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6|回复: 0

[散文] 三十五周年行(六)

[复制链接]

1278

主题

1405

帖子

2623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2623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19-10-28 13: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十五周年行(六)



感谢向东报告,使我对整个半导体行业有着根本的认识——我两个月前,看三联生活周刊对一位中芯国际创始人采访文章,这位先生说:中国与国外芯片相差三十年水平。

我个人认为,这巨大的差距其实是好事,否则我们的尾巴会翘伸到月亮表面上去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这使我们不会头脑发热过度,这怎么不是好事呢?

最近几个月,华为成了新时代的“亩产万斤”的典范,作为光通讯技术人员,我听着外行的媒体吹华为时,如同吹现代中国农民己掌握了在水稻田种植出地球卫星一样的幼稚。一批狂热的“华为粉”……

华为真的做的不错,那是因为它是站在洋鬼子肩膀上和头上的无比勤奋的蚂蚁……

蚂蚁在洋鬼子头发上,有时是会在一些点上,比鬼子高一点……

如果它仅仅靠自己呢?我想它只有在别人鞋底高度上,从头开始努力……十年树木,百年树技术,百年树人啊……

如果鬼子们让我们在技术上脱购,也就是说,不让你沾他的身体,完全让你自己什么都自己做,华为在技术上只能达到别人鞋帮的高度,这就是技术上的现实。

任正非,在前不久说:他只是一个捣浆糊匠人,将一群能干的青年人沾在一起;我改造这句话为:华为就是将世界上各地最先进的技术和元件粘在一起捣浆糊的匠人——如果一切东西自己做,这华为十八万人,可以拿起锄头和镰刀回老家了,种地才会有用武之地……


并不是洋人比我们聪明,而是人家近现代化的比我们早一二两百年啊。学问这东西,就是要这个时间,急不来。

听说过那个中学生成为世界级的大师吗?一样的道理。

中学生犯得着与金庸比写武打小说吗?中学生的天才,可以写出王勃的诗句,也可以在全世界都金光闪耀;但是,他再牛皮,写不出金庸的武打小说,因为他没有金庸的丰富的人生阅历啊,技术不是诗句,技术的发展,就是要靠长期的阅历,才能写出来全世界都喜欢的金庸小说……

俗话说: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饶人。我把这句话也改造一下:愿意吃点亏的不是笨蛋,笨蛋那有本钱同人交换?想吃亏,都没有资格和机会啊……

一定要实事求是。技不如人,吃点小亏,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否则会怎么样呢?人家多积累了二三百年,家底就是雄厚。吃点小亏,才能沾大便宜啊……

这是村妇都知道的道理。人家用祖传的技术,多要你一点钱;防止你偷学走他最挣钱的手艺,其实是人之常情,用不着无限的上纲上线。你挣到大钱,活得精彩,才是最好最接地气……有财大家发,别为相互争气,彼此都没有好日子过。

第二讲,是七九六的陈为先生的“探索非理性的人心”。

这个话题引起了较大的争议。对于理科高才生聚集的已快步入老年的七九级的科大的同学们,让他们认同非理性在生活中的创造力的决定性作用,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老实说,我是一个非理性的行为主导了我的绝大部份生活道路和选择的人,反而与陈为先生的不少观点产生了共鸣。

陈先生著有“心火”一书。

第三讲是七九七的徐卫东先生介绍福建古老的有七百多年历史的戏种梨园戏,徐卫东先生的太太吴艺华做了现场表演。

这次七九级汇报会,倒是十分的轻松自在。


科大七九级,作为一个年级,似乎尚没有出现整片的杰出人物井喷,或许是不是因为当年的年龄太小,没有大年龄的有社会经验有领袖人物带着,这会是我们这一届致命的弱点?

