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6|回复: 0

[散文] 《给美国以灵魂》(四)

[复制链接]

1002

主题

1018

帖子

2036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2036
鲜花(18) 鸡蛋(0)
发表于 2018-8-13 13: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美国以灵魂》(四)

他对于全民教育的重视,是最为重要的创新。杰斐逊给予美国民众以赞扬,将他们放到了高于其他任何民族的基座之上,还不断要求人们为了美国孩童的幸福做出更多贡献。如果是说给一个容易受到蛊惑的人听,这些话就会显得过于阿谀奉承,他现在却是将自己的这些想法告诉给一位受人敬重的教授,很明显就是想让自己的观点得到认真的对待。所以,后来他将这些理念说给肯塔基州或者田纳西州的人们听时,他们对他崇拜有加也就不足为奇了。在他的这封中,只需要读很小的一部分就可以解答人们的疑问。特别是在众多的宪法大会代表思考了汉密尔顿所说的关于将政治权利委托给普罗大众的危险的话之后,将从中悟出的东西与其进行比较,就能得出以下结论:

要让欧洲所有的主权国从他们当 前的愚昧无知和偏见成见中,将自己的思想进行解放,再来处理这些事务……一千年的时间都不足以让他们达到那种高度,而我们国家的普罗大众现在就已经处在那块高地之上了。要让民众就其常识对事情进行控制,他们肯定不可能得到如此公平的待遇,也不可能继续保有自己的牲畜,不受到任何影响……由于有那么宽广的一片 海洋挡在中间……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法典中最为重要的条款就是要在人群中进行知识的传播……如果我们仍然放任自己的民众继续愚昧下去,那么用于此目的的税收资金,还不到国王们、牧师们和贵族们所征收的千分之一。高尚、富有以及气派都是他们(欧洲人)所赞美的东西,但这些绝对不是我们想在美国这片大陆上创造出的拥有自由意志的人们所希望的。在欧洲人当中,知识分子的数量太少了,他们的知识不仅不渊博,而且并未从这些国家的偏见思想中解放出来。P209

在上一个章节中,我们看到了托马斯·杰斐逊采用大量夸张的语言,非常厌恶地将欧洲人和美国人进行了比较。尽管参加宪法大会的代表看起来似乎在怀疑美国民众是否能够产生一个民主的政府,但是我们仍有理由相信,杰斐逊那些明显夸大其词的话语更接近事实。

欧洲社会依靠的是教会、军队、贵族和君主制度,这些东西给予这种社会以安全和稳定。美国人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他们对普通人有一种危险的信任。他们这样做,也并非只是为了美国,很多领导者都认为,  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全人类。杰斐逊曾经说过:  “我们遵照自己应尽的义务行事,而且并不仅限于我们自己的社会范围内。”它被称为一种“勇敢的令人叹为观止的尝试”。

在宪法大会期间,人们经常会拿自己和欧洲进行比较,对于自己所属州的运作方式进行观察。绝大多数时候,人们指出的都是自己必须避免的某些欧洲人所采用的方法。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人希望这些代表避免众多的欧洲式的错误理念,也没有人质疑美国人能否像欧洲人那般自治。如果要他们给出相关解释,他们=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欧洲的生活是通过四个可以防止民众作出过分行为的古老机构来维持在现有水平的。

当时的欧洲正在经历一次被称为浪漫主义( Romanticism)的运动。这是一种人生观,而这种人生观在美国毫无立足之处。甚至可以说,当时的美国是完全反对浪漫主义的。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麦迪逊对美国公民政府信仰的把握,比大多数身为他同僚的代表的思想更为准确。

浪漫主义发源于德国,而当时的美国人正在考虑制订出自己的宪法。对这个运动分析得最为深刻的是伊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他是一位聪明的俄罗斯哲学家,后来成为了牛津大学的=位著名教授。他相信浪漫主义的根源可能是因为德国“没能形成中央集权的国家,而英国、法国和荷兰都已经成功地进入了这个阶段。”他曾写道,在17世纪,甚至是18世纪初期,德国人“比欧洲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民族对其文化的贡献都更为积极、富有活力和慷慨大方”。

柏林引用了一些早期德国文化领路人(cultural leadership)的例子,比如,(的画家之一的丢勒(Durer)‘和灯塔般的宗教人物路德(Luther):的故事。但是,在此之后,  “要在那个时期的德国人中,找到能够在所有的重要领域对全世界的思想乃至艺术产生影响的人是非常困难的”。之所以如此,有一个必须提到的因素,就是德国人生活在一大群王宮贵族统治下的奇怪现状。更为重要的是,大部分德国人死在了由三十年战争(Thirty Years War)3带来的混乱中,使得文化的发展在血海中溺水身亡。这种情况对德国精神造成了深层次的破坏。德国开始出现巨大的民族自卑感,特别是在和法国人面对面的时候更为严重。

