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7|回复: 0

[散文] 《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三)

[复制链接]

1386

主题

1552

帖子

2801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2801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19-12-30 11: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历险记》(三)


在西藏,除非是坚信未被任何人发现,否则最为谨慎的办法就是与当地人…起过夜,即使人们肯定他们是真正的土匪也罢。其原因是大部分西藏人(除非他们已醉酒)都会保护这些人的生命,并遵守某种完全奇特的思想,对于杀生很犹豫。这种感情源于充满西藏人心灵的那种尊重生命的佛教教义。

由此可以看到,当一个人在被洗劫一空之后又允许自由赶路时,如果他能清楚地指出犯罪地点的话,那么抢劫者就会面临受到控告的危险。P167

这天黄昏,由于长途跋涉我们都很疲劳,所以又一次沿东久河而上。该河在我们下面很远的地方咆哮,我们看不到它。我走在最前面,左顾右盼,想寻找一个适合过夜的地方。这时我发现有七个人向我们的方向走来,其中有几个人身负重荷。一种突如其来的预感使我警戒起来,我推测这次相遇没有任何吉兆。然而,冷静是所有武器中最得心应手者,数年的冒险生活已使我熟悉了这类事件。我继续坦然地前进,显得若无其事完全如同一名精疲力尽的贫穷女朝圣者。

其中的一名男子在路中央停了下来,他拦住我,询问我前往哪里。我咕噜着讲了几个朝圣的地点,接着又躲到路边紧挨着灌木丛而过。虽然聊聊数语,但已使我内心轻松了许多夕以为我这一次又能平安无恙地摆脱他们了。这时,我向后边的庸登身边看了一眼,发现他正倚在一块岩石上与波巴人谈话。他们的谈话显得很友好。我从自己所在的位置上无法昕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我相信庸登是想向旅行人购买糌粑。我看到其中的一名青年人从他手帕的一角中抓住了某种东西,而庸登却向我呼唤,“他抢了我的两个卢比。”

这点钱本身不算什么。但另一名土匪无疑是对其同伴的成功顿生嫉妒之心,他把手放在庸登的行囊上作出了一种希望解开其绳索的表情。形势变得相当严峻。如同我数日之前所作的那样再使用我的手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土匪们每个人都携带一把大刀并插在其腰带上,如果我向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射第一枪时,这些人便会把包围着的庸登杀死;如果让他们搜查我们包中所装的东西则是更危险的,行李包中装有一些来自外国的物品,也是这些山野村夫不认识的东西,这可能会引出一些令人棘手的问题.谁知道这些变得严肃起来的波巴人那时会不会无所顾忌地搜身呢?这是西藏大道上强盗们的习惯。倘若搜身他们就会发现藏匿于我们衣服下的金银,那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他们可能会当场就杀死我们,以使我们这些奇怪的乞丐没有机会告发他们;他们或者会被我们这些携带财宝的神秘身份吓呆,于是将我们押到拉萨地方当局官吏处,该官吏正置身子紧傍其衙署的地方。如果供认自己是一名化装的外国女子,那么我将前功尽弃,几个月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如果坚持匿名,那么他将会按照对待盗贼的办法来处置我们,这就是说他将剥夺我们拥有的全部财产,并要下令无情地惩罚我们。很难说会出现哪种情况,但任何一种都会中断我的这次旅行,或导致一次新的(也就是最终的)失败。我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局。

刹那间,所有这些想法都从我的头脑中一闪而过,终于找到了解除这种危险的办法——我应在这一乡村舞台上表演一场悲剧。不管它是否灵验,但值得一试。

我立即进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为失去的两卢比泪流满面呼天喊地大放悲声:这两个卢比是我的全部财产,我们将来怎样办呢?……我们在有待于从事的直到拉萨的漫长路途中该怎样活命呢?……而且这两个卢比是神钱。一名虔诚的村民将它布施给我的喇嘛儿子,即在他为其已故去的母亲举行的殡葬仪轨之后……

是的,已亡故一年的那个贫寒的幽灵当时尚在彼世间徘徊,误人了迷途,未能找到其路,我的儿子则以合适仪轨的学识把她领人福地——西方极乐世界,此人现在正在那里生活。这两个卢比以及我们在行囊中所拥有的一切是:面粉、酥油、一点肉,所有这一切均为俫金①,唯有喇嘛及其家庭才有权占有。现在,一些不信佛教的外道信徒竟敢剥夺我们这一切,将来必然会对他们惩罚……

