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3|回复: 0

[散文] 西雅图虎山行(下)

[复制链接]

962

主题

978

帖子

1980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1980
鲜花(1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5 16: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雅图虎山行(下)

                                                                                                                     ——我的西雅图之旅



    我在网上看到诗人流沙河的文章:“我为什么说,只有美国才是中国最好的朋友”(流沙河(1931-),原名余勋坦,诗人、作家。http://www.m4.cn/opinion/2015-02/1262350.shtml))或 我眼中的美国人流沙河《学习博览》 2008年第3期


“我比在座各位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注:此话讲于2005年)。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

我要告诉大家:我的经历告诉我,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的好朋友就是美国人。

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列强中只有一个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

抗战时期山西有一个“铭贤学院”迁到我的家乡成都来,这个学校是和美国欧柏林大学挂了钩的,欧柏林大学有个“山西基金会”就是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山西基金会的钱就用来资助办铭贤学院,从30年代创办就是用的这个钱。后来抗日战争了辗转数千里逃到我们家乡,我们家乡最大一个姓曾的地主,他主动把自己一个寨子腾空,全部免费借给这个学校。这个学院就这样一直办了下来。政权更迭后它就变成了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然后跟美国交恶,这个钱就没有了,一直断了数十年。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欧柏林大学的山西基金会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一个27岁的小伙子到中国大陆来,找到中国政府。政府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你们国家从前有个铭贤学院还在不在?大家告诉他这个铭贤学院从建国后就迁回了山西,在它的基础上办了山西工学院和山西农学院。然后这个小伙子就去找,找到里面一些老教师,果然证明这是事实。考察后他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话。

过了一段时间,美国方面就正式派代表来,说是要接触你们原来铭贤学院、现今是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的人,要拨一大笔款给他们。你想我们这边的官员听说有美圆来,那个积极性之高啊,马上把工学院、农学院的党委书记、院长都找来。但是一接触,没有发现一个真正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人。美国人说你们来的都是官员,我们要见铭贤学院的人。怎么办?最后才想起山西农学院有个右派教授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于是去把这个扫厕所的老头找来,说让你加入我们这个代表团,你走在前面。结果从此以后每年20万美圆就没有断过,10万给农学院,10万给工学院。

这样大家才知道,尽管中断了几十年,但这笔钱美国人一分钱都没有动,全部拿来存起连本带利增值了几十年,现在就能够每年拿出20万给这两个学校。这是我一个在铭贤学院读过书的朋友讲给我听的,我听了当时就哭了。

八国联军中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其中最恶劣的有两个,一个是日本,日本把我们赔的钱都拿去制造武器再来打我们;第二个就是俄国,极其无耻贪婪。而不久前我读一个清朝派到美国去的人写的笔记,当时的美国总统接见这名外交官时曾表示:有两个国家想要侵略你们,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俄国。贵国受列强欺负,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是同情你们的;我们希望你们要强大起来,一个强大的中国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

诗人毛病就是天真,想到那里,就说到那里……


                              (四)


    走在山道上,有小鸟啁啾细亮的鸣叫声。现在最美的是山道上空的蓝天白云……这一片树林多是刘伟刚才说的Alder。从树丛空隙中可以看到山下有一个小湖……

    来到一片树干像毛竹竹林一样密集和笔直的杉树林。这杉树真的很高,似乎有十几层楼房高。它们树所在山坡上显得特别,尽管树很密,但树林很高的位置才有水平树枝,使得森林似乎特别的空旷,干净利落,只见密密的直立的树干,有一种特殊韵律美……

这是一大整片杉木林,很像国内的杭州和西湖水杉树的树林,不过范围大很多,树也高得多。整个直立树干,使山坡上视野开阔轻松。不知道这是不是红杉树……

最神奇的就是散落各林中的十几株约半米粗、二三米高到六七米高的朽坏杉树的暗红棕树桩,它们在满山坡上可能有五六十米高的年青的更纤细杉树树林中,显得色彩鲜艳和粗大,特别的引人注目;更神奇的是,这些朽腐的不规则的树桩上顶上,都长有青翠的枝叶繁茂一两米高的新树苗,树苗绿色与树桩的暗红棕色色彩搭配特别艳丽,形成无与伦比的大自然中国式的盆景造型的美……

