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49|回复: 1

[散文] 《在西藏高原的狩猎与旅游》(四)

[复制链接]

1606

主题

1890

帖子

3293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3293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20-1-9 10: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西藏高原的狩猎与旅游》(四)


在纳木如时,我们队伍中曾有人捕获一只幼狼和一只小狐狸,现在已经归我们的喇嘛所有。那只狼很温驯,可以当小宠物来玩,但那只狐狸则非常野。我们对这两条小生命感到 十分惋惜,因为它们受到了非常粗野的对待;但是我们更可怜那只早上在途中抓到的土拨鼠。它显然已经太老,无法从那些西藏人的手中逃脱,其中一人用棍子打中它的头部,把它带回营地。那只可.怜的小动物被一根绳子紧紧地勒着脖子,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看见它正被五六个人放在喇嘛的帐篷前反折腾。先是腹部朝下在地上拖来拖去,然后挂在一根钉子上放在太阳下面晒并用棍子戳它,最后拿在手上让那只幼狼来撕咬。我们实在无法忍受,不得不前去干预。这使那些西藏人感到很惊奇,尽管他们是佛教徒,但是他们却像其他东方人一样残酷地对待动物。一场漫长的折磨以一只动物的死亡而告终。但是人们对东方人的麻木不仁会感到惊奇,在东方人眼里,生命即是祖先灵魂的再生;在那儿,人们常常冷酷无情地把痛苦强加给一个畜牲。人们每天给马装鞍卸鞍,即使它们的脊背已经溃烂也不停止。在印度,车夫扭弯牛的尾巴,使它往前走,拉车的牲口很少有尾巴关节不错位的。这种残酷性似乎是出于妄想的需要,也有一种均衡感的需要,因为虔诚的印度教徒会用残酷的手毫不在意把-头动物慢慢杀死而不感到内疚,还强烈地谴责欧洲人为了食物而以无痛苦的快速方法把牛杀死。P189

在沿河谷往下走的途中,我们骑着马穿越于柳树和桧属植物丛中,山坡上开满了各种花,白色的是玫瑰,蓝色的是罂粟,还有像星星一样美丽的蓝线铁莲。在村子附近,豌豆和芥菜也开了花,小麦正在抽穗。沿着河谷,有不少被废弃的村落和长期没人耕种的梯田,这表明这一带过去曾经一度繁荣,人口比现在要多好几倍。这仅仅是很多这类村子中的一个。西藏四个主要的特征是喇嘛、乞丐、废墟和狗。喇嘛也许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可能还更多;据说仅哲蚌寺(Dre-pung) –个寺庙就有7000人,色拉寺有3500人;据旅行家记录,二十年前分别为9000人和5000人。从数量上来判断,乞丐的群体也是很庞大的,拉萨以及其他城镇都有乞丐们的住所,房子的墙是用动物的角装上泥巴垒成的。在哲蚌寺下面的道旁,从拉萨出来4.8 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相当大的村子,住的全是乞丐,他们是专门给寺庙屠宰牲口的。他们把牲口牵到附近的河岸边,就在那儿宰杀,四周围着上百条饥饿的狗。P197

朗洞是一个小村子,跟一座寺庙差不多,但非常庄严,有一排排用泥土和卵石建成的古代遗迹,据说非常古老。我们被让到一座寺庙里去过夜,但知道那数不清的狗不会让我们安宁,于是决定在稍远一些的地方安营扎寨。后来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到傍晚的时候,刮起了风暴,很猛烈,闪电很吓人,喇嘛们吹起了海螺和号角,要把施风暴的神给驱走,一直折腾到下半夜。我们几乎被淹了,幸好预先沿着帐篷后面的斜坡挖了一条约30厘米深的排水沟。P199

经过许多努力,我们终于在8月8日动身到塔布。我们的第一站是德庆,这是跨过吉曲河以后往上游走大约24 公里的一个村子。拉萨没有桥,要过江只能乘船,船把人和行李拉过江去,牲口则只能游着过去。发洪水的时候,马匹是根本过不了河的,划船也很危险。由于这些原因,我们不得不把出发的日期往后延,直到当地官员认为我们可以安全渡江为止。从迪吉林卡到江边要花一个小时,在那儿,我们找到了船,并准备渡江。船只是先用柳条做成框架,然后将牦牛皮蒙在框架上制成的,每只船能载十一二个人。三只船载着我们及我们的全部行李,骡子和驮行李的牲口则拴在船后面拖着,这使它们感到很惊慌和不适。把它们赶下水就已经相当费劲,而当它们发现水没过了身子,且又在急流中的时候,就变得近乎歇斯底里了。它们在水下相互猛撞、扎,弄得船只在水里来回转动,跟个四方陀螺似的,要不是船里的人死死地拽住拴在它们脖子上的绳子,它们可能就被淹死了。它们刚在急流中稳定下来,又被冲到船的下游,然后开始游泳并都安全地游到河的对面,它们欣慰地向岸上跋涉,在明亮的阳光下抖干身上的水。P208

