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68|回复: 5

[随笔] 父亲和我的前世今生(下)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1263

帖子

1849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849

我是老兵

鲜花(60) 鸡蛋(0)
发表于 2018-6-21 15: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曙光 于 2018-6-24 10:36 编辑

05.父亲对我的部分处罚
父亲对我的好,需要自己认真去体会,然而他与我的诸多处罚,却是历历在目、恍如就在昨天!当年村里的老人,或是同龄的玩伴,如今每每说起那些陈年旧事,仍是止不住地乐!
反正我现在已奔五,皮也扎实了,所以不妨与大家分享一下,父亲那些年与我的有趣处罚。不过,这些都是我在初中以前的故事哦。
“放火犯”的故事
大约十岁前的一天,我与几位玩伴在生产队的牛棚里,点火烧稻草,差点引发了火灾。
父亲知道后,对我没打也没骂,而是做了一个木牌子,上书“放火犯”三个大字;然后,用草绳反绑双手、插上木牌子;再由同龄的玩伴,牵着我游行全村!同时,还要大家一路高喊口号:“打倒放火犯王曙光!”
其情形有些像《红色娘子军》里的“南霸天”,正在接受人民的审判和批斗!当天在村里,我被从南游到北、从上游到下,大人们均是觉得可笑;而在我们那个年代,每家每户孩子众多,所以我当时的身后,全是成群结对的孩子们,大家一蹦一跳地、人人嬉笑并欢乐着!
抓石子的游戏
在我的小学时期,有一种抓石子的游戏。具体的游戏玩法如下:
1.选择七颗一般大小的石子,整个比赛分为两轮结束。
2.第一轮由操作者先撒开石子,然后自己选出其中的一颗,再按照1:2:3的比例抓起;第二轮在石子撒开后,则是由对方任意给一子,然后按照3:2:1的比例抓起。
3.每轮中间没有悉数抓起,或是有失误,必须交予另一方进行操作;若是悉数抓起,则是放于掌心,再用手背接起石子并计数。
4.每轮合计数字必须正好是二十,少了需要继续完成;多了则算炸死,然后按轮重新开始。
5.两轮比赛中,先期完成的一方是获胜方,同期完成的则算是平手。
这种游戏无需成本、玩法简单,而且对于时间和场地,也没有具体的要求,所以当时颇为流行。另外,大家玩此游戏可以不分性别,随时席地而坐,便可以嗨起来。
可以说我在小学时期,对此游戏有些沉迷,以至于在一个夏日的白天,被父亲发现了N次。记得每次见到父亲,我都及时歇手,而他当时也没有任何的表态,结果晚上就悲催了!
当天晚饭后,父亲心平气和地嘱咐:“儿子,去捡几个石子回来,开始抓子吧!”
我乖乖捡回几颗石子,然后老实说道:“爸,我错了,以后再也不玩石子了!另外,今晚老师布置的作业,我还没有完成呢!”
“作业的事情不用担心,明天我去给你的老师说清楚,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将石子抓好!今天不行,明天接着来;明天不行,后天接着来;实在不行,书也可以不用念的,一直到抓好了为止!”父亲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一边出门纳凉、聊天去了。
明知父亲已经走远,但我却是没有任何的敷衍想法,真的装模作样,石子抓得“哗哗”响!
刚开始,除了父亲以外,全家人都感觉挺好玩,奶奶笑、母亲笑、姐姐和妹妹还挤眉弄眼地笑!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没人笑了,也笑不出来了!奶奶和母亲是心疼,姐妹们则多是同情!
时针指向夜里的十二点,全家人均已上床休息,而我仍然还是坐在地上:抓石子!其实,当晚家里的每个人都没有睡好,因为室内捂风(当时可没有空调和电风扇),我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并伴有石子不停地碰撞声!最可恨的是蚊子,寻着汗味便来了,可是给了我足够的“红包”!于是我一边抓着石子,一边打着蚊子,但听石子的撞击声,打蚊子的“噼里啪啦”声,声声入耳!
偶尔我有所停顿,但闻耳边响起父亲平和地问话声:“儿子,怎么停下来啦?”紧接着,“噼里啪啦”之声再起。
奶奶开始骂父亲,他不做声;母亲也劝父亲,他还是不做声!
要说最心疼的人,应该是奶奶,她见父亲不说话,便劝我起身睡觉;要知没有得到父亲的许可,我则是断断不敢停下来的!无奈的老人,只好站立一旁,用手中的蒲扇为我扇风、驱蚊…
其间,我曾报告说:“爸,我石子抓够了,以后再也不玩了!”
问道:“真的?免得以后后悔,再抓一会!”
大约夜里一点多钟,我第二次报告:“爸,我这回是真的抓够了,保证不再玩了!”
“记住自己所说的话,睡吧!”父亲睡意朦胧地答道。
被“解放”的感觉真好,几颗石子随手扔出好远!至于后来嘛,我真的再也没有玩过抓石子的游戏!
除夕之夜的“奖赏”——三个板栗子
新店位于桐城的东北方位,这里以前是当地人民公社的驻地。但见有一条古老的街道,长约千米,街道两旁商铺林立,算是一个热闹的商业集市。
