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8|回复: 1

[散文] 《笛荡幽谷》(四)

[复制链接]

1362

主题

1519

帖子

2761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2761
鲜花(20) 鸡蛋(0)
发表于 2020-1-14 09: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笛荡幽谷》(四)


我们被告知在80 公里处有一块营地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但是如中国人说的“布局”显然还没有展开,也就意味着我们得先搭房子。我在79 公里处的一块高地上找到一处漂亮的地方,有阳光、空气和水。我们用两周的时间盖好了临时木板房。这期间我们在88 公里处的阿盆( A-Pen),像牲畜一样挤着睡,有时睡帐篷。当我们搬到临时木板房里去的时候,真是高兴坏了。当然我们是在荒山野地里,距离文明很远。我们必须自己烤面包,自己收发邮件,自己买牛、猪、羊,自己当医生并设立药房。不过我们生活得很好。工作进展不错。直到我们在41 8日被一场可怕的大风袭击。风把我们的营地像纸牌屋一样吹散了。有几个夜晚,在我们曾经无比美好的、如今是废墟的地方,我们盖着潮湿的被子,凑合着抵挡风雨。直到我找到合适的马匹,搬到 74 公里处的北河( Pe-Ho)。那里有一个废弃的营地。

从此我们就在这里了。情况不是很好。营地建得其实不坏。但是在河谷底部。现在5月份就已经又热又潮湿了。每天的降雨不会让温度降下来,阳光在雨后只会更灼热。我们中很多人生病,20%30%,甚至40%0有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生病。我身体很好。我甚至是最后两个到目前为止没有因为生病待在家里的人之一。但是前景似乎不妙。据我接到的通知,我要被分到萨曼先生( Seemann)待过的第一路段去了:

情况有所改变。总工程师经过这里,告诉麦斯特尔他要继续留在老地方领导绘图工作。为此他得把79 公里处的营地建好。在同一封信中我们得知他和当地人的关系。

和当地人我们相处得总的来说非常好。我们严格禁止对当地人的虐待行为,更不允许打人。

尽管如此几天前有人点着了我们的一间房子。幸而房子是空的。前天夜里有人试图入室抢劫。这帮坏蛋在墙上打了个洞,想钻进来。我隔壁的邻居听到动静叫醒我。当我们好不容易举着蜡烛,拿上左轮手枪赶到现场时,却发现那已空无一人。

我们在这里永远不会缺少故事。


巨大的死亡

我们从麦斯特尔于阿迷州——这个他一年 前开始工作的地方-1904 1120日写的信中得知,几个月后他又换地方了。在这封信的第一页,他粘了一朵当地的雪绒花,并注明:“雪绒花,亲自采摘于从蒙自回来的路上,位于海拔1700 米的密腊地。”有关需要搬家的人都感到很幸福。

我们心态平和,根本不羡慕他人。潮湿炎热的天气开始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四周环绕的稻田变成了热气腾腾的臭水塘。很快我的同事中几乎一半的人生病了。而劳工们像苍蝇一样地死去。因为中国人无所谓的性格,掩埋尸体成了一件最困难的事情。我的队伍中有一人死了,两个人跑掉了,更多的人被送往位于蒙自的医院。而这还仅是糟糕的一年的开始。

在曲寨天特门( Qu-Tschia-Tien-Teni-Men)我们明显感觉好多了。营地在隋地( Sui-Ti)的山洞上。微风驱走了酷热,令人感觉舒适。夜里我们也能睡安稳了。不像在北河( Pe-Ho)那样每晚被汗水泡着,辗转难眠。

我们的任务是精确绘制 79 公里到 85 公里处的图纸。野外工作安排在每天上午 5 12点。下午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就睡一觉,或者做一些办公室的工作。夜里和晚上喂蚊子。我的分队从十四人减员到五人。尽管如此,我们的工作进展得不错。

