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51|回复: 0

[名胜景观] 潮涌龙眠《寻找失踪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复制链接]

40

主题

324

帖子

2456

积分

实名认证会员

龙眠采桑子

积分
2456
QQ
鲜花(5) 鸡蛋(0)
发表于 2019-3-7 10: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唐红炬
  1997年10月18日,我和同事接到博物馆长兼文管所长指令:寻找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姚永概墓。8 v$ L" K9 b- N9 E9 O; z
  这事有点令人费解,既是市保单位,那还用得着寻找吗?
5 N% z1 M$ v1 [. A+ O  是的,这事的确有点奇怪。原来,在1997年3月,市文管所向市政府呈具报告,要求公布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汪明在审阅待公布的名单时,发现了问题:这个文物保护名单中列入了民国时经学大师、桐城派后期代表人物姚永朴的墓葬,而与之齐名的姚永概的墓葬却没有列入其中。6 [4 E0 G4 X: b! D8 |4 O9 W2 r: n
  姚永概(1866-1923)字叔节,号幸孙。年18,补诸生。23岁中光绪戊子科(1888)江南乡试举人,名列魁首,称解元。光绪三十三年(1907)赴日本考察学制,归国后多有建树。1912年,应北京大学校长严复之请,出任北大文科学长。3年后,清史馆成立,又被聘为纂修,与兄永朴同撰清史名臣传。段祺瑞为国务总理,以高等顾问聘,总统徐世昌欲招入晚晴簃选诗,他皆委婉辞谢。清史馆长赵尔巽这样评价道:
# C; R: V3 r- R0 q) X1 [. b  “今天下学人求如二姚者,岂易得哉!”沈曾植曾将姚永概的诗与马其昶的文合印一册,誉为“皖之二妙”。
姚永概.jpg
, G/ o0 \- R1 w* W4 P% Y9 r$ y
  这样一位名人,将他的墓葬列入市保单位,是很有必要的。别说,副市长还真是有水平,一下切中要害。
5 s' Y/ s& L' s" p  文管所长忙不迭赶回单位,向业务骨干传达领导指示,追查失误原因,研究补救方案。原因十分简单:姚永概虽然有资料显示死后归葬桐城,但他的墓在文物普查中未见登记,也就是说,墓葬没有找到。既然没有找到,怎么申报市保单位?“要特事特办”!所长耐心开导:“只要姚永概死后葬在桐城,他还能再爬起来跑到市外去?只要在本市,还怕找不到?现在市长要我们报,那就报嘛!先申报,再派人去找”。这能行吗?听了所长的话,大家将信将疑。不过想想也是,当前全国古墓盗掘之风十分猖獗,多公布一个市保单位,就等于给古墓葬加了一道护身符。道理想通了,干事就快。说干就干,连夜开工,第二天就将报告呈送市政府。1997年8月19日,包括姚永概墓葬在内的12处市保单位名单由桐城市人民政府发文正式公布。; q' @; {% r" P+ v# T8 }" D! K
慎宜轩文.jpg
+ I  B4 y. k" r, J: p+ P2 z5 S$ f
  时间一晃过去5个月,距市政府正式发文公布也已过去了3个月,姚永概墓一直没能派人去找。这也难怪,市级文管所与博物馆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人手少,事头多。什么博物馆陈列展览,重要接待,文管所打击文物贩卖走私,配合公安机关深夜在墓地蹲守盗掘犯,忙得顾头不顾腚。今天,我们领受的这个艰巨任务,关系到一个市保单位的存亡。深感责任重大,容不得半点懈怠。我们先拿出看家本领,将县志、家谱、名人传记一部部翻阅,希望从中找出一星半点眉目。可是所有文献说到他死后归葬桐城,便戛然而止,没吐露半点线索——口风紧着呢。