老街的尽头,是一条近千米的新街;在新老街的结合部位,则是这里的繁华所在——一侧地势较高,是公社卫生院和粮站的所在;对面则是公社政府、供销社、新华书社、学校和邮政局的驻地。
八十年代初期的一个春节,父亲在新店粮站参与单位值班。当天值班的正式职工有三人,另外还有炊事员(尹大姑)、小丁姐姐的新婚丈夫(姓叶,在本地食品站上班)和我,总共六个人。
年夜饭后,大家打扑克娱乐,尹大姑一边抽烟说笑,一边为大家端茶倒水;我则乖乖坐在小丁姐姐的身旁,观看着扑克牌。
当时玩的是五张牌,可吃可碰,好像顺子牌、同一色、四带一这些都是比较厉害的…只知道小丁姐姐的牌一直很好,我看着心里高兴,也想表达自己的心情;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对方抓了一手好牌,我不禁高呼“我的个儿啊!”——这是本地人的出口腔,意思是赞美或感叹;然而若是由辈分较小的人说出来,则是有点没大没小的意思。
话音未落,只听“嘣”地一声,父亲随手在我的脑壳上,给了一“板栗”!
微缩着脑袋,我立马变乖,但还在那里静静观看。时间接近午夜,泪水干了,心情也好了些;对方又是一手好牌,我心里激动得不得了,于是再次脱口而出“我的个儿啊!”
结果可想而知,又是“嘣”地一声:又是一“板栗”!
在我们那个年代,小孩子挨家长的揍,那是常有的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我的第一个“板栗”,大家也没太在意;但第二个“板栗”下来,大家便开始安慰我,并劝说父亲:“孩子这是出口腔,对牌不对人,是没有恶意的!况且今天是过年,孩子不该打的…”
父亲解释道:“正因为是过年夜,他的年龄是大了一岁,而不是小了一岁,所以更应该长点记性、学会礼貌!”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有疑问:“这个小孩子,脑壳估计有问题,连续挨打还在身边待着,难道不能回屋睡觉去?”
其实这个疑问好,那我得好好解释一下:
首先,那个时候物质生活贫乏,而过年却是所有孩子们,最为快乐的时光。
其次,家乡有着“守岁”的习惯,所有孩子们的除夕之夜,基本都是通宵疯玩、不会睡觉的。
另外,当时没有电视,也没有其它任何的娱乐、或是可以玩的人;再说面对空旷的粮站晒场和冷清的房屋,一个人回房睡觉多没意思;而这里大家都在,多多少少还是蛮热闹的!
所以噙着泪水的我,仍然选择静静观看。
眼看天色有些微亮了,我再次见到了一手好牌,可惜没能搂住兴奋地心情,终是忘形说出“我的个儿啊!”
毋庸置疑,自然一声响,自然是得到了第三个“板栗”!
除夕之夜,得到了父亲的三个“板栗”奖赏,我真的没有怨恨!因为他很少打人,怪只怪我当晚太得意忘形,有些口不择言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却是彼此的距离太近,为接受“板栗”提供了方便!
为了证明没有怨恨父亲,年初一的清早,我便殷勤地端着搪瓷托盘,前去食堂的水井边,清洗茶壶和茶杯。结果因为托盘没有放稳,导致洗好的茶具尽数摔碎…
手拿空空如也的托盘,呆立于房间的门外,隐隐感觉大祸即将临头,却是不敢进门!
谁料父亲发现我,简单了解情况之后,仅是摸摸我的头,同时轻语道:“回房间吧。”但不多会,他便买回了一套全新的茶具。
这就是我的父亲,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像一个谜,令人又敬又畏!
06.父亲的故事
俗话说“一日为兵,终生是兵!”父亲也有部队情结,我便时常能够听他讲起,部队时期的一些故事,尤其是关于许世友将军的一些军中趣事。
雨花石
八十年代初期,父亲有幸出差到了南京。他当时四处寻找过去的老部队,然而因为时间太久,加上部队的建制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最终遗憾返回。
回到家中的父亲,手拧一个沉甸甸的包,打开一看:里面仅有极少的食品,剩下全是五颜六色的光滑石头——雨花石。
对于好看的石头,大家也有些兴趣,当得知这些石头还是花钱买来的,奶奶笑骂:“好个‘烧包‘的东西,好不容易出趟远门,却花钱买些不能吃、不能喝的石头回来!”
父亲认真答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因为石头上面的颜色,是由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浸染而成!”
这种具有特殊意义的石头,不仅家中人人有份,而且很多的亲戚朋友和村里的人,也都或多或少有份。
学历和文凭
前文说过,父亲当年从省轻工业学校直接参军入伍,却因为差些时日,所以未能如期毕业。
八十年代初期,国家开始重视学历和文凭,父亲参照当时的相关文件,由省教育厅和学校补发了文凭。那些时日父亲很高兴,并且鼓励我要努力学习!
耿直爽快的性格
父亲的性格耿直而爽快,一生不说假话,全是真话和实话!这就影响了他的事业进步(好在他对仕途没有兴趣,唯愿踏实做人做事),也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但他热情仗义、帮扶救困,却又赢得了多数人的尊敬和喜爱!