在德庆,我们的住处在当地一个地主家给准备好了,他把他家最好的房间用来安顿我们。房子里面好像住得满满的,院落周围的马厩里有十几二十匹骡子和矮种马,像其他大多数西藏房子一样,马厩上站着20多只狂躁不安的鸡,至少有十来条狗,跟其他西藏狗一样讨厌,整天整夜地叫唤着。我们发现,最近被任命为康区总督的鼎民夏本还在这儿,他是两天以前离开拉萨赶去上任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在途中赶上了他。陪同他的是一支大约由 100人组成的护卫队和一支军乐队。队伍打头的是一面特大的黄旗和其他公务徽章。所有的士兵都骑着马,大多数的马脖子上都有一串铃铛,走起来响声震耳欲聋。夏本骑马走在队伍的中问,有个人在前面给他牵着缰绳。我们骑着马陪他走了一会,最后超到他的前面先行一步,因为我们还有更远的路要走。我们继续沿着吉曲河谷走,有时走水边,有时爬上陡峭的悬崖。山坡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什么颜色的都有,其中最显眼的是一小株玫瑰红的樱草,那是一朵绽开的鲜花。石缝里也开满了花,蓝色的罂粟花到处都是,还有一大株蓝色的龙胆根。在田野的边缘及山坡脚,绽开着一株高大的深蓝色的翠雀花。P212

8月24日,我们回到了拉普索。当我们再一次越过沙布山口(Sabu La)时,看见了雅鲁藏布江北边雄伟壮观的雪山。拉普索笼罩在浓雾之中,而被雪覆盖的山顶从雾中升起,好像这些雪山就在山谷对面似的。第二天早上,我们接着走下山谷。在拉普索宗下面 8 公里左右的地方,我们穿越了一片宽阔的冲积平原,这儿有良好的灌溉、耕作条件,麦子已差不多成熟,几天以后就可以收割了,村庄掩隐在一片结满果实的胡桃林中,树枝被桃子压弯,垂到路上。我们现在来到了布拉玛普特拉(雅鲁藏布江)河谷,滔滔的江水映人我们的眼帘,咆哮着从狭窄的河床一泻而下,时而猛撞这边的崖壁,时而又冲刷着对岸峭壁下长年累月堆积起来的沙砾。据说从我们离开的“荣”这个地方出发,一路上全是狭窄的山谷,驮着东西的牲口是没法走的。因此,所有的辎重必须向西转入拉普索山谷,沿着来时的路走,再到“荣”与河流会合。P225

第二天,我们顺着河往下走,来到潘达( Panda),一个只有五六幢房子的小村,房子又破又脏。因此,我们便在村子下边搭起了帐篷,旁边桃树上的桃子半生不熟,让我们想吃吃不了,干着急。我们终于碰上了一个晴朗的、星光闪亮的夜晚,而且在离开拉萨后第一次我们可以确定我们的纬度。.我们的下一程仍然要沿着河右岸走大约16 公里,路一会儿顺着水边,一会儿又升到高高的几乎悬垂于河面上的峭壁之间,一旦失脚,我们的马就会掉到将近300 米下的河里。有些路段是在峭壁的垂直面上,用树枝和石头架起摇摇摆摆的高架桥,下面用几根立柱固定支撑。大约走了4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一个河谷口,这条河谷的南边与藏布峡谷汇合,我们要经过的是北面。这条河谷,刚进去时很宽,有良好的农耕条件,种有胡桃树和桃树,果子快成熟了。很快河谷变窄,矮小的灌木丛一直延伸至水边,两边悬崖高耸。我们顺着河谷往上直走到一个名叫库鲁纳姆加尔(Ku-ru-narmgyal)的废弃的堡垒,途中经过一座寺庙,庙里的喇嘛到路上来接我们,他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庙去喝茶。我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疲惫不堪,头疼得就像快爆炸似的,于是,我们请求允许我们马上走完我们的旅程。在寺庙的上边,河谷有些地方变宽了,而且河边还有几丘麦田,我们现在又正好爬到雅鲁藏布江的上面,那儿庄稼还没有成熟。库鲁纳姆加尔旧堡垒耸立在一块向河谷里凸进的小山嘴上,在它的后面,我们看见有两三问小房子,一问大房子,那是宗本的总部所在地。村里人已经在村边一块潮乎乎的田里给我们搭起了西藏帐篷。我们自己的帐篷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要到下半夜才能到达。暴风雨已经来临,当地人提供的帐篷根本抵挡不住风暴。因此,宗本好心地把他家的一间房子让出来安顿我们。整个下午我们都用来接待宗本和寺庙住持的来访。跟往常一样,我们又收到一些礼物,包括一大袋胡桃,后来这袋胡桃成了很受欢迎的食品,一直吃到将近两个月以后,我们回印度为止。P229