像这么多年,尽管我接触的人和团体十分的少,只是像七九二这个年龄段的这么孩子气的,我真的好像没有碰到——碰到像我这样脱离常规、醒不来顽童的同学,七九二同学处理起来好像是经验不足……


吃午饭,碰到吕向东先生,我还欠你一顿饭的人情。九八年向东先生带着我同我大学时班长李山川夫妇,在湾区一家湖南风味餐馆吃过一顿饭。

向东说:还记得这么清楚。

吃完午饭,大家分散活动。赵举、徐文、肖正文父女,还有我,前往高琛同学主管的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参观。

高琛同学现在还参加了北京更大的同步辐射实验室建设,现在北京与合肥两地跑,敬业精神让我感动。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高琛晚上不参加聚歺,告别时,高琛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有松手,我们一道走了几十米,高琛的手十分有力,我生平第一次与老朋友这么长时间像小朋友一样手拉着手,边走边聊天,老同学情谊溢于言表……

下午与赵举同学边走边聊天,心情十分畅快淋漓。

傍晚时分,与徐光衍同学边走边吹牛,聊得也十分的投机。光衍的生活比我还与世隔绝,更像是另一个星球上的来客。

下午的大部分时间,几乎所有的未走的同学,都在刘先明同学实验室的大会议室中,完全放松地闲聊。

灿平提及上午大会上七九五的同学,有二十位同学将房子一起买在巢湖,以备退休时在巢湖边“抱团养老”。

灿平说:科大的同学,每个人都个性这么强,这么多同学住在一起,肯定会打起架来的……

对此,我深以为然,我这五年在七九二微信中,与大家走的稍近了一点,就差不多被揍得鼻青脸肿——不难想象,若是像七九五宏愿,二十个同学老来住在一起,那又会是什么样惨烈的状态啊……

距离感,才能产生美好,尤其是七九二这样的各省高考出色的孩子们聚结在一起一道长大的团队——加上现在,进入更年期综合征高发时段,每一个人都是可以随时随地将最大的航空母舰炸沉下去的、浮在海面上的触脚张牙舞爪的大水雷啊……

我现在才明白,自己小资情调,在七九二水雷丛中无所畏惧的游荡——浪漫主义情怀的结果,就是今天的样子……


王瑞萍同学下午要先离开学校了。这次聚会的三天中,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相互说一句话,目光没有对视一次。

只是在这两天,我拍的超过二千张同学们的照片中,大概有大几百张的照片中有瑞萍的身影。

只是通过这两天公开且合法的拍照,我才看到现实中当年大学迷人的王瑞萍同学长的是什么样子,并十分惊讶地发现,今天的王瑞萍同学,魅力不但未减少,真的是更加优雅迷人……

在过去十年的七九二的小舞台上,我们扮演不同的角色:瑞萍扮演白毛女,我扮演恶霸黄世仁。观众是七九二同学。

几年前,我看过凤凰卫视中文台五集纪录片回忆解放战争时期的《白毛女》演出的经历。当时的《白毛女》剧组,总是到前线部队慰问演出活动,结果,演黄世仁的男演员,遭遇有几十次生命危险——看戏的战士太入戏,一激动就站起来举起步枪要朝舞台上黄世仁射击,总是被有思想准备的干部按下来,解释这是演戏,不是真的……

可是,我的七九二同学们,一次次进入了瑞萍和我演的戏中,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真戏……

各位不难理解我这篇文章开始我写的状态了吧……

不知道各位是否看过美国电影《美丽心灵》,这是获得很多项奥斯卡奖的影片。讲述一个精神状态不是正常的数学家约翰·福布斯·纳什的真实人生故事。

纳什一直在他的当校长的大学同学庇护下,从事科学研究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而他的妻子也是经历了与这样的病人生活,分离,却从来没有放手不管的人生经历……