它们使我想起了黄山上那柱弧崖上松树------“梦笔生花”……

现在从山顶树丛中斜照下来的阳光,在整个杉树林树干上形成一段一段斑点,如成群直立身体的银环蛇身段……

右边山坡上,有一株地面上的满是郁郁葱葱叶片的小树,被山顶方向漏下阳光照亮,成为整个空旷的杉树林山坡上最眩目的视觉中心……

    路边上方,有一棵约两米高五六米宽的小枫树形成单层的鲜艳的绿叶屏风,在空旷的棕红杉树树干和红土坡的世界中,树形显得格外结构优美,风流倜傥……

    透过密集的杉树林树干,可以看到山下远处的大地上的一片青蓝色的树林中,有一片白茫茫的湖面……

    好一片令人耳目一新、神清气爽、直冲云霄的杉树树林啊……

到海拔560米处,山道两侧又是杂树林。刚才一段杉树林中山道,应当有上千米以上。

我不时仰望山道上方的天空,它不时闪现的空间美感,让我如痴如癫……真不知谁能帮助我们描述,这千变万化森林小道上方由树梢组成的天空图案的美感……

    海拔640米处,山道变窄了,一段段的木头框成一米见方的土台阶。现在走到山脊上,到山的另一侧。山道边树变杂和变矮了,不过十来米高了。

    一株细黄叶小树上,结有细小的鲜艳红果子,刘伟说,这是Harker beery,可以吃。我尝一粒,果然很爽口。

   东方地平线上,露出一长条淡黄绿色横卧着的平台般山峦;近处有向右斜向向上的山峦。山色尽收眼底,亦是平和。

    现在的山路两侧都是灌木树为主,太阳在南方,我们也向南行走,十分轻松,不一会儿就到了最高点:一片树林五六米高,围住的直径十米左右向南微斜的空地,碎石覆盖这片地面。这里已有一对年轻情侣坐在这里。

    这里海拔760米,我们今天走了5.9公里山路,我从手机可以查出这些数据。这真是一次轻松的美国登山之旅。

    阳光淡淡地照在脸上,山顶树都是不高的塔形松树,使山顶显得很温磬。朝西方向树林有一片约三十度视角的缺口,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两长条蓝色的森林带,南北走向,有一长条白云在天边……

    陆续有零星登山爱好者到这里。有两位高大的头发花白的美国人和刘伟聊天,我远远的为他们拍了几张照片。看得出来,刘伟是真正的溶进了美国人的社会,只要看他们之间聊天时站立的姿势和放松的神情……

    一阵山风吹来,松涛阵阵……

    人生难得的真正放松身心的一刻……


                            (五)


    下午3:15,我们开始下山。

    这山上的树真是太高大上了,太修长了。现在下午的阳光从山下的方向照过来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登山点标明这里是西虎山——我们从西边上山的,现在太阳从西面完整地照着我们下山的山坡和山道……

    回头看山道,山上很静谧,我不知为什么总被这山上森林中的景色深深的感动,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这种感动和幸福……

    下午的阳光斜横照在森林中,阳光似乎照亮了整个右侧山坡上,一切看上去都很放松……

    树林上方的风一阵一阵吹过,众树叶哗哗声响,如溪水般流过……

阳光时隐时现,几乎垂直地照亮山坡上大片成排的白色赤树的树干;路边树干上有黄绿色成团发亮的绿苔藓,还有闪着白光的黄绿色的树叶……

山风阵阵晃荡着整个山林……整个世界在歌唱……

    风中的山林,树干上的白斑,树叶上闪烁的光点——最生机勃勃的光与色的跳动……随阳光时有时无,色彩变化无常,色块与光点完美的配合……仿佛森林中的灵性,驱使有强大生命力森林色块和光亮流动着,尽情的喧泄着……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今天如此癫狂状态,向我这个路过的陌生人,表演他们的色与光交响曲……

