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6|回复: 0

[散文] 浸没在高原阳光中的松赞林寺

[复制链接]

5639

主题

1388

回帖

1万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1392
鲜花(22) 鸡蛋(0)
发表于 2023-11-16 14: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浸没在高原阳光中的松赞林寺



                                                                                                 ---- “云南漫步”系列之十


                                        二O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星期六)


                                                          (一)


早上起床后,在旅馆房间看日出。旅馆楼房下面是平房区,平房区另一端是低长的山岗。
东方天空,一小片是半个圆金色,落在灰黑的长长低山岗上。突然一条光线泻出,有几秒无法正视。
左边的低云被照亮。有点微黄。二三层楼高。
出现一分钟纯金色光团,中心白。
走到西方窗口。普通城市水泥楼房,一个扁斗笠式的棕黄色山在小城尽头,它上面有些棕色的雾气,右边是雾气。阳光照亮了我视野中的三分之一的楼房。
我竟听到了几声公鸡的鸡叫声。这绝对是县城早已遗忘了声音。
我再回到北面偏东的房间。
太阳己是一个核心,无法直视,只能扫一眼这个亮圆。它被大几倍的光团包围。北面那儿云,神奇朝东有三十度宽视角悬空楼房上方几米,它上方整齐如玉石,它上方的云面长刀切出了墨黑的山顶切条。
地面有升起一点点光雾。这一片楼房楼顶上的太阳能水箱一个个被照亮。再看西面那面山,己经变成了粉棕红色,大部分雾气已经散去。
8:12,太阳升有一丈高了。
那一条神奇的玉龙,变模糊了,下面粘到楼房上,并挡住了山岗,它上方的天空变青白色。而西方棕红山的三分之二高度上,有一条水平黑带,那一定是我没在看见云的条带投下的阴影的功劳。
8:16,太阳光团变小,全白炽,它左边有一段白色光雾浅黑色的影子。
我要结束今早观看日出,准备今天的行程了。

(二)

现代的游记困境之一在于人类的好奇心。你写黄山,一年七千八百万人去了黄山旅游,几年下来,大家几乎都去过黄山。大家也几乎都来过云南。这些来过绝大部分的人,会对你写的云南游记,连扫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10:25,前往松赞林寺。3号公交车前往。阳光灿烂照在高原浓色彩装饰的小城的街道上。
10:38,乘景区大巴。进入景区。松赞林寺鲜丽的色彩,屹立在低山形成的山窝中,前方是一片平缀山麓,背靠小山,左边是香格里拉县城小平原。一个背向阳的小世界。
这里与老百姓住家小镇很像。阳光正灿烂。一个山坡的小镇街道。参观“卓康参”。一名义务当导游藏族小伙子说:藏族没有“烧香还愿”的说法。
喇叭们右臂露出。院子是方的,屋子是圆的。这里喇叭是家庭供养,所以这些房子各式各样。八大康参。每个村都有神山。
走到台阶上大寺庙的小广场上。这是高大一排方形建筑,阳光灿烂,并不让人感觉压抑。奇怪的是方形建筑门面上有大尺寸的黑色帐帘。汉族寺庙,绝对看不到这样的黑色的布帘。
进入庙内。高大的寺庙内部空旷,七盆清水,用了七大透明塑料泉水瓶代替供奉,功德箱变成了微信扫描微信支付。这一点上,藏寺真的是与时俱进了。
随着人类生活水平本质性的提高,人类的幸福程度提高了,佛教和各种宗教似乎开始被现代城市冷落了。我们会觉得宗教中人类的童年时代编的童话故事里,总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这大厅的方型,我很喜欢和欣赏。那阳光从顶部的玻璃天窗落下的光柱,落在这方型大房重色彩装饰上,让人印象深刻。
从大厅走出来,觉得阳光真的很灿烂,不过走快点时,还是有些气喘呼呼。
这里不时的有黄头发的外国人走动。看到披着红色的半裸一个肩膀的从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喇叭,成排坐在地铺毯上,有口无心翻着古老的经文并念着,我更多看到的是一种愚昧,内心深处充满着怜悯。我真心的觉得,一个现代社会的中一个人的一生,真的不该在这里度过。
12:58,走下小镇模样子的房屋建筑,到了前面寺外的放生湖。这是一小片沼泽湿地。有木栈道环绕。这是另一种农村乡土气息的味道。木栈道外有两排落叶树,我顺时针绕着湖边走。湖中有一片干枯色的草甸,阳光明媚。各种各样野鸭子和水鸟在叫,树林中的麻雀也在叽叽喳喳叫。这一片沼泽地,让我有回到江南抛弃了农田水泽地的错觉……
左边有约二十米高的黄草皮山岗隔着寺院。
13:07,计划将下午的时光消磨在湖边。这两周高原行,对体能还是消耗很大的。坐在休息亭中,听麻雀吱吱叫着。这围着沼泽湿地路线长度为2210米。海拔3280米,这又是世上的另一种世外桃源。
西南方几里路不高地方,刚才那个小伙子说有一个天葬台。人类另一种消去自己在地球上最后存在的方式。我知道了这个天葬台存在之后,使这种世外桃源变得有些不安心的感觉。偶尔看见那个位置,心生畏惧。
这里的天空色彩,太纯粹了。
这种时间上的放空,是从这片土地亲近高原。