但是从下面的北河( Pe-Ho)传来了坏消息。在那里工作的施工队所有的人都生病了。那里的人们被紧急疏散。已经有两人转到我这里来休养;还有两位我们曾待过的第二工段的医生也撤离了“战场”,回到蒙自。

某天我们得到命令,搬到 85 公里处的金矿田。这是一个美丽的中文名字。我们离开了施工队的营地,于84日到达。对金矿田我们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住的地方不再是一个草棚子,而是有着真正的门的土坯房子,我甚至还有了钥匙。屋顶是草和竹子做的,可以遮风挡雨,而且通风良好。营地风景美丽,有一条直通南溪河谷的不错的路。从营地到工作的地方只需步行十八分钟。对此我们心满意足。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食物。我们到距离营地一个半小时的阿盆( A-Pen)的市场上采购。而在曲寨天特门(Qu-chua-Tien-Teni_Men)连接外部的道路多次断掉。桥梁每每被山涧的洪水冲毁。

尽管地势险峻,我们的工作进行得不错。但我不会轻易忘记在茂密的丛林中,在深深的峡谷中,在凹凸不平、又湿又滑、危险的岩石上,在不知道有多少摄氏度的高温下的攀爬。芦苇和草有五到十米高,胳膊粗的藤条缠绕交错,竹林挡住了道路。我们经常得砍倒它们,像穿越隧道一样走过去。蛇和类似的动物也有,但它们至少不像野蜂和红蚂蚁那样招人烦。

另外,所有的植物在清晨都被露水打湿,就像刚刚下过雨一样。当太阳出来后,我们就会被晒干了,汗流浃背。如果我们有勇气穿的话,每天需要至少一件干净的衬衫。晚饭时桌上呈现的食物可组成一个十足的动物园。各种形式、各种颜色和大小的蝗虫、萤火虫、蜥蜴、田鼠、苍蝇、蚊子,直径有大头针针头大的甲虫,一直到鸡蛋、毛毛虫、各种幼虫等等。非常有意思。

这期间我们的工作结束了。我们将绘制好的关于这6 公里地段的纵剖面图交到段上。那时是9月份了。有一天我收到了经理的来信(无法看清原文)。我被任命为领导八个人的施工队队长。驻地是1 17 公里到131 公里处的阿迷州。我的工资涨到每月二十五法郎。因为我的工作出色,得到了五百法郎奖金和八天在蒙自的假期。

天啊,当接到命令时,我无法抗拒回到阿迷州的诱惑。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苦难的结束。

在一个美丽的清晨,给我的两匹马装好马鞍(我不得不又花八十美元买了第二匹马。因为一匹马无法承担整个工作),告别我的同事和安南仆人后,我和我的中文翻译一起离开了曾让我汗流浃背地工作了八个月的南溪河谷。我们一路兴高采烈地快步前进,登上远处蓝色的山峰,在山顶呼吸新鲜的空气。

一天半后我们到达阿迷州。我以前的上司正等着我。

这里的变化多大啊!阿迷州快变成一座城市了。高处矗立着医院,目前基本上还空着。稍低处挨着医院的是工段办公楼,有五十米长,里面有仆人房间、厨房、马厩;再接下来是第八施工队的附楼、监理人的宿舍、中国士兵的据点,除了唯一的一座楼房有砖顶、阳台、玻璃窗、门、地板和玄关外,其余所有建筑都是夯土房子,旁边是一些戴草帽的中国人。第八施工队的楼房正在建设中。到目前为止只有三百五十个劳工工作;但是另外的三干六百名劳工快要到达了,一共将会有超过一万两千名的劳工在四百八十公里长的沿线工地上工作。这些数字尚未计算本地的劳工。只指望外地劳工是不够的。我曾经待过的14 公里处非常有意思。那里有十八个小隧道,上百个大大小小的人工建筑。那里是云南最荒凉的地方了。