    瞬间即逝的森林的美,不知多少年才会再见他们……

    我是语无伦次了……

这森林中的光点,在明暗交错中闪烁;风吹动流水般的森林声响,似乎他们集体醒来,在自鸣自唱,使你与他们物我交融,到达了神志恍惚的大自然美的最高境界中……

森林集体在演奏《森林第九交响曲》,使你也变成他们合唱团中一分子,只是你的心在歌唱……

    叶片反光,阳光照射路边树林中明暗不定,光色斑斓;灰白色树枝树干在不远处山坡绿色屏风间隙中晃动——梦一般的在抒情,摇曳多姿……你感受到了森林的空灵……你分不清,现在是森林客观本来面目,还是你对此刻森林的主观印象,还是这两者在此刻已经交融成为了一体……

    真可惜,我真的无法将这一刻视觉所感受到的美感和心灵的感动用文字表达出来……当年,莫奈在花园中一定感受到了同样的感动,但他用他的画笔表达出来了,即使仅表达了千分之一,但却把他感受到的美,以画面的形式永恒地留在了人间……

    这光色共舞的世界……

    我觉得今天下午我才真正理解了十九世纪中下叶,西方国家印象派画家那些伟大的作品……

    当你想用文字描写一个山上树林的艳丽,你会发现你完全没有这种才能……

    现代的彩色摄影风景照片,特别逼真,为什么反而没有十九世纪印象派画家的、在外行看来似乎胡涂乱抹、色块斑点风景画让人感动呢?

    我们在森林中看到的无比感动的风景,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绝大多数看上去是灵性尽失,平庸和俗不可耐,毫无美感……

    为什么?人类的出色小说和电影,同伟大风景画一样,显得出让我们感动的画面……

    我突然意识到,人类的眼睛,是抓大放小、有无比强大的、天生的美感过滤器,自动地简化我们看到的世界,对绝大部分的内容视而不见,如同我们在大街上节日拥挤人流中,突然发现多年未见的当年初恋的姑娘,你的目光会自动的对她周围成千上万张面孔完全无视……

    美大多数是简约的、简单的,如同黄山有雾部分掩去山体细节,人类才有飘飘欲仙的美感……人类的伟大画家,天生地能从大自然中提炼出大自然中让我们感动最本质的要素……彩色摄影,通常是什么都一网打尽,如同将那些在水中自由灵动鱼虾,全装进一个纸片大小的小水桶中……

    又一阵山风,吹动山林树叶哗哗响,在人类开拓的山路上,路两侧的一半树叶被阳光照亮,感受非常的奇异,在人间又不像在人间……

    我的目光最后落在路边一棵赤杨树上,赤杨树干一半灰白一半灰黑,阳光照亮了它树根边一棵小枫树,树叶黄绿明亮,又将树叶多片阴影投射到赤杨树花白的树皮上,阵风飘过,美得让你的心随着那些绿叶和赤杨树干花白的树皮上的叶片阴影轻晃而颤抖……

    不知你曾有心随大自然一起摇曳过的那么一个片刻,那怕一瞬间……我不记得,我此前是否有过,但我知道今天出现过多次……

    阳光在森林中闪烁,非人间般的梦幻……

    那森林在阳光中闪烁的光点,在风中自鸣自唱……仿佛天光闪过,让人类的心魄也随之摇曳,随之歌唱……

    我又想起了早上不多的阳光掠过绿苔树干,那片让人惊艳的新鲜亮丽的充满生命活力的黄绿色……

    哦,阳光正从路左边两米高的黄绿色枫树树枝数十片的叶片上滑落,形成成簇的白色亮斑点阵,有时它们固定在空中,有时在微风中穿行,优雅地晃来荡去……几朵白云,像大棉花团,在树隙间远处蓝天上漂移……

     这是美国山水向我发出的最感人的祝福……

今天森林中美,或许己远远超过所有印象派画家伟大作品向我呈现过的美……但她只是瞬间存在过……

人类画作虽然只反映人类感受到的美极少部分,但却永远存在那里,为我们后人提供美的启迪……多么希望,我能拥有伟大印象派画家们手中画笔一样的文笔啊……

    哦,这光色共舞的西雅图虎山上的森林……


吴砺

2018.9.21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