奇怪的是,这种反差为德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赋予了一种新的重要意,柏林进而解释了存在于德国人灵魂中的那种悲哀感,这种悲哀以一种颇具魅力的方式被灌输到了德国民谣和流行文化之中,让德国的音乐极大地超越了由英国人、荷兰人或法国人创造出来的任何音乐。作为路德教(Lutheranism)‘的一个分支,敬虔主义(Pietism);甚至还更为直接地将巨大的压力施加到这些人承受着苦痛的灵魂之上。  “浪漫主义”这个词汇似乎让它的修炼者们感到无比的光荣。这为那些在社会上和政治上都饱受摧残的人类带去了某种安抚效果,甚至在临近德国的那些国家里也是如此。浪漫主义让人们通过回到自我,创造出一个热情的内在性格。人们开始效仿路德:理智是罪恶,必须被清除( Reasonis a whore and must be avoided)。在巴黎的沙龙中散发着耀眼光辉的法国贵族们,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都异口同声地颂扬着理智,这种姿态只会让德国人感到恼怒和不友好。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悲伤的德国人向整个欧洲挑起了一场智慧之战,并在一段时期内征服了整个欧洲。作为启蒙运动(Enlightenment)‘早期理性时期的一部分,和浪漫主义伟大的精神比较起来,理性主义(Rationalism):似乎显得肤浅和空洞,因为浪漫主义认为,为一个错误的原因而死要好过在正确的原因下而活。这不是一门逻辑学,而是一种心态。浪漫主义征服了中欧大地,占据了那里人们的灵魂。

美国人的思想却是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的。即便这种思想是少数精英们的产物,却诞生出了一个伟大的奇迹。美国人对欧洲哲学并不关心,甚至更不了解,但它触动并且影响到了的美国人的精神。美国人被视为大自然的恩赐,杰斐逊称其为宇宙“无限慷慨的礼物”,他们认为自己的能力拥有无限的可能。但是,他们的这种想法绝对不是由什么悲哀的强烈愿望造成的。陈词滥调般的“积极”和“活力无限”比浪漫主义的词藻更适合他们。

“大自然存在的价值就是让人类予取予求。”罗素·不莱恩·奈(RusselBlaine Nye)曾经在自己19世纪早期的著作《新兴国家的文化生活》 (TheCultural Life of the lyeW Nation)中这样写道。  “在美国式的环境中,18世纪盛行于欧洲的自然观,理所当然会被改变。”他指出,就连美国的诗人们都给人一种实干家的印象。他引用了诗人哲学家乔尔·巴洛(Joel Barlow,托马斯·杰斐逊的一位密友)的诗歌,这位哲学家认为人人都能获得对自己而言非常完勺社会地位,只需要他——看透大地,参悟天空,

发现万物中的自然法则,

就能得到美德、信仰和政治权力。P218

不独美国,整个当代世界都对这种不断升温的讨论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兴趣。海外知识分子也不只是所谓的观察者了。很多欧洲人变得更像是参与者,经常加入到讨论中,  比如“是什么让这部新宪法显得如此特别”这样一个已经被讨论了很久的课题。在众多的观点中,有一种说法认为,美国的总统制度对此拥有重大贡献:他无法掌管被立法机构所撤销的普通事务,而英国的首相却具备这种权限。美国总统看起来更像是一位老式国王,而其简短的任期预先阻止了他滥用自己所拥有的权力。但是在任期之内,总统有足够的权限执行或是反对国会的决议,就能作出各种富有意义的尝试。

司法系统所具备的权力至高无上,很多外国观察者对这一个点非常赞赏。人们很少对联邦法院系统投以和总统职位同样多的目光,但也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因为它是唯一一个不是由民众选出的政府分支部门,而且还是唯一一个拥有终身任期的部门,更是唯一一个使用自己的判决来调节和处罚其他两个政府分支部门的机构。

最高法院甚至拥有对宪法的主要条款进行解释的权力,这一事实导致人们将其称为“那部绝妙的宪法中最为卓越、最为重要的创造”,具有“美利坚合众国的政府机构中最为高贵、最为独特的特征”。P231