此时,我完全进入了角色,所以我的哭诉也逐渐升级为咒骂了。我长期以来已熟悉喇嘛教万神殿,这一任务对于我来说并不特别困难,

我召请最为畏怖的神并以它们的名称和它们的尊号的一张长长的名表来召请它们,而世俗人一般是绝不敢提到它们的名称的。

吉祥天母、金附大力和骑一匹备有用带血人皮制作的马鞍的劈马之女神、吞噬众生之肉和以其脑浆为美餐的暴虐神、愤怒的巨人神、阎罗王的同类、装饰以人头颅王冠和骸骨念珠的神、在尸 体上舞蹈的神:所有这些神均受召请以为我们嶎址,

难道我不是黑头咒师的受度和接受了奥义的同伴吗?……难道大家能相信其守护魔鬼会放弃了惩罚对其子所作的恶吗?因为其子是无辜的,对一切众生都充满了慈悲并在格隆们那纯洁的道路上前进……

我当然是带着某种洋洋得意的心情聆听自己的这一切哭诉,觉得自己可以与最佳喜剧演员们并驾齐驱了。这很可能是虚荣心使人产生的幻觉。附近的大自然似乎为我那充满激情的表白所感动,一致协调起来了。突然间,森林变得昏暗,一阵微风吹向了遥远的灌木林中,一些神秘和凄惨声音似乎是从冲向山谷深处的不可见激流中发出,并向我们传来,霎时间长空中充满了一种大家都不懂其意义的威胁性言语。

面对这种情况我保持相对的冷静,但我也因自己制造的神秘气氛,身不由己地产生了一阵颤抖。这种神秘气氛吓得那七名土匪目瞪口呆,有一人倚一块巨岩站在庸登身后,其他人则一动不动地站在山道更靠下部的地方,我强烈地感受到,他们被一种内在的恐惧吓瘫了,我很想把这一切摄入镜头,但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是拍一张快熙的时机。

其中的一名波巴人谨慎地向我的方向走了几步,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畏畏缩缩地讲了几句和解的话。

“不要埋怨我们了,母亲!这是您的两个卢比。不要再哭了,不要再更多地诅咒我们了,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尊重宗教和喇嘛,现在只想平安无恙地返回各自的家乡……那里距此尚有六天的路程……必须翻过一个山口……一个住有恶魔的山口……给您,拿走您的两个卢比吧,让喇嘛为我们祝福

看到他们惧怕的样子,我的怒气也消了,失望感也平息了许多。于是以某名重新得到一种无可估量的财宝之神气抓住那两枚钱。这时,庸登也来到我的身旁,他为七名无赖一个个地祝福,向他们讲了一些一路平安的祝愿,我们便分手。P249

在月亮前浮过的乌云造成的变化莫测的照明,使它投射在我们那白色帐脊上的阴影也似乎具有了生命力。那里的树枝和山岩勾勒出了神幻人物的活动阴影。激流发出了怒吼声,如同一大群人的喧闹。一些不可见的神灵似乎簇拥看我们。我想到了自己曾在这一仙女、神仙和魔鬼的世界(与生活在自然蒙昧状态中的那些人的世界很近似)中的那一切。我把脑袋倚在粮袋上,向那些不认识的朋友微笑,闭上了双眼,,进入了梦乡。

尽管经常与土匪遭遇,风景却依然十分美丽,但人们在适当地欣赏别致风景的同时,又都祝愿这一切遭遇不要频繁地出现。我真诚地希望,在经过与那些人在波密森林中做了那场悲剧性的表演之后,我沿途不再会遇到其他土匪了。P250

在西藏,所有人都不会为了消遣取乐而长途跋涉。人们认为,这种长途跋涉必须是到某一个特定地点去完成一次虔诚的旅行,否则这种行动会被视为愚蠢之举。P257

我坐在煮着作为我们晚餐的茶水的火旁正权街着这种选择,突然,透过火苗看到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喇嘛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

无论是庸登还是我,都未听见他进来的声音,我们几乎可以认为他是从地里钻出来的,就如同古老传奇故事中所说的那些精怪。

穿着那带活动和柔软靴底皮靴的藏族人在行走时不会发出响声。然而,他出现得如此之快,使我们惊讶不已,凝视着陌生人。

他穿着很普通的修道山僧①的衣服,胸前垂挂一串念珠,②,其包铁的长杖上面带有一枝杵,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火旁,也不对我们那礼貌的致意(“您安静地坐下来吧”)@作出回答。庸登试图与他交谈,但也纯粹是浪费时间。于是我们根据由修道山僧们沿用的古老习惯而认为此人发了保持缄默的誓愿。

