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2|回复: 0

[散文] 贾宝玉的朋友圈

[复制链接]

51

主题

223

帖子

832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32
鲜花(8) 鸡蛋(0)
发表于 2019-12-1 21: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贾宝玉的朋友圈
好奇心强且心思细腻的贾宝玉善于观察和发现,对身边的人和发生的事持居高临下的视角,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大智若愚,内存丰富。
从小随祖母生活,爱操心,也爱细察生活在贾府的女儿们。一早宝玉去宁府看戏,午后到薛姨妈家耍,被留下吃过晚饭才回,晴雯见到他先问罪后讨好又讨娇,怪他早起写三个字就走了,宝玉问:“我写的那三个字在那里呢?”晴雯笑道:“这个人可醉了。你头里过那府里去,嘱咐贴在这门斗上,这会子又这么问。我生怕别人贴坏了,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宝玉笑道:“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渥着。”说着便伸手携了晴雯的手,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
晴雯的话里有对宝玉作品的重视、喜爱,还乞求宝玉的温情,高情商的宝玉岂有拒绝之理?面对她由衷的珍视和喜悦,宝玉与她携手共赏他们的劳动成果。
黛玉来了,宝玉请她给个评价,她笑道:“个个都好。怎么写的这们好了?明儿也与我写一个匾。”宝玉嘻嘻的笑道:“又哄我呢。”随即换了话题。宝玉与晴雯看字时,晴雯是一心喜爱,宝玉则默默地寻找不足之处,他清楚黛玉的审美趣味和层次,听到黛玉的话,更加自励。
麝月是“可意会,无需言传”的人,正月里,大家都放松放纵一把,懒的懒耍的耍,袭人生病休息,麝月一个人在外间房里灯下抹骨牌。宝玉问她:“你怎么不同他们顽去?”麝月说:“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听了这话,宝玉心中大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精神的感染和传递——尽忠尽责鞠躬尽瘁的赤诚。宝玉感动之余,要给她篦头。篦头(仅次于梳头),封建社会很重的一个礼仪,男主子给丫头篦头是破天下大例。刚篦几下,被回来拿赌资的晴雯看到,心里泛酸醋语相对,咋咋呼呼的晴雯是做不到也理解不了这里的深意,那是宝玉对麝月(们)踏实勤奋的劳动者的敬意和嘉奖!睡前,他“命麝月悄悄的伏侍他睡下,不肯惊动袭人”,从麝月身上,看到了袭人的榜样力量,对袭人更加爱敬。
跟好学好。正月里,宝玉叫留着贾妃赐出的糖蒸酥酪给袭人。他又偷跑到袭人家看袭人,袭人喜出望外。在她家里,见总无可吃之物,袭人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理,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袭人是虔心为主的实诚人,宝玉知恩惜福,感激着。
袭人以“中规中矩”之道劝诫宝玉。她借要被家人赎回、宝玉不舍之机,苦劝宝玉好好读书,“只是在老爷跟前或在别人跟前,你别只管批驳诮谤,只作出个喜读书的样子来,也教老爷少生些气,在人前也好说嘴。”“而且背前背后乱说那些混话,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作‘禄蠹’;又说只除‘明明德’外无书,都是前人自己不能解圣人之书,便另出己意,混编纂出来的。这些话,怎么怨得老爷不气,不时时打你。叫别人怎么想你?”叛逆少年宝玉,不屑读书只为功名的人;以批判的态度继承和传承,读“自己”的书,不重播前人之“混说”。
正月里不需读书和做女工,宝玉与黛玉湘云在一起耍疯了,晚上都不想回自己的房间。早上又匆忙赶去见她们,袭人动了真气:“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疯过头的宝玉失去了自我,丢掉了自律,湘云给他梳头时,他准备吃胭脂,被湘云打落。袭人的牵引正适时!
宝玉与平儿有过一次正面接触。凤姐生日,贾琏与鲍二家的事发,平儿成了他们的出气筒,被李纨拉到大观园,宝玉让她到了怡红院。宝玉给平儿赔礼,平儿说:“与你什么相干?”宝玉笑道:“我们弟兄姊妹都一样。他们得罪了人,我替他赔个不是也是应该的。”宝玉从不以礼约束别人,但他坚决以礼来束缚自己,桐城话叫“过情”。宝玉亲自给平儿熨衣、洗手帕,为何?——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言外意:平儿是值得珍惜的人。
