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25|回复: 0

[散文] 游甘泉雨岔大峡谷(上)

[复制链接]

1801

主题

2188

帖子

3763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3763
鲜花(21) 鸡蛋(0)
发表于 2021-1-6 14: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甘泉雨岔大峡谷(上)


                                                                             ----晋陕八日游第六天                             


                                          二O二O年十月二十五日(星期日)


                                                     (一)


7:38。从靖边县城前往延安市。高德地图指示大致朝东南方向行驶146公里,二小时一刻。

导游小朱说,今天预计行程十三小时,九小时车上。

小朱说,中共抗战八年,实际中国抗日战争有十几年。山西是俯看中原。沂口战役中,二十四万人国民党军队对十二万人日本军队。国民党军队损失十二万人,日本军队损失三万人。平型关战役,共产党军队三千人,损失一千五人,日本军队损失一千五人。

7:58, 向左,迎着太阳,沿山脚下公路行程。

大地上起伏的山峦。汽车连续下坡。山坡少许的黄色树叶,十分抢眼。

    这沿途山形,表面很光滑,巨型不规则面包形状,表面微黒。都是土山。

    8:30,从1590米降至1500米。看到这几十米到二三百米高的土丘式的山体,我总是觉得不可思议的震惊,这纯土层的黄土高原世界!

    人这大自然的最特别的生灵!这过去二百年间,人类突然认识到自己是怎么回事和世界是怎么形成的!

    我们旅游,就是看到的是地球表面宏观世界产生的美感。想想,火星探测器第一次拍到同样的地貌景观,控制室中的工程师们是怎么想的?

    8:54,休息站,海拔1150米。有白色光雾,弥漫在山谷中。

    9:08,一直有光雾,这一带不像我想象的荒凉。沿途山体上,有枯黑色的植被。

抗日战争时,陕北是在国民党防卫的大后方。

大巴车一直走在山谷之中。这山谷一直都是在光雾之中。几百米宽。

    9:31,车窗上的雾气消失了,车外的雾气也消失。我在给朋友们的微信中写道:

   “前往延安枣园。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一个特别的地方。我发现,我与公司的部分青年人对世界的认知相差太大。他们对外部和内部世界认知和理解,几乎又退回到了我们这一代高中的时候概念世界。与他们在历史方面认知,几乎没有交集,甚至认识完全相反。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两代人之间真正的代沟。”

    “过去历史上所有的革命,都是上个社会改良版。唯有社会主义运动,是对历史经验的彻底抛弃,尤其是抛弃了对资本主义的法律体系和三权分立体系的继承。”

右边一个个窝窝头式山丘,几十米高,几十米百米宽的山沟。

出现河道,有五十米宽。

    我们沿着一条小河沟边公路,进入了一个小山谷中拥挤的小城延安。

    从谷歌地图上看,延安市是坐落在二百米高山群之间的五条小峡谷交汇汇合所在地。

    参观延安的中共枣园旧址。这里四面环山,东面有缺口。它曾经是一个国民党师长买下的地主果园。1944年-1947年中共中央书记处迁居到这里。这里是带着北方风格质朴的庄园,近三角形,边长约三百米左右的平地。它是在接近东西走向的、约五百米宽的山区峡谷平原中。

    延安曾经是一种被偶像化的小地方。我们少年时代,曾被灌输太多的神话故事。如今,我们亦是接近退休年龄段,再来到这里看,发现这里只不过是人类一个住居生活的小城市而已,而且是没有地方扩张发展的小城市。

这里是近现代历史的一部分。不管你带什么心情,不管你是喜欢和不喜欢,它就是存在过,它的影响延伸到现在。

平平淡淡地看过枣园。一个类似地方割据的小集团,通过一种组织形式,成了气候。

中国社会工业现代化进程,直到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工业现代化进程才真正启动,实际上推迟了三十年。三十年对历史实在是小插曲。