(三)

这次自由的云南行,差不多是最完美的方式。
阳光灿烂,不远处的天葬台,始终是一个心里阴影。
我不是唯一的绕湖转着走的人。一个藏族家庭两个大人带着三个孩子,也绕湖走。
空气中有远处鸟儿啁啾声。风有时在耳边吹得呼呼作响。我走几步停几步,面对一片沼泽地的枯草,天晴朗的不行,阳光灿烂的不行,四周空旷的不行,这是人生难得的放空状态的一刻,无喜无悲……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
左边几层楼高的小山,稀稀的有不大松柏绿色苗,小山是三角形,先隆起后再平展环绕到松赞林寺方向的土山岗,使这一小片沼泽地有与世隔绝的空间……
心静如水,日光如水,这也是另一种田园式的香格里拉。又有四位藏族妇女,从我身后走过。面色平和。我想起来了,那个英国人凭空想象的香格里拉的世界……如果他此刻来到这里,发现与他梦想的地方,真是太一致了……
这高原山丘围出的一小片阳光中天地,枯草阳光,不远处有一个悠久历史的藏传佛教寺庙……
路左边坡面上还有一小片土地…
约翰·缪尔说,优胜美地的鹰嘴崖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教堂。我得说,这一片土丘围起一片沼泽地,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寺院,因为风儿在我的耳边轻轻呢喃着佛经……
我走到西侧向东看:那边有更高的山墙式灰山,绿色麻麻点点的植物在山坡上,它庇护着赞布林寺。
前面环水面小路,是正在施工水泥路面,我只好翻过两层楼高山丘走到另一侧。这里有一片更高山岗围出的小平台,有土地和村庄。这山丘边有云南沙蕀,树枝特制的黑;有柳树的朝上的红枝条,与内地垂下柳条相反方向发展,它们的枝条与纯净蓝天对比,色彩对比无比鲜明,风中摇摆起来是另一种别样的风情和风景……
到了公园门口,在一个佛教的文化展示厅,看工作人员介绍佛教中的天堂地狱的宇宙模型,这在现代学过物理的人看来,变成了旧时代的童话故事。我当然不会当真,更不会较真。只是在我们未来将要达到的生命终结的目的地,生命变无,我还是已经感到一丝丝寒意,甚至是不甘心。
宗教场所真的是人类区别其他动物最基本特征之一。
西方宗教改革第一代领袖认为,人的生命是一种恩典,一种神的恩赐。佛教认为人生来就是苦,尘世不得值得看重,以求得人们对于自己死亡的接受。
中国孔夫子的儒教,从头到尾都是认为人的生命是一种恩典,要入世,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要活得精彩和充实。

