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45|回复: 0

[散文] 三十五周年行(一)

[复制链接]

1278

主题

1405

帖子

2623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2623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19-10-22 15: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十五周年行(一)



                                                                                           O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星期五)


    昨天下午部门例会开始前,我对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学生林磊先生说,我明天要去参加离校三十五周年聚会活动,我们当年都只是一些孩子,现在有的人头发白了,有的人头发秃了,我真的很畏惧过去。林磊轻轻安慰了我一句,说道:以后还会更可怕。

    昨晚,我醒了两次,两次梦到这次聚会。

G32410:57,朝西行。13车厢L座位,靠右边的车窗。出车站,可见右边十来里远的山中间,有一片山体被从云层中的透下来的阳光照耀,那里有些零星的房子。

    这隧道之间的空隙不时的露出的十多里远处分开的山峦,它们如草绿色的地毯披覆,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像地毯被水浸湿了一样,变成了黑绿色,它们在大地上真的是怡然自乐,从容不迫……

   看了一下刚才在高德地图拍下的福州到巢湖东站的动车运行的轨迹图,我第一次看这条路线图,发现右边的太湖形状,像极了向西南方向潜游的大圆顶水母,而巢湖则像呈V字形仰卧在母腹中三四个月的胎儿的剪影……

11:25,到达古田北站。现代化的交通,实现了人类通过交通工具迁移的高速自由化,这与普通动物划清了界限……

阳光迷散地白蒙蒙地照在隧道之间露出的不高的近山上和几公里远的山峦,这些山峦几乎没有见到崖面和岩石,全绿,安卧或坐在大地上……阳光弱弱的,山峦真是心平气和,,如李白诗中所说一样,和我一起相望……

11.41,穿过一条小河,旋即进入隧道。

再出现的是远处的三重的连贯山峦,道路边不时的出现的是几十米高的毛糙树木表面绿色山头……

天空几乎都被平溃的黄白色云层全覆盖……,

11:49,出现今天见到的第一长条峡谷中的平坦的有金色稻谷的田地……再陆续的出现不高小山之间可怜的腰带式的狭窄过道式的田地……福建的田地面积真的少……

11:55,右边山恋空隙处可以看到一条绿水小河……

现在坐动车看窗外风景,是极需要耐心等待的事情,在隧道里的时间长,不断地打断我们的视野……

出武夷山东站,出现一批茶山,让我想起了藏族女孩众多的辫子,或者草帽上一轮一轮的编织……

12:33,到上饶站,这一段山峦变远变小了。土地上的植被显得极为贫瘠,如同人的脸上的气色不好……

现在是多云,天不太蓝,近处山丘式的小山,草树都不精神……

逐渐进入更高山区,远山好看多了……

车不断在隧道中长行,山变高了,山色更绿了,反而好看……

在婺源附近的山峦,比福州附近个头小不少,矮脚虎式的,阳光中远处的山峦错落有致,独有一番风流潇洒模样……更像是大地上中型的山水盆景艺术作品,只是这花园尺寸有点大……

1:00,到婺源站。

前方到站是黄山北站……

又见山沟之间几米到十多米的蛇形的水田……山上的腐质可以被水田截留……

这里山色有些秀,不见岩石的土山……


1:15,这下午阳光中的山峦变疏、变远了,一小半松树枯黄,更多的田地和白色墙面的民居散落在树丛中……快到黄山北站时,只有远处一列山峦,占住几分之一的地平线……

半枯半绿的不精神的丘林,落在车后太阳照过来的阳光中,有悲有喜……

我的耳机中传来的是世界音乐图书馆音乐系列之一的《土耳其民谣》,有些悲凉的歌声……我觉得世界那个国家民族音乐都好听……

宣扬民族自豪感,真不是该做的事情……真正自信的国家,既无自豪也无自卑感……极度自卑的人群,才有病态的自豪感……

上帝让你落在地球上那个位置,这不是你的过失,也不是你的功劳,凭什么自豪或自卑?


出黄山站,再次进入十来层楼高的山丘之间……白墙灰瓦……

远处山峦成列变高,有阳光照射黄绿的块状分布的秀丽……只是很快动车进入长隧道内……出来道边山并不高,但很快又进入了长隧道,上千米远处的山峦落在阴影中,山蓝色,特别的秀美,只是一闪而过……

    我们这一代的动车车道,应当可以用上一二百年来……

    出隧道,快到旌德。出现一片山丘小平原……

    出隧道,远处突发出现面包山形的孤山,有如大青石抛光出来的一样润色效果,好美……

   不断出现从铁道垂直伸出再围出的山峦,一半阳光一半阴影,疏远疏朗的美色,我真的喜欢……

    秋天使山色变清淡的枯色绿色,如大自然清淡饮食一样的,我真的喜欢……

或许那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静静的在动车上,捕捉隧道之间的间隙中闪出远山秀色……

这种美让你平和心态,怡然自得……

    快到铜陵车站,出现大块金黄色的黄绿相间的稻田,夹在几层楼高绵长的老绿色的山丘之间,稻田是多块拼接,被树和房屋分开……

    再次山丘,这山丘绿色浓,山丘少的地方出现凹下去收割后稻田……

    出现这沿途的第一座有山崖的小山……

    中国古人山水画,为什么没有西方国家油画的重色彩?