    我们着急谈论中国现代历史,是一种可笑的幼稚。


美国生物学家肖恩‧卡罗尔在《一系列好运》文中说:“6600万年前,一个小行星撞到了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恐龙灭绝了。更适合生存的哺乳动物取代了恐龙的位置。如果那个小行星早或者晚半个小时抵达地球,它会落到海里,恐龙还会活着,人类就进化不了。这证明宇宙是被随机性统治着的。”

如果当年蒋介石先生没有那么心急去西安,也许就没有“西安事变”,中国现代史一定是另一种写法。

我曾在一篇散文中写道,若没有“西安事变”,现在大部分中国人面孔,会换成另一批全新面孔中国人,因为一九四九年,改变了其后青年男女婚姻排列组合。

我们现在中年人,都是这个历史随机性的产儿。

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曾经说过:“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19世纪最伟大的事件是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的发现,与之相比,发生在同一个时代的美国南北战争作为一件地区性的小事,不值一提。”

同样可以说,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发生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国共战争,作为一件地区性的小事,不值一提。

尤瓦尔‧赫拉利先生的在《人类简史》中说,一人之所以为人,最本质的原因,就是人有虚构能力。上帝、国家、货币、人权……这些都是人类虚构出来,又在人类社会中被普遍接受的故事。

赫拉利说,其实我们都还活在死人的梦里。“这些故事,几百年前发明的故事,就像共享的梦境,宗教的梦,国家的梦,经济的梦,我们仍然活在里面,这未必是坏事,但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只是我们创造出来帮助我们生活的,而不是被它们所奴役。”


                                                         (二)


我们这一代人,是赶上了幸运的高科技时代,甚至以医疗角度看,亦是如此。桑塔格1981年在接受访谈时说:

“20世纪是第一个医学真正起作用的世纪。直到19世纪人们发现细菌原理,医学干预才真正能治病救人。以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蒙骗,还有怜悯,还有技巧——还有自愈。大多数科学的医学知识,是50 年前才开始有的。”


    12:23,从延安前往甘泉大峡谷。先向西南,再转向西北,V字形路径,76公里,约一个半小时行程。

    在贫穷山谷里行走。又见路边岩石。

    玉米笼子。沿途看到的小田小地,让人着急。

    二十世纪人类己进入一个科技时代。

    我在给朋友们的微信中写道:  

“三十年对于人类文明史实在是太短。邓小平的改革。本质上就是把中国的船拉进了世界主潮流。再过一千年,看过去七十年的历史,这一段历史,就显得微不足道。

这一百多年,科技发展本质性改变了人类发展方向,使人类社会得到人人较平等的物质生活条件,有了物质的基础和实现的可能性。”

为什么二十世纪中后期,大中华地区的中国人迷上武打小说?我看到有人在文章中分析说:

   “其实,在那个资源尚还贫瘠、充满着高速发展的混乱与不公的香港社会里,坏人得恶报、好人得福报的是非分明世界,无疑为市民提供了心灵慰藉。但更深层次的心理也许是,对具有数千年封建传统和非法治文化的中国人来说,一方面,江湖的丛林法则符合中国人强者为尊的认知,另一方面,每一个怯懦无助,毫无安全感的人,实际上又都在幻想着侠义的救星,扶危济困。这种文化遗传和审美定势,与中国入骨子里卑怯自我的本能幻想相结合,才使武侠小说源远流长。”

     从延安市到甘泉大峡谷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沿着洛河上游的河谷道路,到达下寺湾镇的张家沟村甘泉大峡谷景区停车场。洛河在这里有一个几字形的弯道。甘泉大峡谷入口就是在这几字上方的北端一两公里的区域。

    入口处,四面环山的小广场,同绝大部分景点入口处一样,看不出来此地与神秘神奇的大自然景观有任何关联。

13:55,入景区。

14:16,走下钢板的阶梯,进入地下的裂缝之中。第一印象就是,同福建的大金湖的三清溪景区很类似——水流在红色的基岩里切出了一条狭窄通道。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是完全不同的地质结构,窄得多,不过是二三米到四五米宽不等,高不过二三层楼。