这一段的承包公司是意大利的波若伦( BOZZOIO),驻地在梭口寨( Sou-Kou-Tchay)。公司拥有铁匠、木匠和泥瓦匠,米粮仓,存放甘油炸药的仓库,为劳工提供诊疗的医院,存放工具的仓库等等。另外还有中国士兵的营房、中国人的小旅店等。这些建筑物和公司的员工宿舍、办公楼以及邮局等构成了一座村庄。

我们将从1904 121日起每天真正地、正式地通邮。邮件经老街,用马匹经过四天时间送到蒙自。

令人颇感不安的是,整条铁路沿线将设置欧洲宪兵据点。我觉得这根本没必要。你们看着吧,这样只会是麻烦的开始。在蒙自我们已经有三位宪兵了。是阿尔及利亚伊斯兰卫兵。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却游手好闲,不和中国人交往,却总殴打他们。

至于食物,现在可以得到的吃的喝的都非常棒。我们还开垦了一个园子来种菜,种子是从蒙自买来的。白菜、欧芹、芹菜、洋葱、葱、蒜、花椰菜、红萝卜、豆角、番茄、紫甘蓝等都有。分段的厨师(我们施工队的厨师被中国人杀了)会把这些蔬菜和各种肉做成各式菜肴,还会烤面包。其他诸如饭后甜食和红酒这样的美味则需要从蒙自或河内订购。眼下这里真正缺少的只是新鲜牛奶。我喝的是从蒙自、老街和河内偶尔能买到的不多的伯尔尼阿尔卑斯牛奶公司的奶粉。你们寄来的巧克力我还有很多。这里有时甚至还有慕尼黑瓶装啤酒。

蒙自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盖了很多房子。有三家酒店和餐厅为旅行者服务。在领事馆前三名宪兵很自豪地佩带着他们的左轮手枪。从租界到蒙自正在修一条整齐的道路。

接下来信中提到了关于整条铁路线路的建设,以及见到到目前为止我们来曾谋面的老朋友赛德( Zehnder)的弟弟时的惊喜。麦斯特夸在西班牙工作时认识了他。麦斯特尔感叹道: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P072

施工工人的困境

工程进展得很慢,最大的困难是恶劣的天气的影响。在1905 618日写于盆孙( Pen-Tsoun)的信中提到了这点。在火车线经过的深谷里,劳工的死亡数字很大。

从外地招募劳工很不成功。招募了成千上万的人,只有几百个可以工作。其他死的死,逃的逃。天津籍劳工特别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在靠近老街的下段工段,他们的死亡数量巨大,以至于人们决定将他们安排在此地工作。

这些悲伤的劳工逶迤而来,路上满是死去的同伴。这里由中国士兵看管着劳工,安顿好他们,然后把他们送上工地。但很快他们像死去的苍蝇一样倒下。在第七施工点我们有三百名劳工,上周死了三十个;第八施工点有五十名劳工,上周死了八个。

根据这里的情况,这些劳工工资非常高,他们还获得食物和衣服。劳工们每人每天工资是三十钱,大约七十五瑞士分,另外有一件衣服,一件灯芯草做的防水大衣,一顶帽子等。(外加:每人每天1.4公斤大米,肉,鱼。)

但是令人讨厌的季节到了。作为吃得好、穿得好的欧洲人,我们在这里都觉得不舒服。雨,雨,还是雨。当太阳偶一露脸,就像那些法国人说的,铅一样重的热浪,让汗水从每一个毛孔里流出来。

到处蔓延的植被像是在温室中一般。它们从各个角落,各个缝隙中爬出来,从所有的岩石边冒出来,挂在那里。它们像是快要窒息了,想要更大的地盘。砍倒的芭蕉树剩下光秃秃的部分,又像土豆一样向上生长。数米高的草,五到十米高的芦苇成片地生长。我们已经开始吃第一拨儿番茄和桃子;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作为我们饭后甜点的黄色的黑莓,已经下方了。附近生长着肉桂树、蓖麻、橡胶树等。