译者后记

1 922年4月,应当时西藏地方政府的邀请,一支由本书作者亨利·海登率领的地质勘探队从印度启程,途经尼泊尔、锡金,踏进了西藏这块被普通人视为畏途,同时又令探险家、登山爱好者向往的土地,协助西藏地方政府,开始了长达5个月的地质勘探工作。

亨利。海登是英国人、地质学家,在当时的地质学界有一定声望,同时也是一位登山爱好者,曾担任过印度地矿部主任之职,20世纪初先后两次到过西藏。陪同亨利·海登一起入藏的有探险家、登山爱好者西泽,考森(曾与海登一起攀登过阿尔卑斯山)、印度地勘队员古加·辛格以及另外两名仆人。他们一行五人在西藏地方政府的武装护送和专人陪同下,游历了西藏中南部很多湖泊、河流和山川。所到之处,除了进行地质勘察之外,亨利‘海登及其同伴西泽·考森还对当地的自然生态状况、风土民情及所见所闻进行了详细的记录。本书是亨利。海登在这些记录的基础上加工整理而成的。

本书出自一位地质学家之手,在书中,读者也许很难找到优美的语句、华丽的词藻,所读到的可能只是一些平铺直叙的甚至稍显緜腺的描述。但正是这些朴实无华的描述向我们展现了当时他们所到之处的一幅幅真实、生动的画面。那里有一群群野鸭在湖中嬉戏,在湖边的山崖上栖息,一群群藏羚羊在绿油油的山坡上悠然自得地啃噬青草,一群群藏野驴在旷野中款款漫步,一只只岩羊在陡峭的崖壁上娴熟地攀援;在那里,一顶顶黑色的帐篷点缀着绿色的山谷,山峦上放牧着一群群的牦牛和绵羊。一座座废弃的要塞、一个个荒芜的村庄,仿佛在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在那里,农民们正举行丰收庆典,载歌载舞、欢声笑语、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在那里,沉甸甸的果子压弯了树枝,白雪皑皑的山峰之下盛开着美丽的红杜鹃。但那里也有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危机四伏的沼泽地,令人望而却步的滚滚洪流以及变化无常的气候。

毋庸讳言,作者是西方人,血管里流淌着雅利安人的血,因此在对西藏的风土民情进行描写时免不了带有“高贵种族”固有甚至使用一些带有诬蔑性的语言。我们将其原意译出并不表明我们同意他的观点,希望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要注意加以鉴别和批判。

翻译有关西藏方面的读物对于我们来说是第一次,背景知识的缺乏常常使我们在翻译过程中举步维艰。比如,原著中涉及到的西藏地名有几十个,其中大多数是将近一个世纪以前的地名,时过境迁,一些小村寨、河流的地名实在无处可查,只好按照翻译的惯例采用音译的办法来解决。人名以及职务、行政机构等名称的翻译也碰到了类似的情况。有资料可查的则按约定俗成的汉译名,其他的则均采用音译。P282”


吴砺

2020.1.8






楼主新帖
吴砺,桐城人,生于1963年,1979年就读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1997年曾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任访问学者,其后在硅谷工作。回国后一直在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已申请了五百多项国内外专利,并于2004年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过第一本散文集《西海岸之》。2011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瞬间》。

553

主题

3835

帖子

6231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6231
鲜花(42) 鸡蛋(0)
发表于 2020-1-11 08:30: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感谢分享!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