一个国家的所有个体,生活在两个完整而且面面俱到的法律系统——州立法律系统以及联邦法律系统——之下,外国学者以及其他观察者都对这样的理念感到非常惊奇。而且,这两个系统都有自己的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和司法机构,它们环环紧扣,一起运转。一直以来,它被称为世界上己知的最为漫长的建设性政治家层级。从来没有任何法律是这样的p233

缺少一部权力法案同样也是造成新宪法迟迟得不到批准的原因之一,全国各地都将其视为新宪法中一个潜藏着的、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的缺陷。麦迪逊有充分的原因在大会上一直坚持必须制订出一部类似的法案,他曾许下承诺,说自己会在新政府开始运作之后,尽快地以宪法修订案的形式来完成这个任务。最后,他勉强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但是采用的拖延手段差点导致新宪法的批准流程无法完成,因为这种行为引发了民众的过度猜疑,产生了制宪团队必须加以解决才能让新宪法通过的问题。

就像很多人所挚爱的东西一样,这部新宪法时常都会受到卑劣评价的责备。有些人甚至还毫无品味地说:  豁十三个州中有十二个州派出了四十二位吃得好、睡得好、文化高、婚姻幸福的白种人才创造出了我们国家的政府。“

就连做了大量惊人工作、帮助新宪法通过正式批准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大把的妥协案“这样的词汇来贬低这部宪法。而这部几乎被视为圣物的羊皮纸文件也曾经受到过人们猛烈的攻击——只不过采用的是提出修订案的方法。但是,在这些被提出的修订案中,只有三十三件得到了认真对待,它们被送达各州进行考量,最后只有二十七个修订案被真正地采纳,其中就包括《人权法案》里的前十个修订案。P234

农夫的一席话,让全场鸦雀无声。遗憾的是,当理查德,亨利·李告诉无处不在的埃尔布里奇·格里,他应该坚持再举行一次联邦大会,制订出一些修订案来的时候,马萨诸塞州的情况发生了不祥的转变。这时,麦迪逊和汉密尔顿告诉华盛顿,只有通过干涉来阻止此种灾难的发生。于是,华盛顿将军宣布道:“如果我们再举行一次联邦大会,那么参加会议的成员们的意见肯定会发生更大的分歧,从而无法达成总体规划…,。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接受新宪法,要么解散整个联盟这……接受新宪法,我们还可以为它制订各种各样的修订案,这些修订案会在和平的氛围中被大家所接纳,不会造成吵闹和混乱的局面。”他的这番话产生了神奇的效果,最终,马萨诸塞州也就以187 票对168 票的微弱优势,成为第六个通过新宪法的州。P241

以下就是最初的十条修正案,也就是麦迪逊所创的著名的权利法案。要说明的是,以下看到的那些数字,只是便于阅读,在最初的修正案中是不存在的。初的十条修正案,加上未被批准的两条,于1789 925日被国会提出来,议会获准通过,并于之前的924日在众议会获准通过。第十一个批准州弗吉尼亚同意了这些修正案,也就标志着批准的全部完成,时间为1791 1115日,当时联盟包括了十}四四个州。  (那未被通过的两条修正案是有关众议院代表和国会成员的赔偿金问题)。

第一条,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第二条,纪律严明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

第三条,未经房主同意,士兵和平时期不得驻扎在任何住宅;除依法律规定的方式,战时也不得驻扎,

第四条,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此权利不得侵犯。除依据可能成立的理由,以宣誓或代誓宣言保证,并详细说明搜查地点和扣押的人或物,否则不得发出搜查和扣押状。

第五条,除非根据大陪审团的报告或起诉书,任何人不受死罪或其他重罪的审判,但发生在陆、海军中或发生在战时或出现公共危险服役的民兵中的案件除外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为而两次遭受生命或身体的危害;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被剥夺生命、  自由或财产。不给予公平赔偿,私有财产不得充作公用。

第六条,在一切刑事诉讼中,被告有权由犯罪行为发生地的州和地区的公正陪审团予以迅速和公开的审判,该地区应事先已由法律确定;得知控告的性质和理由;同原告证人对质;以强制程序取得对其有利的证人;并取得律师帮助为其辩护.