当天气不是特别热的时候,  我们会去打猎。中国人和欧洲人已经捕猎过鹿、山羊和一种狍子。鹧鸪非常多。最近有中国人给我们送来了一头 华丽的豹 子。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家伙怎么能用长矛和火枪对付了一头豹子,尽管)子受伤了,可它毕竟是危险的猛兽。我们中的一位以四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豹皮(可惜未经加工)。

令人们脆弱的神经感到不是很舒服的是太多的蛇。这些蛇有一到三米长。如果相信我们的医生所做的描述的话,这些蛇有红酒瓶粗。那么大的家伙我还没有亲眼见到过,我见识过个头小点儿的。大多数蛇看上去是无毒的;所有的本地人都是光脚走路,我还从没听说他们中有人因被蛇咬而死的。

现在我离开你们已经整整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再等一年,我希望可以见到你们,也许还有其他离家的人艾米尔(Emil)、汉斯( Hans)、瓦尔第(Waldi),甚至还有奥尔格(Olga)……P078

新的任命

1907 1021日。阿迷州。这次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也就是我被任命为分段总工程师。首先我的工资每月是一百法郎,是“一等厢的代理”,也就是说我属于最高层的一万人了。这带来了很多优势。我可以不再乘坐火车的二等车厢,而是使用一等车厢。如果我在外过夜,补助从五法郎涨到七法郎。根据需要可以有两到四匹马,搬家时可以比以前多使用两匹马,即十二匹马。生活补贴也大幅上涨。总之我的境况好很多,也更独立了,相应地要承担的责任也大了。

工程建设向前进展,至少在下一封信中提到了相关情况。信写于1908 1031日,105 公里处。

最近一切都好。只是工作多得令人生厌。我几乎很少在家。这个月的三十一天中我只有十三个晚上睡在了自己的床上。所有的工作都很紧急,火急火燎的。前天我们举行了一个庆祝活动。火车在我们的工段,104 公里处通车了。我们所有人都对此印象深刻。我在这里工作了五年,在频繁遭遇暴风雨的荒野中、在毒辣的阳光下、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历经了艰辛。我常常都怀疑是否真能在此地看到这个黑色的庞然大物。如今它终于来了!在荒凉的山谷中回荡着汽笛声。当地人惊奇地张着大嘴,看着这个新东西,这个由洋鬼子带来的火车。现在我们和世界连接上了。如果一切顺利,从海滨城市海防到这里只需两天,而以前完成这段旅行至少需要十天的时间。

1909 年麦斯特尔住在蒙自。1909 46日他给他的父母和弟妹|门写信。

像你们记忆中的情况一样,我在全力完成1 12 公里处的大桥后被任命为“主任”,负责71工段和72工段(104 公里至112 公里处)两个工段。因为相关的公司和当局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工程开始时经历了很棘手的阶段,我们消耗了大量的精力,要冷静处理突发事件。这一方面造成了工作的停滞不前,但另一方面却避免了严重的甚至可能流血的冲突。现在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在需要的时候也会得到相应的支持。  (有一次宪兵带着逮捕公司负责人的逮捕令出现了。)我把工作分派给下面的包工头,一个月后事态平息了。我们得抓紧工作,因为火车就停在门前。P094

1910 41日,火车正式开通——麦斯特尔已经离开中国?L一失路建设开始于1899 年,但是因为义和拳运动而中断,1901 年才重新恢复建设。艰苦的条件——气候和自然地形——根据朴勒耶( Preyer)的说法,有超过四万人死亡。就勇气而言,这条铁路线的建设堪比美国大峡谷的建设。

到云南的旅行很快就将会令人趋之若鹜。因为法国最大的殖民地气候不利于身体健康,而对每个欧洲人来说,能从海滨到高山上去可以称之为一种上天的恩赐了。P098



吴砺

2020.1.10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121

主题

396

帖子

407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积分
407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鲜花(12) 鸡蛋(0)
发表于 2020-1-14 17: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渊博的知识令人折服!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