    这逆向行驶的铜錂的动车风景,似乎是与我几次从铜陵到福州看到的完全不同……

    快到巢湖东站,看到平原上有两座孤立金字塔式的小山,十分奇特。

    到了巢湖东站,我并没有告诉灿平我的车次。本来不想麻烦灿平的同事,自己打的去酒店。没想到,车站门口,灿平已经请朋友来接我们了。

    我们住在巢湖远洲豪廷大酒店里。阳光灿烂,酒店崭新。

    我那位才把一直藏匿的十多天的手机拿出来给我。与我猜想和担心的一样:再次被从同学大群中被退群了。

一个靠近老年的中年人,碰到这样的事情,这种感觉真的有点复杂。

我们生命中曾经历过几次生死离别的经历,这样的小事情在心里中,其实已经变得十分平静和平和了。

    古人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奔于左而目不瞬。”我们的人生阅历,已经使我们在生活中的面临一些小事和变故时,有着我们青年时代难以想象的平和和谦和的态度。

    3:30,听到老同学林青的声音,出房间见过林青,见过陆眠华女同学。眠华离校三十五年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聚会。

先明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到了。


对我而言,这是在一个高度压力下,如履薄冰般的同学会面。对两个会场的组织者灿平和先明都是一样,我的到来会出现什么状态,我猜他们可能更是心中无数。

我对自己是绝对有数:对自己一群从小长大的发小和同学,我根本不要脸,根本不需要脸,因为这不是要脸皮的地方啊,连孔夫子都说过,你就是当了宰相,回到你的发小中,他们也不会把你当一个东西,更何况咱只是当年上海滩多少年连老婆找不到的小瘪三……

但是,我不知我那位会不会情绪失控,我不知道。因为她在北京机场没收我的手机后,看到后来我们同学在微信中写的对她的部分评论。

这种状态下,这次被退群,像一个十吨炸弹被及时地折去了引信,变得绝对必要,否则村姑再在微信大群中自由发挥一下,你能想象这会在我这群大知识分子同学中有什么结果吗……

二十世纪中国一个可能是最大的知识分子胡适先生,娶了一个村姑。一次多情的胡适,爱上了自己家乡高学历的表妹,斗胆向他的村姑提出离婚。村姑听到了,二话没说,冲到厨房,出来时一手提着菜刀,一手捏着两个儿子的衣领,对胡适说,你再敢提离婚二字,我现在把你两个儿子剁了给你看。

大知识分子胡适先生的伟大爱情,顿时被吓得烟消云散……

可是,我的七九二大知识分子的同学们,大多只念科技书籍,肯定不知道这个文史知识,更没见识的村姑厉害——秀才碰到兵,至少还有说理的机会;秀才碰到村姑,连理都没有机会说的……

    其实,她像孩子盼过节一样,盼着这次聚会。但是,我对她可能的表现,尤其是突发情况下,是否会平和,绝对心中无数。

去年我带村姑,到我老同学刘伟先生在美国西雅图家中住了一周。老同学刘伟带着我们游山玩水,好吃好喝。回到福州,我发现自己变苗条了,一称体重,发现这一段时间,我一下子减了七公斤……

    直视自己的弱点,我真是从来没有丧失正视自己的勇气。我检查审视自己的内心,我对一批少年时代共同生活过的同学,对这些发小中的每一个人都绝对没有偏见。我不敢说同等的爱他们中的每个人,我或许用“爱”这个词并不适合,或许可以说拥有通常人类对儿时小伙伴的共同有的感觉和感情。


    从上次三十周年聚会时,老同学陈炽拉我进入七九二微信群,我第一进入了微信时代。此前我连手机都几乎没有用过,一下子跳到了信息化时代。

对我来说,多年即十五年~二十年在福州,仅仅只是同自己招生录取的学生们一起做研发工作,与外界社会接触的机会为零。这些年在我的老同学凌吉武先生等一批老朋友庇护下,几乎是在超净环境生活中;而我以前的十多年研究所,我也在两位老师的庇护下工作,也是极单纯的环境,这像是云南省山里的一个在原始部落,云南哀牢山深处的苦聪人,突然被政府安置到低海拔地区,由自由散漫的狩猎民族,进入了现代人类社会生活,从原始社会末期一步过渡到社会主义,在60年间实现了从茹毛饮血到融入现代生活的惊人一跃。