(三)
3:20,返回市内。晴空万里之中只有一片孤云……这高原蓝天中,让我想起,柳宗元“晴天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名句,我现在第二次将它改造为“一片孤云蓝天驻,便引诗情到碧霄”……
打的到机场。阳光灿烂里的黄色小平原,真的让人心生留恋之意。机场很清静。我又碰到了上次去泸沽湖途中见到的一对女蜜闺。她们这几天去了梅里雪山,而且还十分幸运地看到了日照金山式的日出……
真的可惜,我没有看到这样的“日照金山”式的日出日落。否则,我就有机会为这个世界尝试用文字描述一次啊……

21:11,飞机开始滑行。
21:15,起飞。
这下方很快只有机身下方点点灯光。我在46A46B。绝大部分地区是黑色的。
21:23,我原以为很快看到下方一片黑。事实上,飞机下方一直有像天上星星一样的点点灯火。这也是与其他地区不同的特点。
终于看到一小片如一只小船一样的灯光。
21:29,看到一轮红红的亮块,开始我以为地面上城市亮斑,很快我意识到那是月亮。
21:31,月亮的水红色退去了不少,变得有点黄红色了。我真高兴飞机上灯一直没有亮。
21:33,机舱内的灯光还是亮了。
21:34,有一片灯火,不知道是丽江还是昆明。下面又出现了一个军舰式轮廓的灯光密集区。
21:38,月光下有一小片反光,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机翼的反光。
机翼下月朗星稀的光点。
很少有这么平静的空中飞行,我的心很静。
21:42,飞机开始转弯。月亮落在机翼下方,从前面与机身夹角60度视角,变成与机身120度左右视角。下方出现一条海洋深处荧光动物一样亮的灯光点亮……
飞机一直在转弯,月亮又回到机翅前方。下方有长长的一列灯光,接着地面再变点点光亮。
星星灯光从来没有在地面消失。这真是现代文明巨大的力量。这里没有在太平洋上有纯黑海面的颜色。
我热爱这里疏疏灯光的大地。前方地平线有线状灯光。
云南的山水,虽然充满了野性,却从头到尾弥漫着人间的烟火气息,充满了人气至少我们走过的景区是这样的。这里是人类家园中的残留的野性。这是为什么每年数亿游客愿意走向那里,她使我们暂时忘却我们江南江北平面地区的生活环境的地方,这不是约翰·缪尔书中的荒野,因为这里绝大部分地方都是人迹踏到的地方。这这不仅从飞机上看到的灯光就可以看到。即使在福建,我们夜里飞机上看到的大部分地面一片漆黑,而飞机下云南大地却是萤火虫式的灯光,虽然稀疏,却无成片灯光盲区——这些山区人类踏足踏遍了绝大部分地区,虽然人口密度不高。

21:51,月亮再次落在机翼后方渐渐看不见了。飞机应当朝西飞去了。
出现一条被灯光照亮的道路。
大地灯光变多了。出现廻形别针一样地面道路灯光。一个黄色弯曲了大道,在地面上像一条黄色的河流……
没想到我与昆明云南,还是这样有缘分。前方出现今夜最大的一片亮光片。出现更亮白光大道,成X型。一条一段光路。即将再次回到一个文明中心之一的地方。
22:00,到达机场。
飞机滑行。再次看到月亮。月亮仍然只有一丈高。
飞机真是伟大的不可思议的交通工具。机场海拔2080米。
飞机滑行了十分钟。机场够大的。


吴砺
2019.11.16















楼主新帖
吴砺,桐城人,生于1963年,1979年就读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1997年曾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任访问学者,其后在硅谷工作。回国后一直在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已申请了五百多项国内外专利,并于2004年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过第一本散文集《西海岸之》。2011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瞬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