我们又搬出拿手好戏,采访耆老耆少,可他们谈姚永概生前逸事眉飞色舞;至于死后归葬何方则三缄其口——这一手又失败了。于是,我们决定祭出杀手锏:走访姚氏后裔。我们打听到姚永概后裔姚翁望,是安徽省博物馆的一位老专家,找到他一准大功告成。于是连忙赶到省城,可是老专家已经过世——线索又卡断了。还好,姚老的儿子姚力尚就在省博物馆的馆办工厂里。说到姚永概墓,他也不知道具体地点。不过小时候父亲带他到桐城一个叫老梅的地方上过坟。老梅?那是桐城的一座古镇,全称老梅树街,因上街头河岸上的一棵腊梅树而出名。知道了—— 峰回路转。我们马不停蹄,赶回文管所,向领导报告了阶段性成果。- ]. Q3 ^* }- R" X- S' S- l! B4 u
  “很好嘛!”所长的表扬,给了我们极大的精神鼓舞;又陪我们吃了一顿工作餐,给了我们及时的物质奖励。“要抓紧”,领导在饭桌上开了言,
3 O; {8 o8 ?3 T( W) u# ~  “下午就去老梅”。领导布置了第二阶段任务。
/ F" }; e/ h" y2 ]! \  领导带领我们到了老梅乡政府,向书记和乡长汇报了此行的来意,又着重指出,老梅是全市唯一没有文物保护单位的乡镇,找到姚永概墓就突破了零的记录,所以这次寻找对老梅乡意义十分重大。书记听罢微微一笑。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市里各部门的工作,都得从乡镇这个针眼里面过。各部门都强调各自工作的重要性和重大意义。聪明一点的还诱之以利,历数自己的工作对乡镇自身有什么什么好处。书记何等样人,这点小把戏他见得多了。“首先欢迎文管所领导专家来我乡检查指导工作”,书记喝了一口茶,致起了欢迎词。“这个姚永概墓”,书记欠了欠身。“我们暂时还没掌握。不过没关系,可以让包村干部在各村去了解一下,一有消息,马上报告市里”。书记的话冷热适度,深浅适宜,合情合理。试想,一个乡镇方圆一二十公里地,不依靠乡镇干部和人民群众,寸步难行。包村干部,就是负责蹲点联系、督促、分管各村工作的乡镇干部。村情明、经验足、百事通。“那好”,所长一听言之有理,就说,“我们静候书记的佳音”。说完起身告辞。“不吃饭就走吗?那布置给我们的任务恐怕就很难完成啰!”书记用激将法热情邀请我们就餐。8 K: L1 V9 Z) z7 [
  在回来的车上,乘着兴致,所长哼着黄梅戏小调。“不能痴汉等丫头。”所长突然转换程序,向我们布置第三阶段任务,“你们明天要来盯住乡里,要有压力。”我们齐声说好。3 x+ ^1 X: D/ \  j( L+ Y: C" M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乘车来到乡里。“你们来得正好。”书记起身一边给我们泡茶一边介绍情况。“早上包村干部给各村打了电话,全乡只有古壩村有姚家大坟,等一会让文化站小姜带你们去考察一下。”书记雷厉风行的作风,让我们佩服得很。小姜带我们租了一部出租车。“古壩村是老梅乡的偏远村,离乡驻地小镇上有几十里路,不租车不行。已经电话通知村里等候。”小姜年轻却干练,乡镇真能锻炼人。一路尘土、颠颠簸簸,到达村部时已是中午时分,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已等候多时。
& M( h8 u0 {3 @: {% l. G4 f( s  “我们村有两处姚家坟。”书记、主任一边吃一边在饭桌上给我们介绍情况,“一处在赵享村民组,一处在张享村民组。不知二位文物馆员要看哪处?”“两处都要去看。这次来主要是根据领导指示,寻找一处地点不明的文物保护单位,有迹象表明可能在贵村,请村里支持配合。”我们说明了来意,提出了要求。吃过午饭也顾不得休息,我们在村主任的引导下来到了赵享村民组。姚家坟在许家坂的岗子上。这是一处土墩墓,但又不具春秋时期土墩墓的形制。而清末民国初年,这种墓在桐城不多见。测量完墓葬的数据,我们要求村委会主任找一找村子里的年长而又有点文化的老人谈一谈。主任把我们带到章守富老人的家里,老人八十一岁,耳聪目明,精神健朗。“这叫围棺葬。”