这个沉默的人凝视着我,使我感到窘迫不安。我很希望他起身离去,或者至少是作出旅行者们所特有的一些举动,如吃、喝等。但他随身未带任何行李,甚至连一袋糌粑也没有,这在一—个没有客栈的地区是一种很奇特的现象。他是怎样生活的呢?他盘着双腿坐在他那插在地上的杵杖旁,酷似一尊雕像,唯有眼睛显得具有活力。天已经黑了,他是否要一直留在那里呢?……

茶已煮好了,这个行为蹊跷的人从其衣袍中取出了一个削成碗状的头颅,并将它递给腐登。在一般情况下,这些骷髅钵(唯有密教奥义神秘修持者才使用)仅用于喝酒。庸登借故拒绝。

“修道师!”他说,“我们没有酒①我们从来不喝酒。”

“把您们拥有的东西给我一点吧,”该喇嘛首次张口回答说,“这对于我是一样的。”

他喝了茶,吃了一点糌粑,然后又变得沉默起来,既没有离开,又没有想在火边睡觉的意思,

他始终保持其不动的坐姿,突然对我说:

“尊贵的夫人!”他说,“您那僧袍②上的头颅念珠和您那受奧义者的戒指④是作什么用的呢?”

我的心快要停止跳动了。此人认识我,他在康地、草原、安多和藏地见过我吗?由于过分紧张,我已回忆不起自己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扮成了一名修道者,,

庸登试图撒谎。他不了解情况,含糊不清地说出了这个喇嘛想讲的内容……其母与他……但这名奇特的过路人没有给他留下介绍一个杜撰故事的时间。

“去你的吧!”他以一种不容置辩的口吻说,

我又恢复了冷静。对我来说,任何装模作样都是无益的。这名云游僧的表情没有唤起我任何记忆,但他知道我是谁,最好是勇敢地面对这种现实,该喇嘛可能没有告发我的任何兴趣。

我对庸登说:“去点火吧,请你走得更远一些。”

他抱了一些柴薪和一个燃着的树枝离开了,

“您不必在您的记忆中寻找了,尊贵的夫人。”当我们单独在一起时,隐修师对我说,“我具有自己希望的一样多的面庞,您从未见过这种面貌,”

其后,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的交谈,内容涉及到了西藏哲学和奥义的非常专门的内容,所以无法在此做介绍了。该云游僧最后站起身来,手提拐杖,如同一个幽灵般地离去了。与他前来的时候一样,其脚步在砾石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响声,便进入了森林,消失了,

我叫来了庸登,并以一句简单的话结束了其问题:

“这名修道者知道我们,我无法回忆起曾见过他,但他不会告发我们。”

于是我便躺下来,装作入睡,以便不受打扰地继续那名神秘的行人在我身上激起的思绪。天空很快就露出了微弱的光芒,天亮了。当我在不安地思索那名修道者时,夜已经过去了。

我们又燃旺了火,准备自己那粗茶淡饭的早点。

虽然我们的谈话使我可以对他的人格感到完全放心,排除了他会告发我们的畏惧情绪,但我几个月来,由于长期处于惶惶不安和持久警惕之中使得大脑疲劳得难以自卫了。我再也没有任何从事更多的旅行之欲望了。

除非他是前往山坳中的某一隐修处,这名修道者柏可能是到江达河流经的山谷去了。无论他会激起我多大的敬意,我都希望不要步步紧跟认识我的某个人。@P261

我们从德母向布拉马普特拉河走去。这条气::争磅礴的河流及其附近的高山地区,显示出一种沉静、和平的气象,它们似乎在一切的岁月中未曾动摇过。万物的宁静感染了我的思绪。对未来的害怕、关注和好奇都沉浸在无限平静的气氛中。

我们又以悠闲的步伐前进了,这一地区该有多少需要观察和记录的东西啊!在我们所走的这一条路上有人数众多的一支支本教徒朝圣者,他们围绕工布本日山①转山,那里是他们的宗教圣地,P272

完全如同我们从云南出发时那样,众神灵让“入睡觉和狗保持沉默”而帮助我们子夜间逃离,我们进入拉萨也似乎受到了一种奇迹的庇护。

我们刚刚下船,突然间,晴朗的天空被搅得天昏地暗,一股强烈的风暴骤起,尘土飞扬。我在撒哈拉大沙漠曾见过西蒙暴风(指非洲和阿拉伯等地的干热风。——译者)。这股可怕的“干燥骤风”使我产生了又返回到大沙漠中的一种强烈印象。在风暴中有些模糊不清的影子与我们相遇,那些把头脚快要弯在一起的人,以其袍子的长袖或下襟掩饰其面庞。在这种情况下,谁又能看到我们前来呢?谁又可以辨认出我们来呢h

由风卷起的沙子形成的一道巨大的黄色屏障,一直弥漫到布达拉宫前,迷住了来客的眼睛,掩藏了拉萨及通向耶里的道路。我耗此解释为一种使我彻底安全的象征,未来将会证实我的解释,在两个月期间,我在“西藏的罗马”到处行走,浏览—。—寺院,并在布达拉宫的最高台阶上散步,但没有任何人怀疑有史以来有一名西洋女子能出神地欣赏禁城。P279

晚上,当我们在自己的贫民窟中快入睡时,我询问自己那忠实的旅伴:

“现在是否允许我说我们已赢得这盘棋了呢?”