这五年,我通过微信,进入了人间……




    十一长假,我在北京,看到我家里那位,在我刚加入几周的被踢出一年同学大群中,以我的名字写微信,真是吓得魂不附体,还不敢吱声……一个村姑以村姑的脾气,在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即将退休年龄的知识分子群体中,写微信……这是真正的在TNT炸药库边吸烟,放焰火。我连微信内容看都没有看,先向大家道歉。

成年人的世界中,任何公开场合的冒犯朋友们,都会是永恒的不会再逾合的伤口。正常情况,我无意中踩到朋友们的脚,朋友们生气时说的话,我绝大多数都是不在公开场合回话……那样的回话,只会永远地失去这个朋友……

我在十一长假期间,写给大学小群微信群这样的剖析自己:

“生命之树常绿,而理论总是灰色的。歌德这话永远正确。我在福建二十年,只和一个哥们对上了一次,因为专利问题。后来,他离开了几年后,我们完全和好了。其余的,倒是没有和任何人吵过一句话,因为吉武对我打过招呼,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别人都会觉得是我的话。所以我很自觉,从来不说关于公司任何一句话,没有一个人对我这一点提出过异议。第一个公司最多二千多人,现在五六千人,只要认识的除了几个老朋友,都会非常客气的叫吴老师。”

“现在写专利申请,政策有些变,可能数量级地减少,我就少弄点,总要对得起工资。我想,我还是要做妥协,将散文初稿中所有现在审过不去的文字删了。毕竟是二百万字,就是当作垃圾印成书,也是五六本书,如果做成了,自我感觉会好一点。

我想一个是将一套三四十本世界各地的游记(已读了一半),一套一百本的世界名画画集(读了六成),这两套读完后,着手进行改稿。有点爱好,就不至于碰到群里之类的小事,就六神不定,你会对自己说,我有自己的事情忙着呢。”

“本来桌上有一堆厚厚的白纸,一个人用不着多少时间弄上世界过去没有的文章,如果这文章起过绝大多数人,这其实也是蛮奇怪的事情——如果要求这个人和大家一样的感情和思考方式,这从物理学原理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人有所长,绝对会有所短——这是宇宙能量守恒定律啊。

“索尔仁尼琴是前苏联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人花了无限的努力,把他弄到美国。他到美国没有多久,由着性子发表高论,最后把美国人得罪的一塌糊涂。最后,他明白了。自己根本不适合当公众人物,于是隐居在美国一个小镇的山中,十几年这个镇的居民全体保守秘密。十几年中,没有一个记者找到他的住所。”

“文学上的才能,多是悲剧性性格的才能。七九二谁能在一个不欢迎你的家庭中,坚持三年半周末,去人家家里?世界第一蠢的人吧,事后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之前,决不会这样想,硬逼着自己做真正有损自尊心的事情,这在当年对那个家庭又是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啊。”

“我的老家当年有一个写后来改编成电影“渡江侦察记”的作家,据说他住在镇里,穿着一件全是油渍的军大衣,每天到街上炸油条的小吃店里,从来不别人说话,拿着两根油条就走,平时从来不付钱,只是偶尔放一张十元钱。被所有人都认为是怪物。

我与这位老乡相反,总是想找人聊天。所谓童心未泯,常常会像儿童一样幼稚的好表现,从来以自己为中心,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到七十岁也是不会改变,像孟宪昆说的那样,到时候老毛病又犯了——这是上帝赐予一个人一种特殊的儿童般的想象力,同时必须予以儿童的低人间烟火里的生存能力,以示造物主对所有人公平。”


“上帝给你一个不同常人的东西,从来不免费。比如说,秀才在七九二被笑话,也是应该的。我笑话七九二的才华一点都不敢发挥。一次我准备笑话七九二时,吓得罗指导打电话劝阻了。”

“我今天真正的意识到了,没有凌吉武,绝对没有吴砺今天的一点成绩感。”

“一个有点天分的人,绝对是会有不同常人的难以想象的弱点。他自己是浑然不觉。”

“这个年龄段,对写散文的人,绝对是黄金时间段。”

“没有炫耀欲,世界上就没有艺术家,就没有歌手;没有夸奖,同样几乎不会有艺术家,也不会有伟大的歌手——这是人性所致。”

“现实生活中的伟大思想家卢梭是极讨人厌的人,我看了不少书和同时代的人写的书都这样说的。才华是一定要有负面能量,如同真空中正负电子只能同时产生一样。”

“我肯定不是卢梭级别的有才华和才能的人,但我肯定是这类所谓艺术家气质的人。我有了这种认识,会先宽恕自己,大多数时候,也不会苛求朋友们。”

“我在景区看到的,绝对是比绝大部分人更敏感,我应该是一部高度敏感的探测系统。”





吴砺

2019.10.18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桐城网诚聘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