我有一位堂叔,平常与父亲相处甚好。有一年,堂叔与邻居之间产生了矛盾,结果两家都来请他去评理。
父亲依据实际情况,却指出了堂叔的不对;堂叔听后自然不高兴,认为自家兄弟偏袒外人,结果兄弟之间好久没有来往。
电视机
1983年的春节前,父亲买了一台14吋的黑白电视机——上海产的“金星”。这不仅在本单位是第一台,而且在全村也是第一台。
电视机在当时可是稀罕物,当然价格也不菲,大约需要八百元上下,相当于父亲两年左右的工资。为此,奶奶再次批评道:“真是一个不会过日子的‘烧包’!”
尽管当时的电视节目少、信号差,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的观看热情!
记得在家放电视的时候,里面挤满了人,若是晴好的天气,只能搬到院子里。大家观看的时候都很认真,只有电视节目结束,但看满屏的雪花点出现,方才依依离去。
来家里看电视的人多、热闹,这是一件好事,然而还需要贴茶、贴水、贴烟等,因为这是正常的待客之道。尽管家里人对此没说什么,但很多人开始不好意思了。于是,有了变通的方法——
开始有人邀请:“能否把电视机搬到我的家里去放?”同时,对方还请父亲去吃饭、喝酒。结果父亲自然同意,邀请的人更是开心。
当时的场景是:多个日子的傍晚时分,邀请的人抬着电视机走在前面,沿途招呼大家“今晚请到我家看电视啊!有烟、有茶、有瓜子!”父亲则是笑吟吟地跟在后面…
撒网捕鱼
八十年代初期,父亲买了一张撒网。他常常喜欢早晚出去打点小鱼,然后与大家开怀畅饮,关于这点爱好,他单位的同事和身边的人都是记忆深刻!
因为我从小生长在农村,所以对捕鱼也很有兴趣。于是,我在十四五岁的年纪,也会常常偷偷去撒网。
其实,有过撒网经历的人都知道,网子有没有人动过,一眼便能看出来!因为网花会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尤其是像我这种没有经验的,大洞小洞就会更多…
好在父亲没有怪罪和反对,先让我在空地上练习撒网,并教些拉网的技巧,以及捕鱼的规矩,譬如家养的鱼儿不能要,只能收获野生的鱼儿等。最后,他还教我学会了补网。
07.走前的潇洒
父亲的一生充满苦难,却是永远的光明磊落!我和姐妹们的唯一遗憾:就是父亲走得太早了,未能让我们这些孩子略尽孝心!
七十年代中期,父亲因为胃病原因,胃部被切除了三分之一。
1985年的春夏之交,父亲在上班的途中遭遇车祸,后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治疗,终还是落下了双手的残疾,以及一身的疤痕。
1987年春,不满五十岁的父亲提前病退回乡,但闲不住的他依然热爱劳动,譬如养殖鸡鸭和种菜等等。
1991年春节前,七十八岁高龄的奶奶,因为煤气中毒而失忆;但坚强的奶奶最终走下床来,其间没有生病,直至2000年的7月12日安然去世。
1991年的前后,父亲的身体出现了疼痛的症状,虽有医院的多次检查,却是不肯住院进行治疗,因为他不喜欢医院的药水味道!更是因为在车祸之后的治疗期间,住院实在是住怕了!
1992年的7月中旬,坚强的父亲疼得扛不住了,在大家的劝说下,终于同意住院、接受治疗!重病的父亲走出家门,仍不忘潇洒地告诉乡亲们:“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此脚迈出去:要么走进鬼门关,要么好好走回来!”
父亲的病情发展太快,令人始料不及——
第一周,他还带着我的母亲逛过安庆码头,并细心介绍沿途景致。因为他从部队转业后,就在安庆市区上班,所以非常熟悉这里。
第二周,他只能在医院的大院内走动了。
第三周,他只能在病房二楼的过道里活动了。
第四周,他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父亲的主治医生与姑父以前是南演医院的同事,并且二人相交甚好,所以对方谆谆嘱咐我:“小王啊,你父亲是胃癌和肝癌晚期,估计时日不会太多;老家的规矩我知道,任何人都不想客死他乡,所以…”
匆匆将父亲转院到了桐城中医院,三五日后,再转至桐城市医院。此时,父亲的疼痛变得更厉害了,需要开始注射杜冷丁;先是两天一支,然后一天一支,再后一天两三支都不够了…
父亲病入膏肓,身体彻底垮了!本来身体不胖的他,如今更是瘦骨嶙峋!——时间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此时的赛跑,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父亲一生都是开明的、潇洒的,更是讲道理的!但在最后的几天里,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我们开始为他准备后事,并问及他最后的心愿“是什么?”
他不说话,眼里噙着泪水(据科学研究,男性在去世前基本都会流泪,而女性流泪的比例却是极少…),后来干脆别过脸去,谁问都不答!——或许,他是在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或许,是在等人猜出他最后的心愿!