第七条,在普通法的诉讼中,其争执价额超过二十美元,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应受到保护。由陪审团裁决的事实,合众国的任何法院除非按照习惯法规则,不得重新审查。

八条,不得要求过多的保释金,不得处以过重的罚金,不得施)p残酷和非寻常的惩罚。

第九条,本宪法对某些权利的列举,不得被解释为否定或轻视由人民保留的其他权札

第十条,宪法未授予合众国、同时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将由各州或人民保留。[这就意味着没有任何一个州有权侵犯联邦政府在宪法中向人们保证的权利,比如,出版自由和犯罪案件中的追踪权等。若说开头九条修正案都是保护人民的权利不被国会滥用,那么这最后一条就是保护人民的大多数主要权利不被某一个州滥用。

这些修正案的简洁之风,继承了原文件的风格,且大多数都是基于建立已久的惯有权利。更重要的是,每一条法案都有着同样罕见的力量,它们就像小水池,权利的喷泉就从里面冒出来。P260

在所有领导人之间,麦迪逊的品质和贡献被他的同胞们广为称颂。代表们迪逊对于宪法的贡献看得比他自己看得还重。聪明的艾伯特·加拉廷(AlbertGallatin),一名杰出的的内阁官员——若他不是生在国外,他定能当选美国总统——他称麦迪逊为“能坐上美国国会席位的最能干的人”。卓越的约翰·马绍尔是麦迪逊的政敌,他将真正的雄辩定义为说服别人的能力,他说道:  “麦迪逊先生是我所知道的最具雄辩之才的人。”几乎所有同时熟悉麦迪逊和杰斐逊的人都坚持说,在公平和正义方面,麦迪逊肯定胜于杰斐逊。他的弗吉尼亚十划形成了最终宪法的基本结构。直接选举、多数原则和总统办公室和国家司法,这一切都是他开创的。他限制了国会的权利,甚至还让联邦官员宣誓,以限制他们。在几位最重要领导人之中,麦迪逊毫无疑问是不可或缺的人物。P263

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会对失败者保持公正,而麦迪逊对待他的思想结晶即宪法的态度却非常与众不同。他希望宪法对每一个美国人都很重要,这一点在他1788 23日写给乔治,华盛顿的信中有提到。在这封信中,他真诚地希望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或者反对这个文件,他还汇报了已获批准即将在纽约发起的斗争,称此地对此的争辩甚为激烈,使得人们很难对另一方不产生偏见。在给予华盛顿有关成功几率的评估中,他提到,一些反对者拥有不纯的动机(例如一些擅自占用空地者担心新宪法会威胁到他们非法占有的土地)。但是,面对大量的反对组织,他又说了这样一些话,表现出他对某些合理的反对意见的接纳:  “那些真正对此有些疑虑的人,他们也提出了一些非常有力的主张。”他没有说这是“难以应付的威胁”,虽然有人要求他就那些反对意见发表一些看法。他的用词是“主张”,暗含了一种尊重。他将当时的劲敌看作是一个伟大而值得尊重的群体。他坚持每个人都有权利在一些严肃的、有争议的问题上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这种主张在政治舞台上不仅非常少见,甚至可以说是特立独行。

麦迪逊常常很早就出现在办公室,毫不妥协地坚持他的宪法应该将这一珍贵的权利编入它的基本结构之中。似乎每一个条款之中都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线:  “在这一点上,国家政策应该结合所有真正有所疑虑的人的观点,最终将这些观点整合后再做决定。”p265

对于公元前的希腊人来说。宪法包括国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它是对这个国家的某种特定生活的描述,它表明这个国家因为选举才存在,它决定着某种理论是否生效。

即便没有以书面的形式记录下来,或者没有雕刻在石头上,宪法也依然存在一就像生物一样。伊索克拉底(Isocrates)‘是生活在公元前 436 年到公元前 338 年的一名雅典演说家和雄辩学家,他曾这样总结:  “宪法就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半个世纪之后,亚里士多德(Aristoteles):对其进行了重新定义:“宪法就是国家。”p266

如果一些创造者曾经被强迫在这样一个广泛的领域中做他们的第一次尝试,那也只是少数。我们并没有办法去测试广大选民的智慧。因此,詹姆·麦迪逊便冒着风险将实验付诸实践。对于这位开创者来说,这必定是一种每天都,会经历的冒险——密切观察着自己正在成长的思想结晶所经受的喜悦和痛苦。四十九年之后,在他弥留之际,他有幸看到自己的结晶仍然充满生机。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也可以被看作一位开创者。作为华盛顿军队中的一员侮,他思考着,在他的指导下,国家财务管理怎样才能创造出一个足够强大的联邦政府,使之真正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毫不夸张地说,他的财政部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麦迪逊和汉密尔顿,这两个年轻的爱国者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国家。  “这样的人,少之又少。”p271

吴砺

2018.812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神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