描写宝钗不同于黛玉,宝玉眼里似曾相识的黛玉很仙气,以“比干、西子”比拟,叫人难以捉摸。第八回才写宝钗: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实物摩画,跃然纸上,随后一句: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简洁的三十二个字,宝钗的外相和内在都涵盖到,秀外慧中,沉着稳重。她与宝玉互看身上的挂饰后,宝玉说:“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接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含蓄而娴静。
看待同性宝玉自有斟酌。在路上碰到门下清客相公詹光(实“沾光”)单聘仁(实“善骗人”)二人走来,一见了宝玉,便都笑着赶上来,一个抱住腰,一个携着手,都道:“我的菩萨哥儿,我说作了好梦呢,好容易得遇见了你。”“唠叨半日,方才走开。”他俩是见风挂牌说好话混吃喝的人,《儒林外史》中也有这一类人。他们无自己的方向,也无固定的朋友,谁有钱有势就做朋友,钱势一失,跑得比兔子还快。老嬷嬷问他们可是从老爷跟前来的?他们点头道:“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说的宝玉也笑了。“不妨事”三个字,心照不宣。看惯了权势家的公子哥儿,他们以为宝玉也是“少伟男”的纨绔子弟。未曾想,宝玉正把他们掂量,他们比贾府的家丁、小厮要点宝玉的字、身上的佩饰求赏,更不待见。
亲侄子贾芸,宝玉在书房里接待过他,不谈书,“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瞎扯淡。后来贾芸送给宝玉介绍对象的帖子,这对注重封建礼教的宝玉来说,大逆不道,弄得宝玉与他“沉着脸”说话,从此疏远了他,“不作死不会死”。
与秦氏弟弟秦钟一见“钟情”,“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的秦钟“似在宝玉之上。”同龄人有共同语言,心灵契合,美中不足他们之间有“贫、富”的隔阂。
学房里秦钟的头撞到了金荣的板子上,宝玉怜惜地拿褂襟子替他揉,并要求金荣给秦钟磕头赔不是。可惜秦钟早殤,给宝玉遗言:“以前你我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用生命唤醒宝玉,肺腑之言。
斯文的宝玉也有英雄梦,他事事内敛,需要“带他飞”的人。“最和宝玉合的来”的柳湘莲出现,“那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桐城话总结:念书不照,其它样样在行的人。他可以把薛蟠打作“泥猪”,也可以从劫匪手中夺回薛蟠性命财物,凭实力任性的朋友。宝玉除了念书照,其它不尝试。他们彼此圆了心中的梦。
宝玉仰视与北静王水溶的友情。认识水溶之前,耳闻他是“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两人相见时,水溶“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宝玉“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水溶送宝玉“前日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一串”。
贾赦带他们给北静王拜寿,“惟有宝玉素日仰慕北静王的容貌威仪,巴不得常见才好。”北静王对宝玉说:“今日你来,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吃的,倒是大家说说话儿罢。”他们谈“读书作文诸事”,北静王跟宝玉说出“巡抚吴大人来陛见,说起令尊翁前任学政时,秉公办事,凡属生童,俱心服之至”之事。北静王,理想的明君圣主。
回去后宝玉告诉了贾政吴大人保举的话。贾政道:“这吴大人本来咱们相好,也是我辈中人,还倒是有骨气的。”有骨气,宝玉做人、做事、交友的圭臬。
宝玉偏爱女儿们,非偏见,当时社会下,那些至忠至诚兢兢业业扎实肯干的女子,为他人为生活默默地贡献着,而一些男人在削尖脑袋钻营功名利禄,干好事干实事的寥寥无几。她们和她们的品质、精神,是国家的脊梁,是民族的灵魂。社会需要求真务实的奉献者。
楼主新帖
【分享精彩·网聚未来】 我骄傲,我是桐城人! 桐城网宗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彰显精气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桐城网创办20周年庆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