小心翼翼在桌子上摊开,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本厚重发黄的《宜萍甘氏族谱》……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族谱。
  族谱拿到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族谱上准岳父的名字与现用名不一致,怎么办?叔叔想到大队开个证明,可大队干部都到公社开会去了。等我们风雨兼程赶到公社,他们已经散会回去了。这下真傻眼了。叔叔摇着头说,公社他不熟,实在无能为力。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硬着头皮找到公社办公室一位管大印的干部,刚说明来意,一支烟还没递过去,他竟二话不说就为我出具了证明……
  赶到火车站,已近黄昏,当天已经没有返程的客车。焦急的我向车站值班人员说明情况,如果当晚不赶回去,就赶不上单位的送审报批了。值班员同情地点点头,让我们到值班室煤炉旁烤火,他独自去了站台。约莫半个时辰,值班员在门口招手,把我们直接送上了一列货车的守车……
  事后,我在庆幸的同时一直感念在心。如果不是叔叔勤恳忠厚善良人缘好,这族谱是万万借不到的,否则,叔叔也不会千叮咛万嘱咐:尽早归还,不能有任何闪失。如果那位管大印的公社干部不是急人所急,特事特办,只要稍微刁难从中作梗,后果难以想象。如果火车站那位值班员不是设身处地替他人着想,真心实意为旅客服务,千方百计排忧解难,结果很可能白忙活一场!冥冥之中我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族谱——这一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遗产,它像一座闪耀着人文关怀的灯塔,引导着我们一路前行,尽管磕磕碰碰险情不断,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心想事成。原本对族谱一无所知的我,自此对族谱刮目相看,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并将永世难忘!同时,也激活了我对本家族谱深深的渴望与关切,这种情思,久而久之,便幻化为“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相思与祝愿,并长住心间。
  皖桐袁氏乃“德祖丰功,贤孙兴旺”之一族,幸逢国势日盛,理应顺势而为。《卧雪堂族谱(双河坂)》在中断七十又五载之后,在“迁徙既久,族系难辨”之际,终于有精英举旗,有义士相助,有众人“拾柴”,实乃家族之大幸;尤其是孔城“双河坂”支系与“练潭”支系联姻合璧,实乃有见识,有胸怀,有境界之谋略;特别值得一书的是将续宗谱与建祠堂纳入“一体化、两步走”之系统工程,不畏时艰,统一规划,精心部署,实乃有抱负,有担当,有豪情之壮举。我等游子“感佩之至,笔舌难宣”,唯有遥祝合谱成功,家族兴旺;宗祠巍峨,前景辉煌;“卧雪”精神,世代弘扬!
(注:国年兄嘱托作序,实在愧不敢当,写了以上文字,也许不伦不类,聊表对本家族的祝福与敬仰之情!)


      2021年1月31日袁国义 拜撰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