旋转红色凝固的燃烧火焰般的岩石造型,又像旋转搅拌后糖浆一般,岩石无穷无尽地扭转;上方则是一两米到三四米宽天空,变幻万千的剪裁出美极了的图形;天空边缘还有灌木、金色残叶杂树,在阳光里的呈现清秀的秋色……

    沟底已有人类铺的水泥路面,无水。部分弯曲的岩面,附有绿色油漆刷过般的绿色青苔。光线映亮了部分的侧曲面,部分曲面落入暗影之中——所有人,都是惊喜万分,或者是被意想不到的美景所惊吓;所有人,都是忙着用手机或者相机,拍景或者是相互留影……

    我们被时间限制,万分不舍而贪婪地看着四周的墙壁美景,边抢拍边向前冲跑……

    我本能想起了梵高《星夜》画面中星空下的植物,燃烧火焰般的舞蹈;这里红色的沙岩,就是在地缝里岩面无重量似的在时间之风中,轻歌曼舞……

我闪过一个构想:用现代激光三D测量技术,拍摄构建这条峡谷立体的数字图像,再在现代城市公园中,用三D打印技术,完全的复制这个地球上岩石最美的舞姿,曼妙的身段——让亿万人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至少迪斯尼乐园可以做这件事,以知识产权共享的方式,再分配大部分经济收入,归还甘泉大峡谷景区,这样获得双赢……

这种美景,对于绝大多数游客来说,是真正的惊艳。这个峡谷又是洛河上游,让我想起了曹植的《洛神赋》中主人翁遇见河洛女神时的惊艳……

如今,人类中只有拥有曹植同样文学才华的人,才有可能用文字,淋漓尽致地描写见到这条“桦树沟”时的感觉……

我从网上得知:这“桦树沟”,是一个北京户外运动爱好者在2017年拍摄高原地貌景观时候,才发现这个景区!

这亦是让我感叹万千:这里有几个村庄,这里的老百姓和当地官员,这些年竟然对这里美景,熟视无睹……

    网上介绍说,桦树沟全长300米,高20~25米,宽1~2米。这与我的直觉还是有差异。

这桦树沟岩石表纹层,仿佛是飘动的条纹面料般。这里光线印出的岩面色彩,非常亮丽丰富。阳光照亮了的沟顶上桦树的白皮和不多金色的叶子,在一小片曲边灰蓝天空中,对比暗室般沟里,其图像更加美艳动人。

有一块内壁瓶胆式的白红玉色的沟壁,一棵小桦树正好投下了完整的树影在上方,美得像巨大的半透明陶瓷内壁画,绚丽华贵而优雅。

  “桦树沟”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最美的是看到阳光投射的沟内上方一角,赤色砂岩绽放出橙色的光泽,让人惊艳无比……

    “桦树沟”中的光影、色彩以及钢铁般坚硬表面和风中飘动着的轻薄绸带的造型,用静谧无言的方式,向人们讲述着数亿年的沧桑经历……

    米兰·昆德拉在《笑忘书》中写道:

   “他心想,所谓美,就是星光一闪的瞬间,两个不同的时代跨越岁月的距离突然相遇。美是编年的废除,是对时间的反抗。他心中充盈着这种美,以及对美的感激。”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从沧桑地貌的一眼数亿年中,感受到我们人类生命的渺小……这些感受,日常生活中,不易发觉;旅途中,却常常被惊醒唤起……

游第二条是牡丹沟时,己经没有见到第一条沟“桦树沟”时的惊艳了。

牡丹沟100米长,宽约一米,她没有桦树沟华丽。





吴砺

2020.10.25.







楼主新帖
吴砺,桐城人,生于1963年,1979年就读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1997年曾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任访问学者,其后在硅谷工作。回国后一直在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已申请了五百多项国内外专利,并于2004年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过第一本散文集《西海岸之》。2011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散文集《瞬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