老人告诉我们。就是不挖墓穴,围着棺材堆土。“在我出生以前就有这座坟了。听上辈人说墓主叫姚别侯。早年他在香铺的后人还来上过坟。”根据老人所说,我们推算这座墓最晚也在1916 年以前,早于姚永概死亡时间,再加上人名、形制、后人居住地无一吻合。我们又走访了几位老人,所说略同,决定排除姚永概墓的可能性。虽然心情有些沉重,但是排除也是进展。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告别村长,小姜用车将我们送回市里,约定明天再见。第三天,我们在市里租了车,到乡里捎上小姜直奔古壩。村长把我们带到张享村民组。墓在村边的土岗上,紧挨着大坟边上挤着几棺小坟,这不符合常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看得出,这座大坟已有很久时间无人照料了。这一点,颇符合姚永概墓丢失的特征。测量完坟墓数据,我们同样找知情人询问。69岁的老支书孙明礼回忆:姚家坟大约是他上十岁时葬的。墓碑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拔掉的,现在找不到了,修水利砌沟渠了。“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晓得叫姚家坟。”根据老支书的话推算,墓主埋葬于1938年前后。这与姚永概死于1923年的记载不合。再找人询问。66岁的退休教师章健生回忆:葬坟的人落脚在张顺华家。都是些文文雅雅的人,人意很好。挑土时发牌子,挑满满一担土发一个牌子,老人小孩挑浅些也发一个牌子,凭牌子给钱。那时他大约六七岁,大概在“跑鬼子反”以后。章老师的话说明两点:一是时间在1937至1939年,与老支书的回忆相一致;二是葬坟的是些文化人,与姚永概家的身份相吻合。尚不能定论,继续找人询问。路边有两位老者在下棋,我们上前打听。“啊,你问姚家坟?”老人抬眼看了我们一眼说:“那是姚五老爷、姚解元坟”。说完,接着下他的棋。姚解元坟?姚永概当年考中举人第一名,就是解元啦。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忙请问老者名讳。老人名叫章仁德,年63岁。姚永概墓终于得到初步确认,我们兴奋莫名,几天的劳累一扫而光。
6 P7 I+ k5 W: Z6 x8 v+ ?: w' k2 `  |$ i  回到市里,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为什么姚永概死于1923年,却葬于1938 年前后呢?电话与姚力尚联系,他给我们推荐了另一位姚氏后裔——安庆的姚嘉。原来,姚永概死后,为了是与夫人合葬还是与如夫人合葬,发生过家庭纠葛,姚永概墓经历过二次迁葬!至此,围绕着姚永概墓的谜团全部解开,失踪的市保单位终于归来。
9 R+ b5 b5 e5 z% U7 r# _
! e# p' W8 s' r3 T
姚永概墓.jpg
$ v1 n/ T6 F- Y/ }
《潮涌龙眠—致敬桐城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史专辑由桐城市政协组织部分文史委员和相关人员共同撰写编纂而成,全书录文32篇,分为城市发展、经济创新、文化教科、服务保障、遗闻轶事五个部分,并附有桐城改革开放四十年大事记。该文史专辑对四十年来桐城改革开放的重大事件进行系统回顾,以史鉴今,以启后人,识见卓越,意义非凡。
' c! k* O! W$ t8 ^( z+ ~( C
7 D8 e; i( x: K( h# G& |

; l) ~, `" T  q( s" @8 U  P

评分

参与人数 1桐币 +1 收起 理由
江面梭影 + 1 很给力!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采桑桐溪畔,悠然叹南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