大妹妹来了,仅仅问了一句:“爸,您想回老家吗?”
父亲听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嗯嗯啊啊”,并频频点头!
原来,父亲最后的心愿是回家!好在我们几个孩子做到了,完成了父亲最后的愿望,否则必将后悔一辈子!
当天下午回家,父亲见到了熟悉的故乡、慈爱的老娘(我的奶奶),他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踏进家门的一刻,父亲的心情明显不错,并与大家有着清晰地交流——这是内心强大的表现,这是心愿完成的结果,这也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父亲这次的清醒状态,保持的时间较长,约有三个小时左右;随后的他逐渐进入昏迷,直至当晚凌晨两点前后,安然辞世!
父亲去世时,仅有五十多岁,他从离家住院到辞世,整整100天。面对父亲的英年早逝,家人们肝肠寸断、悲痛万分!好在此时的奶奶已经失忆,否则仅凭白发人送黑发人,以及那无法割舍的母子之情,定会让人揪心、令天地为之动容!
迄今26年过去,父亲的形象和影子,永远在心目中栩栩如生!并且感觉父亲一直未曾走远,仍然活在我的心里!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2 收起 理由
风清扬 + 2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87

主题

380

帖子

1846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846
鲜花(10) 鸡蛋(0)
发表于 2018-6-21 17: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父亲的感情在作者的笔下缓缓流淌,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回忆岁月,怀念故人,家风就是金不换的不动产。问夏好!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桐城网站建设

183

主题

1263

帖子

1849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849

我是老兵

鲜花(60)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7: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6-21 17:20
对父亲的感情在作者的笔下缓缓流淌,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回忆岁月,怀念故人,家风就是金不换的不动产。问夏 ...

感恩老师的最高褒奖,致以深深地敬意!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53

主题

378

帖子

516

积分

桐网贡生

Rank: 3Rank: 3

积分
51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6-27 20: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老人,是我的前辈,致敬!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53

主题

378

帖子

516

积分

桐网贡生

Rank: 3Rank: 3

积分
51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6-27 20: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单位的前辈,很好的老人!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1152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桐城网 / 樊茂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436

2011年度优秀版主论坛建设终身荣誉管理勋章

QQ
鲜花(75) 鸡蛋(4)
发表于 2018-6-28 17: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父亲都是我们第一个崇拜的偶像,尽管他们终将苍老、虚弱,甚至会离我们远去,但记忆却不会随着岁月斑驳的年轮而磨灭。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微信:fanmao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