“神必胜!一切平安!”他回答说,将其心中充满的快乐都置于了一种暗自的欢呼中:“我们已到了拉萨,”

我非常幸运地到达了拉萨,我的任务中的最困难部分已经完成,但要想结束这场战斗,尚有许多事要做.我现在的任务是想方设法留在这里。

我历尽艰辛到达西藏首府,主要是为了接受挑战,而不是受去那里旅行的强烈愿望的支配.因为我现在已置身子梦寐已求的圣城,我希望自己为到达目的地而经受的疲劳和忍辱负重获得应有的报偿,如果我在这里被辨认出来、被抓获,那么我将遭受巨大的耻辱,有人会把我关在某处的房间中,然后再被押回边境,那样我就只能对这里建筑物的表象瞥一眼。这种情况绝不应出现。我希望一直攀上布达拉的顶峰,参观附近的圣地和大寺庙,参加各种仪轨和仪式,并广泛享受新年的所有庆祝活动,我完全应该得到这种报偿,我不愿自己失去这一切机会。P281

在布达拉山麓鳞次栉比的楼群中收藏的财宝,完全可以建造一座仙宫了。但西藏的建筑师们从来都不是艺术家。在他们的操作下,最珍贵的建材也只能表现出其富裕或权力,它们无法达到最高的美,然而,对白银、黄金和宝石的这种粗糙的处理,使西藏的宫殿和寺庙具有了一种典型的特征,这一切与它们矗立地区那崎岖不平的地貌相适应,这种谐调给人一种强烈的印象。P282

在一些比较昏暗、偏僻的房间,都供有巫教的神魔。当吐誉人选择佛教时,他们未能将这一切都驱逐掉。P283

最后,这一群人都到达了该宫的最高阶梯。那里由中原风格的楼阁占据,其光彩夺目的脊顶使我在一开始就觉得自.已已到达目的地似的.

散步和在宫中逗留数小时之后,我又从来的方向下山了。

我从宫外大阶梯的上部长时间地极目远眺,展现在我脚下的拉萨及其庙宇和寺院的壮丽风景。在如此之高的地方看,拉萨如同是一幅白色、红色和金色组成的镶嵌画,吉曲河的沙滩和纤细的天蓝色彩带形成了其遥远的边饰,

我认为,在一个风景如此优美的地方,西方人肯定会建筑一座庄严的城堡,随即西方那些宽阔的林荫大道、宏大的建筑和秀丽的公园,一一浮现在自己面前。但是,我急不可待地抑制自己,使简朴而又豪华的真正拉萨超越了近代城市的幻景,并驱散了它。愿西藏的神祗使该地区排除“摩天大楼和布局巧妙而又雅致的花园。“喇嘛教的罗马”坐落在两座光秃秃的山之间,地处沙漠和戈壁之中,置身于阳光明媚的蓝天之下,它以其独特方式显得既格外美丽又气势磅礴。P289

对于一名熟悉西藏古代史、了解近代在那里发生的许多政治事件,尤其是精通喇嘛教的旅行者来说,在拉萨居住是特别有意义和有趣味的。其他人可能会在那里感到一种失望。

大家不必在拉萨寻找沿街两侧的那些店铺及露天的市场,它们在中原可以向古董爱好者们提供一块非常吸引人的猎奇地。而在拉萨市场上最为引人注目的商品是铝炊具,其次才是自印度、英国、日本和某些欧洲国家进口的劣质货,我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未曾遇到过像在拉萨市场上的那样低劣的棉织品和更为粗糙的瓷器了。西藏过去与汉地非常兴旺的交易已让位于那些经印度涌人的商品,汉藏贸易受到了严重遏止,基本上已不存在,唯有茶叶和丝绸例外,但仍有人在极力破坏这一切。

我来自银钱和银锭大量流通的汉地,在拉萨已预感到了在法国等待我的兆头,在西藏的中部没有白银。那里的货币章卡是一种很薄的银币,其成色很低,现已几乎消失殆尽了。人们还可以遇到很少几块样品,已经非常珍贵了:P292


吴砺

2019.12.29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