我想借这部电影的片名,赞美王瑞萍同学:她拥有美丽的心灵,很难设想还有第二个女生,能够承受我在邮件和微信中带给她的心理压力,并在公开场合始终保持着沉默……

这种邮件和微信中渲抒,对我这样一个非正常世界中的人,在过去的十年中曾经有决定性的情绪缓冲效应。

这对于七九二其他属正常世界里的人,不理解才是正常的事情。我想,瑞萍是十分理解我的看似十分癫狂的言行。

这是一段人间很美好的故事之一。

这次告别,瑞萍最后默默地将手伸向了我,只是这次带着日本淑女式的谦和,向我伸出了手,我感到了瑞萍纤细的手指从我的手中滑落,我说了自己毫无准备的脱口而出的四个字:“注意身体。”

这是七九二的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的第三次握手。

    四十年只在一瞬间……


吴砺

2019.10.26


          O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星期一)

              


    昨晚上,聚会的桌子没有小酒杯。这是一个失误,应当向服务员要求加小酒杯,但是完全没有想到。没有十几分钟,几杯白酒喝完,我就顶不住了,立即回房间睡觉。来不及和任何同学打招呼。

    一个完美的结局和结束。现在突然离去,就不会有离别的伤心伤感。

   早上决定放弃同我家老四一道去拜访我高中同学陈佳夫妇计划。我欠了他们太大的人情债,没有还。可是我感到自己如同走过了漫长的山路回来,身心俱疲。与其不在状态的表示谢意,不如下次再见。

    一直睡到上午十一点。

    退房。直奔合肥南站。

    火车是525。坐在候车室大厅里,拿着正文同学前天送我晚歺带回的没有喝完的古井贡酒,端着塑料杯子,差不多大脑不转的喝了一下午酒。

回想我在福州二十年共事这个团队,有三十人从体制中走出来,从九二年开始创业。王洪瑞先生定下来规矩:所有人不许串门,家属间连下班在楼下相互聊天都不许——这一小支主要以科学院知识分子出身人员组成的团队,创造了近二十年没有人离开,没有公开争吵的奇迹;创造了将中国光电走向世界领头羊企业。

显然,我在大学微信群中,违反了王洪瑞先生的根据人生经验定下来规矩——与大家走得太近了……

    即使是发小式的同学,仍需要有相互足够的安全性的距离,这些同学都是个性极强的个体,完全不可以放松对距离的警惕,友谊才会长存。这些有才华的人,人人是大刺猬——我们天性中却想靠近抱团取暖,但是,这是不可能彼此可以靠得太近的人群,这是知识分子的命运……

  

    这是一个现代的寓言故事。一个刺猬的在变老的时候,想要回到儿时的发小时光,再像幼儿时代一样相互挤在一起取暖,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和同伴已经长成了体积庞大的大刺猬了,当年丝绸般柔顺的毛发,早已经变成了无数根披在身上的钢锥一样的剌,当他再试图挤向儿时的同伴的时候,他变得困惑,他发现自己不但无法靠近,反而扎伤了对方,而是会扎伤了自己……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过去是回不去了,这些长大了刺猬,是不可能再相互靠近了。只能像大海边海滩海水中彼此孤独的岩礁,可以彼此相望,静静的,直到时间的海水冲刷干净,最终消失在海面之上……


最初的剧本中白毛女还有一个女儿,随着左的情绪越来越沉,这是一个大问题,这女孩是什么阶级成份——是地主的后代还是贫农的后代?最终剧本中还是扔掉白毛女还有一个女儿这个包袱,让她消失不见,最简单……


   二战日本的山本五十六,在中途岛战败后,独自在甲板上喝了一天闷酒。这个结局早在珍港偷袭获胜时候,他就预言了这一个时刻……

    我同样喝着酒,却没有先见之明……但是一样接受现实……


    显然,我从小喜欢粘人的习惯,在过去几年再次出现,因此遭遇一点小挫折。好在天生的有善意,还不至于不可收拾,友谊仍然在那里,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自愈……

……

    结论已经有了。

    晚上到达福州火车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很静。




吴砺

2019.10.21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桐城网诚聘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